26歲就生了六胎,男友陪產卻不在意她的死活…半年後,醫生才發現這對情侶做的恐怖勾當

2018-11-20 11:56

? 人氣

產科醫師多數會選擇住在醫院附近,這樣隨時要接生的交通壓力比較小一點,尤其如果半夜從床上跳起來,半睡半醒出門,開遠途實在危險。只是如此一來,我的生活圈最後就只剩醫院和住家附近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卸下總醫師工作,交班給Y學妹之後,除了輪值值班和帶領學弟妹執行手術之外,一有時間我就躲在家裡,把婦科聖經Berek and Novak's Gynecology 和產科聖經Williams Gynecology 當成枕頭一樣爬,準備即將來臨的專科醫師考試。不過其實即使沒有值班,醫院一有需要,我還是隨call 隨到。

「學姊,外院診所要送一個PPH(產後大出血)來,你可以來幫忙嗎?」掛掉電話,我立刻換上衣服衝往醫院。

由常合作的診所學姊Z那邊轉診來的病人,第六胎,剖腹產後大出血,在診所已經緊急切除子宮,但因出血嚴重,轉到醫院來接受輸血及後續治療。我陪新任的總醫師學妹在急診室門口等救護車,學妹迅速給我病人基本資訊。通常診所轉送病人來之前,會先電話聯繫,讓我們做準備。

第六胎!?

「病人在診所因為前胎剖腹產,接受剖腹生產手術,產後因子宮收縮不良,緊急進行子宮切除手術。手術後生命徵象依然不穩,轉診醫學中心。」下車的隨車護理師F,是我以前就認識的,打了個招呼之後遞給我轉診單,苦笑一下。在產科工作,就是要隨時準備遇到這樣的事情。

二十六歲女性,第一胎剖腹生產,之後一年一胎,這次是第六次剖腹產。經產婦有時候子宮的肌肉在分娩之後會無法收縮,無法壓縮住子宮內膜根部的血管,而懷孕足月時子宮的血液供應比平常時候多了一點五倍,因此出血會非常快速且大量。病人顯得蒼白,心跳很快,血壓不穩,身上已經有兩條點滴輸液管線,一邊是藥品和生理食鹽水,一邊是已經輸了半袋的血液。但是以心跳和血壓來看,她應該還在出血。急診室立刻啟動常規檢查、置入內頸靜脈導管、放置尿管等程序,整個護理師和醫師團隊一起迅速建置。我請Y學妹把超音波推過來,雖然剛剛手術過的腹腔內狀況與平常不同,但是超音波影像多少可以供作參考。腹腔內有很多雜亂的影像,有不少應該是液體。

「應該內部還在出血,有內出血和血塊。」我請學妹轉述給電話那頭的主治醫師G。

病人的心跳還是很快,這代表身體持續有液體在流失,病人開始出現瀰漫性血管內凝血的徵象,床單上開始有血液無法凝固。實習醫師幫忙到血庫領血。一側管線是全血,幫病人補充血紅素、血小板和血漿;另一側管線緊急補充血小板,輸液是一小包一小包的淡黃色液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