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連根拔除的民族》羅興亞難民營裡,那些不為人知的悲哀:孟加拉官員與人蛇集團的骯髒共謀

2018-11-20 11:38

? 人氣

修築遭洪水沖壞的橋樑。(Junhee Jang攝)

修築遭洪水沖壞的橋樑。(Junhee Jang攝)

羅興亞人不被緬甸政府承認為國民,所以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合法文件。因此他們唯一遠離迫害的方式,就是非法偷渡。他們必須冒著遭到各國軍警逮捕的風險,將性命交給視法律為無物的掮客與人口販子,根據多位掮客與偷渡者的證言,偷渡者出發前必須先付約一成等值3,500到4,500台幣的訂金,抵達泰南或馬來西亞之後,家鄉的親人再付出等值45,000到55,000台幣的尾款。其實這對大部分的羅興亞難民來說,是筆天文數字。而對於人蛇對偷渡者的剝削,也是從這裡衍生。

「若繳不出尾款怎麼辦呢?」「沒什麼啊,就在這裡幫我們工作而已。」孟加拉籍掮客穆爾阿蘭(Moor Alam)一副不在乎的回答這個問題。但其實在這個簡單「欠債還錢」的邏輯背後,藏著人口販子的計畫。

小男孩的父母在屠殺中雙亡,剩下奶奶跟他相依為命。(Junhee Jang攝)
小男孩的父母在屠殺中雙亡,剩下奶奶跟他相依為命。(Junhee Jang攝)

2015年在泰國南部破獲的據點,就是在人蛇發現偷渡者的親屬付不出尾款後,將偷渡者監禁的地方。甚至還有人蛇利用已經抵達泰南的羅興亞人做人質,獅子大開口要求比原訂數字更高的金額,若親人付不出款項,就殺害肉票。而在家鄉仍不曉得狀況的親屬,為了償還大筆負債還淪為掮客的奴工。

一隻已經瘦到見骨的羊、硬是被剝了兩層皮。

住在難民營區域的掮客穆爾阿蘭說,前幾年抓得很緊,沒什麼錢賺。但是他指出,現在來到孟加拉的羅興亞人越來越多,想要出去的人也漸漸增加。「他們都很尊敬我,因為我幫助他們。」穆爾阿蘭嚼著檳榔、滿嘴通紅跟我們解釋他的工作。他跟羅興亞人村長一起合作,一位負責收集村內想要偷渡的人,另一位負責跟人口販子聯絡。「村長跟我五五分帳。」穆爾阿蘭說出了在難民營中大家都知道,但絕口不提的事實。

營區內有上千位管理從30到300個家庭不等的羅興亞人村長(Majhi),而這些村長的職責有如台灣的里長。再加上羅興亞保守穆斯林服從權威的傳統,村長成了大家相信並倚賴的大家長。

透過親近的人來做說客,最快速、有效。

「有些村長都會跟我們說,指控有村長涉入人口販賣讓他們顏面盡失。」世界人權委員會(World Commission of Human Rights)在孟加拉的代表穆罕默德、阿里(Mohammad Ali)說話的音量漸漸提高,告訴我們營區內罪犯橫行的狀況,其實遠比外部所知還要無法無天。「營外的人口販子必須靠這些內應來確保他們的『客源』不會斷炊。」阿里點起孟加拉產的菸草,將他所知隨著濃煙娓娓道出。

在杜拜出生、受教育的孟加拉人阿里總是穿著燙得平整的襯衫,梳著整齊的油頭在羅興亞難民營到處打探、奔走。長期在難民營內耕耘的阿里,因為幫助過不少受害者進行法律訴,讓羅興亞人願意相信這位衣著跟難民營格格不入的孟加拉人。「嘿,你過得怎麼樣啊?進來喝杯茶吧!」在前往採訪地點路上不斷有人半途攔截,熱情的邀請阿里入內聊天,可見阿里在營區內有一定的影響力。

誰都能來咬一口的肥肉

「我認為營區內的犯罪會失去控制。」阿里點出了他的擔憂。「這裡上到市長、警察局長下到村長,全部都有份!」手機內的文件都是線人交給他的內部資料,有些甚至可以將孟加拉地方官員定罪。

阿里一一跟我們解說這個大型犯罪結構如何運作,「財產證明、孟加拉身分證、孟加拉護照、戶口地址證明等等,全部都要有官員的簽名。」阿里指出,人口販運以及偷渡若是通過海路與陸路是不需要文件跟政府涉入,但若是經由空路,過海關、坐飛機前往另一個國家,沒有政府發出的文件是不可能達成。當然,涉入的官員就可以在這樁生意裡分到一份。

羅興亞難民就像是一塊美味多汁的肥肉,在難民營這個組成複雜的叢林裡,獅子、老虎甚至豺狼都想過來咬一口。

孟加拉政府身分證 cox地方政府發出。(Junhee Jang攝)
孟加拉政府身分證 cox地方政府發出。(Junhee Jang攝)

羅興亞人為了要逃離沒有未來的難民營,不得不靠著人口販子與掮客的幫忙才可能離開。但這對唯利是圖的罪犯來說,這樣的錢,賺得不夠多、不夠快。因此,人蛇集團也開始利用其他更主動的方式,來剝削這些沒有人在乎的無國籍難民。

2017年羅興亞人受迫害而湧入孟加拉的難民營,數量過多的難民跟倉促的時間,讓營區許多地方呈現近乎無政府狀態。「下午五點之後,營區裡就等於沒有法治了。」阿里說孟加拉派大批警力保護難民的狀況只存在於官方文件的紙本上,但事實則是完全相反。「在營區裡你有看到警察嗎?他們只負責在出入口檢查,做做樣子而已。」阿里認為孟國政府面對這個問題是捉襟見肘、心有餘力不足。

也因為如此,國際移民組織(IOM)也發出警告,呼籲國際社會跟孟國政府協力合作,防止難民營中出現大批人口販運的狀況。但在2018年初越來越多的報導顯示,犯罪集團仍盯上這些渴望離開的脆弱心靈。

由糖衣包裝的毒藥

「他們會給為羅興亞婦女編織一個美夢,一個可以讓她們離開這裡的想像。」長期在世界各地奔走,幫助羅興亞人發聲的人權工作者拉奇亞(Raziya Ahmed)指出,人蛇集團會用各種方式「搜集貨物」,無論是連哄帶騙還是直接綁架,只要能將這些無人關心且脆弱至極的羅興亞難民拐出營區,他們無所不用其極。

人蛇最常使用伎倆就是「結婚」。通常他們都會承諾女孩可以嫁給一位成功的孟加拉人,未來可以入籍孟加拉,並保證她們衣食無憂,這個選擇會是她的人生轉捩點。女孩的父母當然也會因為子女可以離開營區感到開心,甚至還會把人蛇視為大善人,對他的「幫忙」充滿感激。但他們不曉得,這些都只是為了取得信任刻意安排的橋段。

人口販運受害者蘇可達拉。(Junhee Jang攝)
人口販運受害者蘇可達拉。(Junhee Jang攝)

甜美的糖衣下面,藏著最毒的毒藥。若吞下、必死無疑。

「是」、「不是」、「有」、「沒有」,住在巴魯卡里(Balukhli)難民營的蘇可達拉(Shokat Aral)受訪時不斷閃避攝影鏡頭、簡短的回答顯示出她不想面對這些令自己與家人都感到難堪的回憶。2018年4月,她被跟人蛇集團合作的羅興亞男子盯上,在幾個禮拜對她和家人的甜言蜜語攻勢之後,她同意跟著人蛇一起出營區。然而在離開營區之後,人蛇隨即變臉將她監禁在車上,一路開到達卡附近的城市。

所幸人蛇的車輛遭到孟國警察攔檢,及時阻止了蘇可達拉可能被推下海賣淫的悲劇。但這只是在接近百萬人口難民營中的幸運獲救的案例,被成功販運出去的數字,無從得知。

受訪時蘇可達拉跟母親坐在一起,對於遭人蛇集團帶出營的經歷,她們在一些細節改變說法:「我們是被逼迫的。」因為她們的證言跟將他們救回來的阿里還有其他親人的說法不一致,讓我們感到困惑。「她們感到丟臉,不會承認是自己是因為受到『獲得新生活』的誘惑,才自願跟著人蛇出營區。」一臉無奈的阿里對我們說出他在營區裡的觀察。

「我們都感到很羞愧」蘇可達拉的叔叔穆罕默德是當地的村長,在訪談開始之前,仍猶豫是否要接受採訪。在採訪蘇可達拉的那天,距離事件發生不到一個月。在這段時間裡,她的父母快速為她安排婚事,讓她在當月跟村內的男子成親。由此可見,全家人對於蘇可達拉的遭遇除了沒有太多的同情之外,還希望盡快把她「嫁出去」,否則她的遭遇讓更多人知道後,會對家中的名聲造成影響。

犯罪集團除了利用羅興亞人想要逃離難民營的渴望之外,也看中他們鄉愿、不會張揚的心態。就算自己成為受害者,但因為極端保守的心態想要「保護聲譽」,不會積極為自己發聲、讓罪犯受到制裁。受害者家屬反而是希望息事寧人,甚至將責任轉嫁到受害者身上。而這樣的狀況也讓人蛇得已在營區內橫行,人口販運的案件一件接著一件發生。

十幾位羅興亞小朋友瘦弱的手掌,抓著「向人口販運說不」(No Trafficking)的標語,水汪汪的大眼面對著參加會議的人群。這一幕除了指責無良的人蛇之外,也是對無作為的同胞做出無言的控訴。在每一個月兩次的難民營村長會議裡,拉奇亞正在跟大家訴說人口販運的恐怖。「我們在做的就是提升大家在營區裡的危機意識,不要再相信陌生人。」拉奇亞點出了遏止這些謊言中,必須做的第一步。

在糧食發放點,羅興亞人排隊等待食物配給。(Junhee Jang攝)
在糧食發放點,羅興亞人排隊等待食物配給。(Junhee Jang攝)

人蛇除了欺騙沒有危機意識的羅興亞家庭之外,也有更直接綁架幼童。「但是像是8歲、9歲這種小女孩就是在營區內部直接綁架。」拉奇亞認為現在營內的警力完全無法防止人蛇集團的滲透,她甚至認為要在營區內裝置CCTV才有辦法保護難民的安全。

但要根除人口販運絕對不是只要在營區內部宣導就會有效,阿里表示,要阻止人蛇集團的滲透必須要有更完整的解套系統,綁架救援(Rescuing)、特別檢察官(Prosecution Team)、心理諮商(Mental Rehabilitation)還有危機意識宣傳(AwarenessPromoting)等措施。「但是這裡聯合國的官員與孟加拉政府對我的提議都興趣缺缺。」阿里認為各方都還沒有重視這個即將擴大化的議題。

萊達(Leda)營區,遠方煙囪是孟加拉人的磚塊工廠。(Junhee Jang攝)
萊達(Leda)營區,遠方煙囪是孟加拉人的磚塊工廠。(Junhee Jang攝)

羅興亞人在受到緬甸政府迫害後,不得不逃離家園來到孟加拉的難民營。但是在逃出了豺狼之爪後、卻進入了虎豹之口。諷刺的是,羅興亞人還會保護這些虎視眈眈的掠食者。

「若人口販子被取締光了,羅興亞人怎麼辦?他們要怎麼逃離狀況一天比一天嚴峻的難民營?」。泰國人權組織專員普坦妮認為,他們並不是要扼殺羅興亞人可以出逃難民營或是若開邦的唯一一條生路,而是希望透過揭發更多人口販運的內部狀況,讓更多人可以知道羅興亞人正在面臨的困難。普坦妮也說,羅興亞人會保護這些被他們稱為「代辦」的掮客,盡量不讓他們曝光或是被執法單位查獲。但相反的,這些掮客或人口販子有在乎羅興亞人的安危嗎?

在採訪孟加拉掮客穆爾阿蘭時,我們曾詢問他自己會不會想要偷渡去馬來西亞生活。「我才不要搭船過去,太危險了,我要搭飛機。」穆爾阿蘭戲謔的笑著回答,他要靠販運羅興亞難民所賺的錢,舒舒服服的搭飛機到馬來西亞旅居,對於羅興亞難民的安危,他沒有太多想像。

撰文/楊智強(Loop Media Team記者)

攝影/Junhee Jang(Loop Media Team攝影)

(本文初次刊登於經典雜誌)

作者介紹:

生命的更迭有如日月星辰的起落,流水的循環造就世界的脈動。地球上每一個生命都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推動著這個循環生生不息。我們是見證並記錄這個循環的人,我們是「Loop」獨立媒體採訪團隊。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