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連根拔除的民族》當孟加拉用「杜特蒂式掃毒」對待羅興亞難民:他們是毒害幫兇、抑或是代罪羔羊?

2018-11-20 11:50

? 人氣

運毒者奴爾與兒子。(Junhee Jang攝)

運毒者奴爾與兒子。(Junhee Jang攝)

面紗遮掩下只露出深邃雙眼的羅興亞人奴爾(化名),深色伊斯蘭罩袍除了蓋住了全身之外,也掩護了她心中的緊張。手中拽著一張偽造的孟加拉身分證,她搭著摩托嘟嘟車準備離開羅興亞難民營。而這股發自內心的不安並不是來自手中的假證件,而是綁在右腿上的一個長方形塑膠包裹,裡面裝的是惡名昭彰的毒品,鴨霸(Yaba)。

司機連珠砲的叫罵、此起彼落的喇叭聲、垃圾腐敗的味道還有忽然降下的傾盆大雨,庫圖帕朗(Kutupalong)難民營市集的混亂成了各種犯罪的保護色,讓人不易發覺。混在一般嘟嘟車乘客中間的奴爾,在檢查哨警察不耐煩的情緒下找到漏洞鑽出管制區,帶著毒品進入鄰近的小鎮科克斯巴札爾(Cox’s Bazar)。

「我需要錢,所以我答應幫他們運毒。」簡單明瞭的自白表達了奴爾心中的無奈。現年27歲的她,6年前舉債讓丈夫偷渡到馬來西亞。她原本以為可以靠著丈夫寄回來的錢過好生活,但沒想到丈夫居然斷了音訊不聯絡。面對大筆債務與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她一度萬念俱灰。

但就在跌入絕望的谷底之前,惡魔伸出手,拉了她一把。

為了還債,奴爾開始在市集上販售國際組織分配給家人的食物配給。窮困潦倒的狀況也讓奴爾被毒販盯上,吸納她成為運毒的「工具」。

一位匿名的孟加拉毒販指出,鴨霸有不少種類,在科克斯巴札爾中最受歡迎並且「品質」最好的鴨霸是以葡萄牙球星為名的「羅納度7號」(Ronaldo 7),目前市價是一顆250塔卡(約90台幣)。奴爾走私出來的長方形包裹一包約5千顆,市價則是125萬塔卡(約45萬台幣)。

鴨霸毒品。(Junhee Jang攝)
鴨霸毒品。(Junhee Jang攝)

奴爾並不曉得一包鴨霸市價多少,她只曉得每運送一次可以收到6千塔卡(約2100台幣)的酬勞,而這些錢可以大幅改善家庭的窘境。「我很感激幫我介紹這個工作的人,沒有他,我們一家人會活不下去。」但相對於奴爾的「感謝」,對毒販來說,她只是一個可被拋棄的棋子。毒販在奴爾運毒的過程中會租另一台嘟嘟車跟在後方,若她身上的毒品被檢查哨的警察查獲,毒販會馬上掉頭離開,撇清關係。

訪談結束後奴爾卸下原本緊張的神情,跟一位身穿學校制服、年約10歲的男孩交談。奴爾也熱心的跟我們介紹小男孩就是她的二兒子。「我不會奢求他們有什麼成就,能受到好的教育就夠了。」奴爾雙手環抱著男孩,說出了她心中最卑微的期盼。

這一刻,她只是位深愛孩子的母親。

在羅興亞人身上,毒販看到可以利用、剝削的機會。而孟加拉政府,同樣也在羅興亞人身上看到了可施力的支點,企圖扭轉總理低迷不振的支持度以及年底的選情。

反毒戰爭下的代罪羔羊?

今年5月14日,孟加拉總理謝赫·哈西娜(Sheikh Hasina)向全國發表演說,表示國家開始掃毒行動,並指出毒品就是從緬甸與孟加拉邊境的特克納夫(Teknaf)流入,開始在邊界大舉清掃,並逮捕、處決了許多羅興亞運毒者。孟加拉遭到毒品危害已久,社會弊病叢生讓人民對毒品深痛欲絕,所以大眾普遍傾向支持這種「杜特蒂式」的掃毒行動。

羅興亞人 緬甸毒品如何進入孟加拉
羅興亞人 緬甸毒品如何進入孟加拉

但這個行動背後的意圖與手段受到人權團體的質疑。

「將毒品在孟加拉肆虐的原因跟羅興亞難民做連結,是錯誤的。」孟加拉人權組織Odhikar的秘書長阿迪魯爾(Adilur Rahman Khan)反對政府將毒品問題的責任推給羅興亞人,並且點出腐敗執法單位以及跟毒販掛勾的官員才是應該被咎責的對象。他認為有許多孟加拉知名的毒品教父因為有良好的政治人脈,所以才沒有遭到逮補。

阿迪魯爾所屬的Odhikar以及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 Watch)等指控孟國政府,放任特別警察(Special Branch)與惡名昭彰的快速行動營(Rapid Action Battalion, RAB)濫捕或甚至法外處決(Extra Juditial Killings)大量政治異議人士。而像是奴爾一樣遭到毒梟利用的羅興亞人,則成了政府向民眾邀功與合理化濫殺的「反毒成果」。「抓那些小魚根本沒有真的在掃毒,這場戰爭的政治意圖大過反毒!」阿迪魯爾說。

然而,這並不是孟加拉政府第一次操作羅興亞難民的議題。

15日,孟加拉烏奇普郎的難民營內,羅興亞難民抗議孟加拉當局的強制遣返行動(美聯社)
孟加拉烏奇普郎的難民營內,羅興亞難民抗議孟加拉當局的強制遣返行動(美聯社)

去年8月25日緬甸軍方對羅興亞人的迫害發生之後,為數70萬的羅興亞人陸續跨越邊境來到孟加拉。採訪團隊12月來到科克斯巴札爾時,街道上不時可以看到孟加拉總理哈西娜的宣傳標語上寫著「人道之母」(Mother of Humanity)幾個字,強烈感受到孟國政府希望塑造哈西娜之於羅興亞難民議題仁慈的形象。

但諷刺的是,在緬甸若開邦的迫害剛開始時,孟加拉政府最初的決定維持封鎖邊境的政策,不讓羅興亞人入境。「是後來孟加拉的NGO與人民施加壓力,才讓政府轉變態度。」阿迪魯爾認為孟加拉政府從人道危機爆發開始,到現在的反毒戰爭,都在利用羅興亞議題來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務。

「反毒戰爭」在幾個月來,以受爭議的手段在全國雷厲風行的掃蕩下,毒品輸入最前線的緬孟邊境地區情勢也變得越來越緊張。在這裡,除了反毒行動的槍戰外,也有地方勢力與羅興亞難民之間的衝突與謀殺。再加上去年8月緬甸若開邦的屠殺發生後,孟加拉邊境的烏奇亞(Ukhiya)與特克納夫等地區的羅興亞人與孟加拉人比例出現2比1的翻轉,讓情勢更加惡化。

在難民營的一角,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小孩用風箏忘卻悲傷的回憶。(Junhee Jang攝)
在難民營的一角,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小孩用風箏忘卻悲傷的回憶。(Junhee Jang攝)

人口比例的變化對於當地孟加拉居民而言有相當大的衝擊。從小到大跟朋友與鄰居一起生活的家鄉在短時間內湧入了大量陌生人,以及政府口口聲聲對外宣稱這些陌生人就是製造社會動盪的來亂源之一,這些因素導致了居民對羅興亞難民產生負面印象,甚至開始在羅興亞難民身上被貼上了犯罪者的標籤,恐懼與不信任氣氛導致了兩邊的關係每況愈下。

「透過讓孟加拉居民還有羅興亞人的共同參與行動劇演出,讓雙方更了解彼此。」孟加拉人權組織Ain O Salish Kendra(ASK)的專案協調主任阿布阿赫曼(Abu Ahemed Faijul Kabir Farid)指出,ASK在科克斯巴札爾的辦公室特別組織團隊與招募志願者,針對這個議題召開了不少工作坊跟課程,試圖減緩雙邊的緊張關係。

「但我們怎麼說還是個小型NGO,要消弭這樣的敵意,只有我們來做是完全不夠的。」阿布阿赫曼點出了孟加拉政府與社會面對羅興亞難民相關議題消極的態度。另外,ASK也提供法律相關知識與技術的援助,希望讓羅興亞人跟孟加拉人在面對司法問題時可以得到平等的對待,但是阿布阿赫曼也承認,現實狀況跟理想中平等的目標相比,還有很大一段差距。

淡去的人道與漸濃的排外

因為邊界地區的總人口大幅上升,當地的物資出現供給失衡的狀況,導致了當地的消費水準大漲。甚至有不少願意領取低薪的羅興亞人溜出難民營到科克斯巴札爾的商家工作,讓當地人感到工作機會減少,這些變化都讓孟加拉社會裡接納「同胞」的人道主義呼聲漸弱,轉變風向,排除「麻煩製造者」的聲音則是越來越響。

「你過來!你是從哪來的?」接受匿名採訪的高階警官安華(化名)大聲質問一位在餐廳內工作的羅興亞員工。「我是巴魯卡里營區來的(Balikhli Camp)。」被質問的羅興亞人怯生生的承認自己的身份,安華冷笑了幾聲、揮揮手要他離開:「你看,這樣跑出來非法打工的狀況到處都有。」高高在上的態度透露了安華如何看待羅興亞人。但因為他的職位使然,他的看法對孟加拉政府在羅興亞事務上,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安華是2017年8月底羅興亞危機爆發後孟加拉中央政府特命授權的警官,他帶著一支十人的高階特警組織在科克斯巴札爾進行各種犯罪調查與監視,定期向中央政府報告並且給予建議。安華對於孟加拉政府現今對羅興亞難民議題的處理態度感到不滿,他認為政府並沒有像他一樣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萊達(Leda)營區,遠方煙囪是孟加拉人的磚塊工廠。(Junhee Jang攝)
萊達(Leda)營區,遠方煙囪是孟加拉人的磚塊工廠。(Junhee Jang攝)

「相信我,若政府沒有改變態度,這裡的狀況會越來越糟!」一邊吞吐著濃濃的孟加拉香菸,一邊啜飲加入好幾匙砂糖的紅茶,操著流利的英文的安華,舉手投足顯示出他身份的顯赫。他自豪地宣稱自己是孟加拉的愛國者,所作所為都是要為國家除去「弊病」。「在接下來兩個月的時間裡,處理羅興亞議題不會再由當地政府管理,中央政府會派一個特警排來這裡接管。」安華說出這個消息時臉上帶著驕傲,因為這個決定是由他一手催生。

「現在已經有6千個逃出營區的羅興亞人被抓回來了,但我相信這只是逃跑總人數的10%而已。」安華認為從難民營逃出、進入孟加拉的羅興亞人除了涉及人口販運以及毒品外,他還認為羅興亞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ARSA)已經在難民營中招兵買馬,並且企圖滲透孟加拉國防。

無論安華的指控是否空穴來風,他對於羅興亞人的態度反應了大多數保守孟加拉社會的聲音,他們認為羅興亞人就是各種犯罪的來源。安華甚至希望政府效仿川普築起圍牆,將羅興亞人跟孟加拉社會,嚴密隔離。

但若安華的提議被政府採納,那這個狀況跟待在飽受不平等待遇的若開邦難民管制區裡,有什麼不同?

撰文/楊智強(Loop Media Team記者)

攝影/Junhee Jang(Loop Media Team攝影)

(本文初次刊登於經典雜誌)

作者介紹:

生命的更迭有如日月星辰的起落,流水的循環造就世界的脈動。地球上每一個生命都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推動著這個循環生生不息。我們是見證並記錄這個循環的人,我們是「Loop」獨立媒體採訪團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