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伸觀點:從夢想家看SBL及台灣籃球職業化

2018-11-20 11:18

? 人氣

寶島夢想家在ABL第2年的首戰4分之差擊敗新加坡騰飛之獅,拿下新球季首勝,在季前整體行銷、宣傳等十分到位,堪為職業球隊典範。(寶島夢想家提供)

寶島夢想家在ABL第2年的首戰4分之差擊敗新加坡騰飛之獅,拿下新球季首勝,在季前整體行銷、宣傳等十分到位,堪為職業球隊典範。(寶島夢想家提供)

ABL東南亞職籃寶島夢想家(Dreamers)11月18日在新加坡客場第一戰拿下首勝,比賽聲勢、氣勢、營造出來氛圍,每一個參與的人的投入都讓人感觸很深。

11月17日也是SBL超籃球季開幕戰,SBL超籃7隊在開季前1、2個月都很安靜,除了裕隆開了季前記者會,找媒體聊聊、介紹新洋將、球季展望,宣誓新賽季開始,其他6隊都安靜備戰,深怕打擾球迷、媒體。

ABL用「職業」方式經營操作,夢想家行銷、宣傳、造勢融入球星加創意操作,原本就該如此,你可以說夢想家為SBL和台灣籃球職業化做了很好示範。

夢想家除了用視覺及創意將主場彰化體育館包起來,他們每一個參與的人(包括職隊員和家屬、合作夥伴)傾個人之力造勢宣傳,深怕有人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最基本的文宣、訊息、票務、影像、社群服務,加上球星在各種場合亮相跟球迷廠商、合作夥伴互動,無役不與。

這都是成本和長期投資,打造品牌,ABL原本就是亞洲籃球次級聯盟,組成國家都是亞籃三級球隊和地區,但這一點都不影響ABL和夢想家行銷操作和營運,夢想家用創造「夢想」方式去感動每個球迷,經營主場和結合媒體,建立品牌形象,不管聯盟實力、比賽精采度和球隊競爭力如何,夢想家就是一支非常職業球隊。

台灣在亞洲籃球只是「二級球隊」,東南亞籃球除了菲律賓,都只能算是三級球隊,但ABL用3洋將同時上場,提升競爭力和比賽精采度,用職業手法、包裝及主場行銷去拓展東南亞市場,成功打進人心,創造職籃文化。

聯盟「形象和觀感」就是SBL 16年來最弱以及最不足部分,SBL任何球場內或球場外的意外、八卦或脫序,往往比球場上精采好球和賽事更讓人關注,但形象和觀感卻是ABL夢想家最強也最吸引人的故事,成為夢想家行銷利基。

夢想家必須要創造聲勢和形勢,吸引贊助商還有金主,因此他們非大力投資不可,積極投資,跟媒體合作,努力創造自己的故事還有行銷賽事,營造讓人感動又充滿感染力的故事。

SBL超籃有2支5000萬以上球隊,有2支4000萬以上球隊,其他3隊大約在3000萬上下,但在媒體合作、職業化程度、行銷包裝、球迷服務等細節上,幾乎是「零」。

這也不能怪SBL,因為中華籃協承辦SBL是用「業餘心態」在做,但同樣要拿授權金,7隊也用「業餘球隊」方式在營銷,一動不如一靜,因為做什麼都要花錢,除了經費考量,人力及能力都是困境。

夢想家是籃球結合企業、政治、地方及熱情資源總合,政治當然是一個很重要因素,但把政治融入籃球,化於無形成為助力,這卻是SBL最粗糙最不足的地方。

中華籃協不想多事和花錢,7隊也不想投資及花錢,因為做得愈多,花錢愈多,成本愈高,所以SBL即使賽事品質更好,比賽更精采,更貼近球迷生活,球星水準更高,但品牌形象和故事、服務卻很難讓人感動。

SBL開幕戰當天,球迷還在問電視轉播頻道在那裡,好奇比賽在那裡打,網路那裡可以看得到比賽,票務如何取得訊息,SBL甚至連一個像樣官網「自我宣傳、服務球迷、媒體細節」都沒有。

這就是打了16季,每年收電視轉播權利金、各種授權金、得到政府補助的台灣籃球最高等級賽事。

SBL比賽內容和精采當然勝過ABL,畢竟球員等級、洋將能力和參與國家籃球實力文化都不在同一個檔次,但ABL能說故事,能激勵所有職隊員和合作夥伴完全投入參與+自我宣傳,他們在努力創造自己價值、經營市場、建立品牌。

每個參與的人都能圓夢,每一場比賽都像在說自己的籃球故事,讓追逐夢想+美夢成真的真實經歷在你我生活中實踐,這就是夢想的魅力和最真實的籃球。

SBL,你們究竟在做什麼?中華籃協,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加入風運動粉絲專頁,帶你掌握更多國內外體壇動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