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除了中國,就沒別條路了嗎?」閃靈樂團下海拍電影,道出身為台灣人的憤怒與無奈

一部以「熱鬧的搖滾動作喜劇」定位的臺灣電影「衝組」(Tshiong),歡笑中亦帶著眼淚.憤怒後又留下惆悵──如果說它是「喜劇」,但其中也未免有太多臺灣人才懂得的沉重;但在沉重之中,搖滾、衝撞與希望的音符,卻又無處不在。以下,個人(幾乎沒爆雷的)影評:

先說壞的:「衝組」似乎陷入了許多國片常會有的窘境──那些讓人感到熟悉與溫暖的在地元素、令人會心一笑甚至捧腹開懷的小巧思,以及使用了在這個多元而異質的世界中,依然被主流社會與影劇界所忽略的罕見題材⋯⋯都很令人感動,但對劇情編排與敘事結構,似乎就顯得略有不足。那種在片尾開始上字幕時.讓觀眾「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或「咦~怎麼會變成這樣?」的霧水與疑惑,也許需要更完整的起承轉合與劇情交代;畢竟,一切元素與巧思的歸根結柢,應該堆砌而成的是一個完整並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故事」。

另一方面,儘管「衝組」有了許多讓人覺得有待斟酌與調整的劇情與敘事部分外,奇特之處又在於:它總能一次又一次地衝撞與觸動著,那種內心深處的「臺灣魂」,甚至讓人幾欲落淚,更久久無法平息。

一座打造與輾壓在南部小鎮村的「臺灣中國城」計畫,看來荒謬與可笑,但誰又知道其不會是個早了數十年的預言,或是另一種現實上演在臺灣的誇張寓言?已侵蝕臺灣多年的「中國因素」及其在地協力者們罕見地被納入了電影主題與素材之中,似乎是在這一切的衝擊與夢魘已發生了許久許久之後,終於有了電影題材將其納入並展演。

反財團圈地、反開發至上主義、守護土地正義⋯⋯,以及更重要並貫穿其中的,反對家鄉的面貌被「中國」所進一步地破壞與控制,甚至是其命運被主導與宰制。這是許多土溝村的臺灣人們,所堅守與信仰的價值──而在天龍國,主角與閃靈樂團所面對的,更是「中國因素」對創作及言論自由、以及可能從更「從上至下」方向對臺灣實現「全面控制」的前奏曲。

「中國因素」在臺灣的進逼與侵蝕,似被2014年的三一八學運,並2016年的政黨輪替所暫稍停緩了其步伐與力道;但不代表著過去已有的,都已然煙消雲散,更不代表著現在與未來,對方將不再懷抱有敵意與併吞之意圖。這種許多臺灣人都面對過的不甘與憂慮,「衝組」看見了,更希望讓自己的觀眾也能看見──但可惜地未能更深入描述其脈絡、刻劃其情緒,從而引起其共鳴。

「除了中國,就沒別條路了?」的問句,其中的憤慨恐多過於疑問;不只存在於電影中,更是真實世界裡的政經、社會、文化,甚至宗教場域裡,都在每天上演的戲碼與掙扎。那條「從中國通向世界」,甚至「有中國就擁有一切」的政策與論述是如此誘人,如同伊甸園的蛇綣曲著尾巴,獻到你面前的豔紅肥美果實;誰能輕易拒絕?誰又願再繞過重新踏上一條人跡罕至的追尋之路?如同劇中的閃靈,以及土溝村中的人們──處在「帝國夾縫中」的臺灣,這樣的糾葛與掙扎,時刻都在上演著,更時刻都在沸騰著。

「衝組」裡有關於國族的焦慮與掙扎,以及對現實的不甘與反抗。那種存在於許多臺灣人,尤其是年輕世代心底深處的苦悶、不滿、疑懼,與憤怒,卻又無力改變於現狀;猶如土溝村中的「宋江陣」,保衛村莊的意義早已失去,甚至被迫轉型為在中國觀光客前猴子般的展演──似乎只又在重金屬樂的爆發,與黑死腔的嘶吼中,得以宣洩與抒發;也彷彿只有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吶喊與衝撞,才能讓這轉動中的巨輪稍稍遇到阻力──直到其將你我都輾壓而過。

這是一部讓人猶豫不知該不該推薦的電影,更絕對應該能有更完整的過程交代與故事結構──但在那些觸動心魂與心底讚聲的臺詞與場景背後,顯然,有些什麼正在隱隱沸騰與迸發;那種說不上來的,屬於你、我,更屬於整個時代與世代的什麼。

懂了,你我可能就也是「衝組」了。

作者介紹|衫彭

八年級生的射手座,出生於天龍國,但有幸在北中南(陸)的不同城市長大。國立金門大學畢業後,又回到台北念研究所,並努力期許自己不會就此便回天龍人。崩世代的一份子,對未來感到茫然,對書本與可樂成癮。雜書看的比學術多,寫小說的毅力進度遠勝寫論文。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電影「衝組」:那些在心底隱約沸騰的是什麼?)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