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年來,台灣人流過多少鮮血?他們堅持20年,唱出課本不敢寫的真正台灣史

2017-04-27 18:08

? 人氣

為何台灣人好像永遠都在接受統治與壓迫?300多年來,台灣經歷滿清、日本、中華民國輪番統治,清朝把這裡當成可以隨意割讓出去的小島,日本殖民者瞧不起台灣人、還要台灣年輕人葬身二戰戰場;好不容易日本人走了,以為中華民國「祖國」能帶來和平,誰知還有二二八、白色恐怖等著……

過去數百年台灣人流下的血與淚,歷史課本有太多絕口不提,而一個走過20年的樂團,閃靈,便透過重金屬搖滾,唱出先民的怒吼、以音樂革命,期望能讓台灣人了解自己的歷史。

說課本上的台灣史是帶領我們初步認識過去的台灣,那閃靈的歌曲中的台灣史,便是帶領觀眾進入前人的靈魂,去感受過去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面對每個歷史轉折的爭扎、衝突與困惑,進而理解歷史的真相。聽完以下7首歌,或許你會產生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歷史認知。

大械鬥》暴民朱一貴,其實是官逼民反

以往課本提起朱一貴,大多與「民變」、「造反」有關,似乎朱一貴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但在閃靈的〈大械鬥〉一曲中,朱一貴是代表官逼民反的典型,「土地隨我封,山河隨我開,兄弟隨我姓,公媽隨我祀」一句,便唱出當年滿清官員跋扈、台灣移民受苦的情況,台灣人飽受壓迫,早在清代之前便已開始。

「鴨母王登基大天后宮,萬歲吾皇;順天盟主天地會稱王,五十萬武勇;八卦萬生作東王大將,天符人應。」

網友Geronimo指出,閃靈使用非常精鍊的文字將清代的民間械鬥及三大民變(朱一貴、林爽文、戴潮春)交代完整,這一曲,替400年前的台灣先民吼出一切不公不義。

殘枝》唱出賽德克巴萊悲歌,原住民也逃不過日本殖民者荼毒

被外界視為政治色彩鮮明的閃靈樂團,總脫不了「親日」、「皇民」的指控,但事實上,他們從來沒有少談日本人對台灣的侵略與欺侮。早在2005年,閃靈便推出了專輯《塞德克巴萊》,用黑死腔唱出霧社事件的經過,也唱出族人們的無奈與憤怒。

〈殘枝〉則延續著塞德克巴萊的故事,描述在原住民族在霧社事件後因為日軍的處置而人口驟減。更荒謬的是,他們在二戰時期竟要為日本徵召成為高砂軍,替壓迫者大仗、奉獻生命,心中混亂的國家認同、民族認同不言而喻。

 

皇軍》看似勇猛出征的台灣兵,其實是日本帝國主義受害者

許多人以為〈皇軍〉一曲是要讚頌二戰時期為日本人捐軀的台籍日本兵事蹟、鼓吹軍國主義,但其實這首歌明白唱出了台灣人的徬徨與無奈。

二戰時期,身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當然也成為了徵兵的對象,訊息一公布便馬上獲得了熱烈迴響。乍看之下似乎熱血沸騰、為國捐軀,但再仔細一聽歌詞:「魂穿魄引,祖先的靈體被綑縛;天照日曝,刺面的榮光已渺茫……」害怕靈魂將被祖靈遺棄,這道出了當時臺灣人民對於「我是誰」的混淆與困惑。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宜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