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票房幹掉《與神同行》!一部震撼全韓國的革命鉅片,拍出暴政下「無辜慘死」的種種悲劇

當年這場命案,成了韓國民主轉型的關鍵。(圖/車庫娛樂提供)

當年這場命案,成了韓國民主轉型的關鍵。(圖/車庫娛樂提供)

韓國2017年壓軸上映的強片《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是繼《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之後,再度推出由真實事件改編的國民電影,以韓國「六月民主運動」的重要導火線「朴鍾哲命案」為原形,反省過去獨裁統治的歷史傷痕,也告訴韓國民眾,當年訴求民主,爭取總統直選有多麼艱辛。這部電影一應就造成轟動,連韓國總統文在寅都在電影院看到淚流不止,電影單日票房紀錄更是在本周逆轉奪冠,幹掉從去年紅到現在的《與神同行》!

1987年的韓國,發生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一個大學生的死,竟然改變了整個國家的命運。當年一名參加學運,要求民主改革的首爾大學學生朴鍾哲被抓到首爾治安本部「共匪搜查處」偵訊,卻被警察水刑拷問致死。為了掩蓋這件事,警方急忙下令湮滅證據,想把遺體給燒了,但值班檢察官發覺案情不單純,堅持介入調查,才讓這件事公諸於世,引爆全民怒火。

「調查官拍一下桌子,然後他就死掉了」

「學運大學生獄中死亡」的消息一出,媒體馬上湧進治安本部,警方為了息事寧人,只好隨口說出:「調查官只是『啪』拍桌子一下,那個學生就暴斃了」,連解剖都沒有就逕自公布死因為「心臟麻痺」,在場記者都覺得自己被當白癡,社會大眾也無法接受當時的全斗煥政府,竟然如此草率地交代一個年輕生命的死亡,街頭運動因此越演越烈。

但政府仍然無動於衷,仍然想動用各種手段把事情壓下來,他們拿人民的納稅錢當封口費施壓檢方、醫院,試圖掩蓋真相,用催淚彈、警棍對付抗議民眾,還派人去砸報社、打記者,最後火燒屁股只好逼迫手下警察去頂罪。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劇照5 -金倫奭飾演朴處長  拍了一下桌子那孩子就死了.jpg
「調查官只是『啪』拍桌子一下,那個學生就暴斃了」當時的韓國警方,對人命交代如此草率。(圖/車庫娛樂提供)

「你們要去跟拿槍的軍人對幹嗎?有想過家人嗎?」

但在那個時代,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走上街頭,有人認為只要安分守己、不反抗權威就能安度一生,還會出來指責那些努力爭取權益的人是在破壞社會秩序。像是剛上大學的妍熙,化上青澀的妝,準備去參加人生第一次的聯誼,但好巧不巧在路上遇到警察鎮壓抗議學生,不僅馬上就被催淚彈薰得淚流滿面花容失色,還遭警察用棍子毆打。她那時只覺得自己有夠衰,掃到颱風尾。

後來面對學長熱情邀請妍熙參與社運,她反嗆:「你們要怎麼改變世界?去跟拿槍的軍人對幹嗎?你們有想過家人的感受嗎?」因為她有個搞過工運的爸爸,還有個會暗助政治犯的小舅,這種提心吊膽的心情,她再清楚不過了。直到她有一天目睹警察衝進家裡抓走親人,她才開始覺醒,如果沒有人站出來改變,這個世界只會越來越糟糕。

640x360_48.jpg
「你們要怎麼改變世界?去跟拿槍的軍人對幹嗎?」面對餐與社運的家人,總是無比擔心。(圖/車庫娛樂提供)

「同夥的安全跟家人的性命,你選哪個?」

這部電影除了還原當時整個事件的經過,也把那年風聲鶴唳的緊張氣氛表現得淋漓盡致,像是路上會有查哨站,可以任意把人攔下來檢查身上有沒有違禁品,在教會禱告到一半突然警察闖入,搜索有沒有藏匿的政治犯,不過其中最讓人不寒而慄的,還是嚴刑逼供的過程:

對付政治犯,除了最基本的拳打腳踢,還有把頭壓在水裡讓你體驗窒息的恐懼,或是用電椅讓你渾身顫抖、口吐白沫,不過最有用的刑求方式,還是把家人的照片擺在你面前,問你:「同志的安全跟家人的性命,你選哪個?」如果是你當時的政治犯,會選擇供出同志保全家人性命,還是為了理想犧牲家人呢?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劇照6 -柳海真飾演監獄教導官.jpg
監獄裡的嚴刑拷打,從來沒有少過。(圖/車庫娛樂提供)

韓國人拍電影反省歷史教訓,台灣做得到嗎?

歷史的巧合,總是比戲劇更誇張,台韓兩國政治發展過程極其相似,同樣經歷過長期的獨裁統治,這部回顧1987年的電影,相信許多經歷過戒嚴時代的台灣人也會感同身受,也會驚人地發現獨裁政權排除異己、鞏固權力的手法根本如出一轍。像是官方用「反共防匪」之名迫害異,當年的黨外人士通通被打成「中共同路人」,還有以「穩定政局」為藉口讓自己連選連任,蔣介石就這樣當了5任總統。在路上警察可以對你攔查搜身,面對政府機關前的,會把你直接押上車,載到荒郊野外丟包。(前幾天勞基法抗議,也有人遭到這樣的對待

當然還不只這樣,戒嚴時期的司法體系形同橡皮圖章,總統蔣介石可以直接在判決書改批「應即槍決可也」,或者是乾脆一點,直接讓人連夜「被消失」。電影中的刑求逼供、暴力脅迫的情節,你不要懷疑,在台灣通通也發生過,林義雄在獄中肋骨被打彎,施明德的牙齒被打到一顆都不剩,才22歲就滿口假牙,還坐了25年黑牢。另外傳聞還有跪冰塊、拔指甲、脫光光澆糖水讓螞蟻咬全身,這些都是台灣不堪回首的過去。

而在1987年6月,韓國經歷了這麼一段驚心動魄的民主運動;同年7月台灣也在前仆後繼的黨外運動後宣布解嚴。但30年後的今天,韓國拍過了《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華麗的假期》、《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等電影來反省自己的歷史,正視獨裁統治對國家的傷害,並引起熱烈迴響。那台灣呢?未來有可能把「二二八」、「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拍成電影嗎?還是讓我們繼續「政治歸政治,電影歸電影」。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