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政府要對人民暴力相向?從《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看台韓共同的歷史記憶

2017-09-19 15:25

? 人氣

政治性的電影題材不一定要以悲苦仇恨當做原料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為我們示範了另一種方式。(圖/車庫娛樂提供)

政治性的電影題材不一定要以悲苦仇恨當做原料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為我們示範了另一種方式。(圖/車庫娛樂提供)

政治性的題材、政治性的控訴與政治性的悲劇 ,電影呈現的方式不一定要以悲苦仇恨當做原料 ,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為我們示範了另一種方式 ,也讓非韓國人的我們認識了韓國 ,理解了韓國人 ,更藉由這部電影學會看見自己 ,我要向韓國致敬 。

電影以80年代輕鬆快樂的流行哼唱聲開場 ,穿著黃色工作襯衫的司機大叔 ,為了養育獨生女 ,為了繳房租 ,開著老爺計程車在新穎現代的首爾大街上艱苦卻帶著希望的討生活 ,遇上大學生抗議而堵塞的交通 ,自然的害怕起自己追求的幸福之夢 ,就這樣被這些不聽話的學生們打破 ,他不解 ,為什麼他們要去做這些被禁止的事情 ?

1980的首爾跟台北好像啊 !這是第一分鐘的映像 ,汽車、街道、居住的房屋還有小孩的樣子 ,讓我驚覺韓國跟台灣真是像啊 !連軍人的服裝都是一樣的草綠服配上布縫名條 ,政治上的高壓應該也是一樣的吧 ,也有一些人們看不到的抗議跟不是真相的新聞 ,人們在這樣經濟起飛的環境下奮力生存著 ,帝力與我何干 !

司機大叔會貪財賴帳 ,也會計較佔人便宜,但同時是個獨立撫養幼女的單親爸爸 ,他想念過世的妻子 ,既驕傲也憎惡曾在海外賺錢的日子 ,其他平凡的韓國人也是 ,雖有爭執吵鬧,但也都善良,心存公義 ,會互助幫忙 ,敬業盡責 ,韓國人並不特別 ,就跟你我一樣 ,一開始導演先點出這些社會與人的普世特質 ,當作描繪故事的底色 。

光州事件是個韓國追求現代民主生活的災難事件 ,然而留下真相證據的 ,卻是一位來自西方社會的記者 ,他以大叔垂涎的十萬元為引誘 ,坐上這台在未來意義與價值非凡的計程車 ,在軍隊嚴密封鎖下 ,繞著田間小路潛進了暴力衝突中的孤島光州 。

跟首爾筆直寬敞秩序井然的大馬路不同,開進光州的小路曲折顛簸 ,暗喻著民主自由之路 ,質樸的鄉下小城 ,街道滿是混亂與抗議的標語 ,其中也有一幅追求美好未來的標語共存著 ,這些景象都錄進了記者的鏡頭裡 ,原本荒蕪人煙的街上來了一輛載滿抗議大學生的卡車 ,他們中的許多都將在隔天死於槍口之下 ,然而當下在記者的採訪裡卻顯的天真浪漫 ,欣喜雀躍於自己即將登上國際新聞 ,他們的理想抱負並不偉大 ,其中一位說他上大學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能參加歌唱比賽 ,大多數平凡的人們並不想要自己偉大 ,他們要的只是追求幸福的權利與自由 抗議僅僅是為了無法理解,政府為什麼在他們追求自己的幸福時暴力相向 ,他們自認沒有作壞事 ,因為氣憤不平所以大家團結互助 ,要把戒嚴軍趕出光州 。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仕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