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上班7天還被主管照三餐罵!他揭日商生不如死社畜生涯:加班到崩潰,倒下那天才能解脫

2020-06-03 16:47

? 人氣

明明是休假日,如果沒有自願到公司免費加班,就會被認為是太嬌貴嗎?(圖/取自pakutaso)

明明是休假日,如果沒有自願到公司免費加班,就會被認為是太嬌貴嗎?(圖/取自pakutaso)

在即將進入被大家認定是中年的三十五歲之前,這位男性十分苦悶。

住在北海道札幌市內的廣田幸平(三十三歲)煩惱地想著:「搞不好當太太的扶養親屬,或者是當打工族都還比較好。」雖然如此,但幸平現在的雇用方式究竟算不算正職也很難界定,而且他的年收入只有一百二十萬日圓。

一般公認「三十五歲是轉職界限」。在三十五歲之前,還有希望可以換工作,但現實是若在原本職缺就少的地區則十分困難,就算還年輕也很難脫離打工族的狀態。

幸平畢業於東京都內的知名大學,在一家大旅行社做正職。他被分配到地方的分店,從業務開始做起,但是工作環境卻十分惡劣。雖然星期六日休假,但公司內部卻沒有放假的氣氛,一旦幸平等新人在週末休假,前輩就會寄來「你今天沒有來公司上班嗎?果然很嬌貴啊!」的信件,所以大家不得不免費到公司加班。比起有效率地完成工作,長時間待在公司更重要,這就是黑心企業的真面目。

此外,隨著年資增加,業績要求也越來越多。當業績不好時,上司就會緊抓著這一點叫幸平過去罰站,狠狠地訓斥他一兩個小時,完全是濫用職權。

當時幸平很希望自己「身體快點垮掉」、「好希望得憂鬱症」,也察覺到自己的精神狀態不佳;接著他喪失了幹勁,業績越來越差,所以又被上司抓去痛罵……就這樣陷入了完全負面的循環。

在進公司四年之後,有一天幸平眼前看到一片綠,接著他便倒了下去。「啊,精神上的問題看來也影響到身體了!」幸平確認了這一點,想著「我不能再去公司了」。他跳上車選擇失蹤,因為他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幸平沒有打電話跟公司說他要請假,手機響的時候也沒有勇氣接聽。

幸平睡在車上,平時在超商看免費雜誌,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一星期。後來他先回到自己一個人住的大樓,卻遇到了另一位上司。「我很擔心你是不是還活著。」上司說。那位上司跟大樓管理員借了備用鑰匙,進了幸平的房間,之後幸平感覺:「我沒辦法再回公司了。」便跟公司請辭了。

20200525-到了身體真的負荷不了時才提離職,下一步職涯規劃該何去何從?(圖/取自pakutaso)
到了身體真的負荷不了時才提離職,下一步職涯規劃該何去何從?(圖/取自pakutaso)

每天跟著一人公司社長忙得團團轉的日子

幸平抱著「怎樣都無所謂了」的念頭,一鼓作氣搬進位於北海道的女友住處,他跟女友從學生時期就開始交往。幸平因為身心狀態太差了,所以一邊在量販店靠著時薪八百五十日圓的打工度日,一邊藉由運動來修復心靈上的創傷。由於有失業補助津貼,所以他一天打工約四到五小時,每週只要做三四天就可以了。女友很認真地上班,幸平就暫時在家做做家事,過著當家庭主夫的生活,還一邊找工作。

雖然已經不想再做業務類的工作,但要從業務轉到行政類的工作實在很難。他體認到:「一旦當業務之後,就只能永遠朝業務這條路走下去。」後來幸平在當地一家中型規模的印刷公司以正職員工的身分開始工作。業績不難達到,公司內部的氣氛也很好,只是最重要的薪資方面,實拿只有二十萬日圓,再加上一年的獎金約二十到三十萬日圓,並沒有什麼前途。

女友在一家很穩定的公司上班,年薪約五百萬日圓,但需要一直轉調各地,而幸平的工作也需要全日本各地輪調。考慮到日後兩人要結婚,他開始煩惱:「如果之後兩個人都調職到其他地方怎麼辦?」於是朋友介紹他去保險業上班。

朋友的說法是,先在大型保險公司當實習生學習三年,實習結束後如果能獨當一面的話,年薪一千萬日圓以上不是夢。「或許這是一個轉機」,幸平決定轉換跑道,並在實習期間跟女友結婚。

代理店只有他和社長兩個人。在當實習生的第三年,社長跟他說:「我在找接班人。」因此幸平成了員工。雖然有加入社會保險,但在雇用合約的部分卻有很多灰色地帶,一開始月薪只有十萬日圓。過了三個月後,社長說:「下個月開始幫你加薪三萬日圓吧!」但薪水增加的幅度少得可憐。

薪資袋內有現金和薪資明細,基本薪資十三萬日圓扣掉健保、勞保和年金保險後,明細上記載的零頭都被去掉,算法十分隨便。雖然沒有業績壓力,上下班時間也很自由,但取而代之的是業績就算有成長也不會加薪,公司沒有制定規則,一切憑上司決定。這樣連房貸也繳不起,生活費幾乎都要靠太太支付,如果自己一個人住一定沒辦法負擔。

過於嚴酷的地方現況

有一天,前公司的後輩因為想蓋房子,於是來找幸平商量保險的事。後輩的年薪有四百萬日圓,幸平則實領大概一百二十萬日圓,雖然他心想:「如果當初待在前公司就好了。」但是孩子剛出生,所以幸平又感覺:「就算年薪有四百萬,但現在這種自由自在的工作也許才是最好的。」心境十分複雜。

他們夫婦倆想要有兩個孩子,而妻子也處於不知何時會調工作地點的情況。想在三十多歲轉職的話,要在北海道地區找到超過妻子收入的工作很困難,如果妻子轉調他地,那麼幸平最好選擇工作環境比較自由的職業。雖說如此,但全職工作的話,上班時間會落在星期六日,這樣家事和照顧小孩的工作又要讓妻子來做。

幸平為了增加收入,開始從事副業,只是他說:「考慮到工作時間和相對報酬,也許去超商打工或直接當妻子的扶養家屬會比較好。」

近年來,有效求人倍率(譯注:企業的需求人數與求職人數之比)有增加的趨勢。從二○一八年八月〈一般職業介紹狀況〉(厚生勞動省)的有效求人倍率來看,去掉應屆畢業生後,包含打工時數的數值為一.六三倍,超過了即將泡沫經濟化之前(一九九○年)的一.四三倍。相較雷曼風暴時的○.四五倍(二○○九年),可以說已經回升非常多了。

有效求人倍率的變化圖表。(圖/時報出版提供)
有效求人倍率的變化圖表。(圖/時報出版提供)

不過,我希望大家能留意一下職缺也包含計時人員這一點。二○一八年八月的新增求人倍率高達二.三四倍,但其中時薪制的打工族有三十八萬兩千七百九十八人,去掉打工族後的數字為五十八萬一千六百四十四人。雖說看起來數字回升了,但正職員工的有效求人倍率仍停留在一.一三倍。

非都市的地方狀況更加嚴苛。從都道府縣的有效求人倍率(依就業地區別)來看的話,幸平居住的北海道在全日本是最差的一.二三倍。二○一八年八月的北海道,正職員工的有效求人倍率是○.八四倍,低於全日本平均值的一.一三倍。

在正職員工職缺少的地方,想要找到安定的工作並不容易,而中年打工族以及未來可能成為打工族候補的年輕人人數也絕對不會少。


◎風傳媒LINE好友獨家全新服務,立即接收專屬於你的獨家內容→http://sc.piee.pw/R5Y59

◎加入風傳媒Telegram頻道,接收最熱門的精選話題→https://t.me/storm_media/47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中年打工族:為什麼努力工作,卻依然貧困?日本社會棄之不顧的失業潮世代

責任編輯/焦家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