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罷韓若過關,綠營派系代理市長之爭開打

2020-06-03 15:30

? 人氣

陳菊(右)若接任監察院長,菊系擔心遭趙天麟的海派及英系削弱勢力。

陳菊(右)若接任監察院長,菊系擔心遭趙天麟的海派及英系削弱勢力。

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進入最後催票階段,除了主導罷韓的「Wecare高雄」全力動員,民進黨也火力全開,高雄地方黨部開啟選舉模式的最後催票。

罷韓成功的門檻是同意票要五十七萬五○九一票,目前罷韓團體多鎖定二○二○年英德配在高雄的得票數一○九萬票,只要催出今年一月投民進黨選票的六到七成,幾乎可以通過罷免韓國瑜門檻。

菊系危機感爆棚,再戰代理市長

地方上針對「後罷韓時代」的局勢已開始超前部署,高雄市民進黨派系山頭將進入下個階段──「新系與非新系的代理市長之爭」。據了解,民進黨各派系早已各自布局,尤其在地方黨部主委之戰,菊系人馬高閔琳敗給湧言會(海派轉型的團體)立委趙天麟之後,菊系將第二場戰爭鎖定在罷免韓國瑜過關後的代理市長。

一旦韓國瑜被成功罷免,依法規定選委會將在七天內公告結果,且行政院需要派人到高雄接任代理市長,這位代理市長將舉辦三個月內必須舉行的市長補選。綠營地方人士透露,目前他們所掌握的韓國瑜陣營動態,比起提罷免無效官司,他們更可能針對最晚九月舉行的市長補選提出選舉無效訴訟。

如此一來,官司打到二審,早就超過市長法定四年任期的一半,市長將由行政院指派代理。地方人士表示,市長補選國民黨根本沒人選,高雄市長早就是民進黨的囊中物,因此他們這招就是卡住補選市長。從民調上來看,機會最高的非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莫屬。韓國瑜的「卡邁」計畫,民進黨地方派系也早有聽聞。

然而,為何說代理市長是高雄菊系的第二場戰爭?這位人士表示,從地方主委選前,菊系就有危機感,一方面是陳菊在高雄勢力隨著她北上漸漸削弱,未來她若真的接任監察院長,一定很難再涉入地方政治事務。

政院不想代理市長菊系色彩過重

此外,高雄市議會目前藍大綠小,海派又積極布局搶進,趙天麟拿下黨部主委,目標之一就是主導二二年的高雄市議員選舉,要讓民進黨在市議會席次過半。若操盤成功,也意味著海派和英系將在高雄占一席之地,瓜分地盤,削弱原有菊系議員席次,讓他們危機感爆棚。因此,菊系的第二場戰爭已經鎖定罷免後的代理市長之戰。

陳其邁(左)遲未承接桶箍角色,讓地方頗為焦急。(林瑞慶攝)
陳其邁(左)遲未承接桶箍角色,讓地方頗為焦急。(林瑞慶攝)

地方黨部主委選戰後,高雄綠營已經分成新(菊)系與非新系兩派,高雄新系多為陳菊子弟兵,被歸為菊系,他們早布局推出前副市長史哲或有代理市長經驗的許立明,爭取罷韓過後的代理市長。若最後韓國瑜陣營使出「卡邁」絕招,提起市長補選選舉無效的官司訴訟,這樣代理市長恐不只代理三個月,一、二審的官司可以拖到一、兩年,代理市長甚至可能代到二二年任期最後。

不過,據高層消息透露,許立明與史哲兩人因為菊系色彩過重,都已被行政院打槍,就看新系還有誰要出來爭取代理,打罷韓後的第二場戰爭。

至於高雄非新系系統,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前高雄市議員陳政聞強力爭取代理市長職務。一八年九合一選舉,他因韓流受創嚴重,議員高票落選。他在黨內是一邊一國連線,有扁系色彩,但他在全國知名度還不高,是屬於地方型的政治人物。

一位非新系幕僚直言,新系與非新系在高雄市的戰爭,非新系最大弊病就是「沒人才」,現任八位高雄立委都不可能去當代理市長,因為還涉及立委補選,議員也不可能動,因此只剩下陳政聞。不過,最後決定權還是在行政院與總統府,就看他們決定要將高雄市長代理權交給誰。

陳其邁遲未表態,地方頗為焦急

至於高雄市長人選民調最高的陳其邁,對於是否爭取市長補選一事仍未鬆口表態,只要有媒體詢問其意願,他幾乎都強調「防疫優先」。然而,隨著六月六日罷免韓國瑜投票、六月七日防疫鬆綁,陳其邁勢必要面對是否投入補選等相關議題。此外,新系與非新系在地方黨部主委廝殺激烈,儘管選後高閔琳對趙天麟喊出「一起罷」,但裂痕依舊在。

以往派系互砍有裂痕,幾乎都是前市長陳菊做「桶箍」,地方上原本期待最有望接任市長的陳其邁能承接桶箍角色,但在主委選後,卻遲遲未見陳其邁安撫地方新系與非新系,甚至不願公開表態支持地方罷韓活動,都讓地方頗為焦急。

新新聞1735期
新新聞1735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胡宥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