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增加一倍會比較快樂嗎?明明不怎麼缺錢,卻還是感覺「不自由」,其實全因沒做這件事

2019-11-11 11:38

? 人氣

許多人都會把「財富自由」當成人生目標,但你真的想過財富自由是什麼嗎?(圖/Unsplash)

許多人都會把「財富自由」當成人生目標,但你真的想過財富自由是什麼嗎?(圖/Unsplash)

在每一次的演講之後,總會有許多朋友提問,而這些問題大多圍繞著以下幾項,這些問題的問法十年不變,這代表著10年前,10年後,不同一代人所面臨的問題其實很雷同,大家都煩惱著同樣的事,而讓我感到意外的還有,有些人過了10年,仍然在相同的問題上打轉。

我發現光是要這些人去思考什麼才是自己要的,然後設定計畫,勇敢的去嘗試,似乎已經無法幫上大家任何忙,所以我試著從另一個方向來協助大家。

本文我會以「財富自由」這個幾乎人人都有的目標做為引子,來跟大家說明究竟我們該如何突破自己的盲點。

不管是誰,總有一個財富自由的夢想

「你工作的目的是什麼?追求些什麼?」

當有人拿著工作、職涯方面的問題來跟我請教時,我很喜歡問這個問題,我得到的答案大多是「成就感」或「賺錢」,以下我先針對回答賺錢的案例來跟大家探討。

我會接著問:「賺到的錢會拿去做什麼用?賺到多少才夠?」。

對方可能回:「過好生活,養家餬口,財富自由。」

我追問:「月收入要多少才夠呢?是5萬或是8萬,還是10萬呢?」

通常能很清楚回答這個問題的人並不多,大家都希望自己能財富自由,但卻很少思考過要多少錢才算擁有財富自由,每個人的經濟狀況不同,對生活水平的要求也不同,消費習慣也不同,因此對財富自由的定義其實不盡相同。

在財富自由這個問題上無法回答的很好的狀況下,我會提示對方想想:「為什麼財富自由對你很重要?或者說為何要追求財富上的自由?」

拿我的範例給大家參考

我曾在月薪不到5萬不要儲蓄一文中提到,我自己的生活開支從出社會到現在10年來,成長幅度其實不大,基本上我的可支配所得率是一直往上提升的,在這種狀況下,每個月能運用的錢其實比剛出社會時多了多倍,但這是否已經達成我對財富自由的要求了呢?其實還沒。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我理想的狀況是光被動收入就能支撐起我每個月的開銷,所以對我來說,如何一邊增加收入,一邊提升被動收入就成了我財務上的重要目標之一,而我給自己的目標是5年內,被動收入的佔比應該要佔整體收入的30-40%左右,而這個金額不該低於10萬元。

為了有效朝目標邁進,我盤點了自己目前的收入來源,大致上如下表: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以我對財富自由的定義-有足夠的可支配所得購買想買的東西,這部份包含日常的開支,以及小孩子受教育所需要的開銷,在這個當下,我其實已游刃有餘,但我似乎仍不覺得自己已經享有財富自由,所以我又問了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收入再增加一倍,我的感覺是否會有所改變?」

我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這似乎意味著我得投入更多的時間在工作上,除非被動收入能增加,所以我給自己訂了一個5年被動收入佔總收入30-40%的目標。

接著我又問自己:「追求財富自由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我發現其實是時間自由與選擇自由,財富其實是支撐自己擁有時間自主權的重要條件,上層的,才是人生真正的Why。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本來我以為財富自由是目標,後來發現時間自由才是目標財富自由只是關鍵結果,那如果時間自由才是目標,那除了財富自由外,是否還有其他關鍵結果呢?我發現時間管理可能是其一,因為當我能提高生產力,我會有更多的時間來做自己想做的事。財富得累積,但時間管理也要做好,才有可能享有真正的自由。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當我們試著往上層去找Why,你會發現原來達成目標的方法不只一種,也可能不是滿足單一要素就能達成目標。

我們常陷入兩個盲點

從上頭我自己的案例中可以發現,我是個很習慣問Why的人,因為我認為只有把真正的目標想清楚,你才能專注在對的事情上。然而我在觀察其他人所遭遇的狀況時,我發現人們很容易落入一些盲點中。

盲點一:不知為何而戰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如果你在每次接手一個任務或者設定目標時,沒有不不斷的問自己背後的Why,其實你就會落入不知為何而戰的盲點。盲目地累積財富,但卻沒有因為收入變多而變得更自由,我看過很多收入很高,也不怎麼缺錢的人,時間還是被工作綁得死死的。

我曾給幾個朋友建議,我告訴他們收入不會是你追逐的終極目標,最重要的是這些錢你要拿去做什麼,以及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與人生,當你發現自己賺更多錢,卻沒有變得更自由與更快樂時,你應該再次問自己「為什麼」。

盲點二:不知道有其他解決方法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盲點二其實很大部分衍生自盲點一,當你沒有往上層去思考Why,你就不會去思考其他解法的,當你發現財富自由背後可能是在追尋時間自由時,你應該從時間自由這個目標去找解法,所以發現提高生產力會有助於時間的分配,但有些人在這個階段可能也會遭遇到不知道提升生產力的具體作法,但這種狀況通常很好解決,你只要看書、找人問大概就會有些初步的答案了。

(圖/Gipi的商業思惟筆記)
(圖/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

當一個人不知道最終目標是什麼,就不會知道原來還有其他方法,最後的結果就是陷入在當下,繼續沿用舊方法,直到有一天醒悟過來。

找到自己的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是很重要的議題,希望本文能協助各位讀者對於自己所遭遇到的問題有些幫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Gipi的商業思維筆記(原標題:以財富自由為例,談談思考問題時常見的盲點)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