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活退休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鏡頭下的伊朗女性:伊斯蘭革命帶給她們的黑色束縛

2019-02-12 17: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四十年前,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國家和社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女性的地位和生存狀態也不例外。

伊朗宗教領袖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衝擊的一個重要領域是女性的服飾和髮型。1930年代,伊朗國王下令禁止女性戴面紗、頭巾,還授權警察在公共場合見到女性戴頭巾時強行摘除。

到了1980年代,在政教合一體制下的伊朗教士掌權,當局頒布了一系列強制性著裝規則,要求所有女性都戴上頭巾(hijab)。

革命前後的伊朗婦女在相機鏡頭下的風貌,自然因此而迥異。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伊斯蘭革命前

1977年女學生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7年,德黑蘭女大學生:革命爆發時,許多女性已經完成或正在接受高等教育,革命後的幾年裡,大學錄取女生人數顯著增多。部分原因是革命後上台的政府設法說服農村保守家庭允許女兒離家到外地上大學。

英國約克大學女性研究專業教授哈蕾·阿夫沙爾(Haleh Afshar)1960年代在伊朗長大。她說:「他們其實是想阻止女性上大學,但反彈極大,不得不允許她們重回大學校園。」

「有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離開了伊朗,當局意識到,為了治理國家,他們必須讓男女都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逛街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德黑蘭街頭鞋店櫥窗前:革命前,許多伊朗女性穿西式服裝,包括緊身牛仔褲、超短裙和短袖上衣。

阿夫沙爾教授說:「鞋子是永恆的,每個女人心裡都埋藏著對鞋子的熱情!在這件事上,伊朗女性跟世界其他國家的女性沒什麼不同。逛商店能讓女性從日常的繁瑣焦慮中解脫片刻。」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野餐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德黑蘭郊外周五野餐:周五在伊朗算周末,親友聚會一般在這一天。

阿夫沙爾教授說,野餐在伊朗文化中佔重要地位,深得中產階級喜愛。這一點即使在伊朗革命後也沒變。不同的是現在野餐時男女坐在一起會更拘謹,互動交流也有更多克制。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發廊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7年,德黑蘭的髮廊:阿夫沙爾教授說,像上圖那樣的場景現在在伊朗見不到了。不過,革命後理髮店和髮廊還有。

她說:「現在在髮廊裡見不到男性,女顧客知道一出髮廊的門必須盡快蓋住頭髮。有些人可能會在家裡開地下髮廊,男女不必隔離。」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巴列維國王1971年參加波斯王朝2500年慶典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1年,國王和身邊的衛士:波斯王朝建立2500年紀念慶典上,一名年輕女子試圖靠近巴列維國王(右一)。那場慶典規模和聲勢之大,奢華之極,招致反對國王的左翼和宗教界勢力。

阿夫沙爾教授說:「當時,國王已經非常不得人心,有人認為這種奢華和放縱可能引發了之後的一系列事件,最終在8年後引爆伊斯蘭革命。」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穿著打扮時髦的學生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6年,德黑蘭白雪覆蓋的街頭一位行人:

阿夫沙爾教授說:「你無法阻止伊朗女性上街,但今天你看不到這樣的場景 - 她的耳環和臉上的妝容一目了然。伊朗有這麼一種概念,叫『風化』,就是行為的正派得體;現在伊朗街頭行走的女性都會穿一件長及膝蓋的罩衫並戴頭巾。」

伊斯蘭革命後

抗議穆斯林面紗, 1979年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9年,伊朗婦女機會抗議穆斯林面紗:伊朗精神領袖霍梅尼發動革命掌權後下令女性必須戴面紗,無論宗教信仰和國籍。

1979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數千名伊朗各界婦女上街抗議這條新頒布的法令。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反美抗議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79年,德黑蘭美國大使館外抗議示威:成千上萬名伊朗學生包圍了美國駐德黑蘭使館舉行反美示威;學生還扣押了幾十名使館人員作為人質。

阿夫沙爾教授說:「在這種時候,各路各派的人因為共同的對美國的仇恨而走到一起成為盟友,變得很正常。美國和英國設法在伊朗施加影響、掌控石油由來已久,所以(伊朗人)對美國和英國的不信任也是根深蒂固。」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去參加周五祈禱的一家人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80年,伊朗一家人去參加周五禮拜途中:阿夫沙爾教授說,周五禮拜對一群人來說具有特殊意義;這些人相信或支持伊斯蘭教當局,但又不願意被貼上異見分子的標籤;周五禮拜是他們走出家門聚會的時刻。

她說:「不過,這些人大部分是男性。女性不准跟男性進入同一個房間,她們要與男性分開,自己在另外一間屋子裡禱告。」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婚紗店櫥窗前的伊朗婦女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1986年,德黑蘭街頭的婚紗店:櫥窗裡展示的婚紗是西式的。阿夫沙爾教授說:「伊朗女性最初可以愛穿什麼穿什麼,只要不出門。婚禮和婚慶宴會按道理是男女隔離的,所以在只有女賓的場合你穿什麼無關緊要。但那時也有男女賓混合的婚禮慶典,(這種情況下)有人會僱守衛保鏢,或者賄賂警察,讓他們睜一眼閉一眼。」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戴頭巾的伊朗婦女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5年,德黑蘭街頭:並不是所有的伊朗女性都決定穿從頭罩到腳,只露出臉部的黑長袍。有人喜歡穿寬鬆的外套,裹大頭巾。

阿夫沙爾教授說:「關鍵在於你的頭巾向後推多少。女性有自己的各種小小的抵抗方式,比如把頭巾盡量往後推。」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沙灘上的男女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5年,裡海沙灘:伊朗禁止女性在公共場合穿泳衣游泳。阿夫沙爾教授說,男女不能一起游泳,但人們會設法繞開這條禁忌,比如租船出海,到無人的水域就自由了。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呼籲政府加強執法,嚴格推行強制戴穆斯林面紗法律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6年,德黑蘭街頭支持穆斯林面紗的機會遊行:伊斯蘭革命爆發25年後,支持強硬派的婦女上街遊行,抗議政府在推進強制戴穆斯林面紗的法律方面執法失敗。參加抗議示威的人一律穿從頭罩到腳的黑色長袍,唯一的例外是這個小女孩。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從購物中心看足球賽的女性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2008年,在德黑蘭購物中心看足球賽:伊朗從來沒有正式禁止女性觀看男子足球賽,但經常被擋在體育場外,有些試圖進去的女性還被警察拘留。伊斯蘭革命前,女性可以參加和觀看體育賽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