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通不通?中國計畫重啟密松水電站,緬甸當地政黨強烈反彈

2019-01-18 11:30

? 人氣

緬甸北部克欽邦的伊洛瓦底江。克欽邦的人和環保團體說密松水電站會損害伊洛瓦底江。(美聯社)

緬甸北部克欽邦的伊洛瓦底江。克欽邦的人和環保團體說密松水電站會損害伊洛瓦底江。(美聯社)

近日,中國駐緬甸大使館的一則聲明在當地引發了巨大爭議,緬北克欽邦數個政黨的領導人對媒體表達了對中國立場的強烈對抗情緒。有觀察家認為,如果對抗的局勢繼續擴大,有可能重新點燃幾年前席捲緬甸全境的反對中國投資的浪潮。

洪亮訪問克欽邦

2018年年底,中國駐緬甸大使洪亮訪問了緬甸北部的克欽邦。據緬甸媒體《十一新聞》(Eleven Myanmar)報導,洪亮先後會見了克欽邦5個政黨和一個宗教組織的負責人。雙方主要討論了有關緬甸和平進程、難民安置、緬北禁毒、以及促進克欽邦與中國經貿合作等方面的話題。

洪亮與這些領導人的會面並沒有得到積極的反饋。其中,克欽民主黨領導人貢光翁康(Gumgrawng Awng Hkam)和克欽基督教浸禮會的薩姆森(Hkalam Samson)牧師在事後接受緬甸媒體《伊洛瓦底》(Irrawaddy)採訪時均表示,中國大使會見時的態度有些蠻橫。洪亮警告這些領導人不要與西方的外交官建立友誼,不要反對中國在克欽邦的投資項目,包括已經停擺了7年多的密松水電站。

在中國大使到訪克欽的前一個星期,美國和英國的大使也訪問了克欽,同樣會見了各地方政黨的領袖,討論了有關和平進程、難民安置、促進教育和醫療事業、以及公平自由的選舉等內容。會上,克欽邦的政黨領袖們建議兩位大使在該邦首府密支那設立聯絡處,以加強彼此之間的聯繫。

在克欽邦的主要居民—克欽族民眾當中,超過90%的人信仰基督教,當地的宗教團體與政黨一直與西方教會和政界保持著緊密的聯繫。貢光翁康認為,中國大使的警告讓克欽人「感受到了威脅」。

中國使館的聲明

然而,最讓克欽邦幾位政黨領導人不滿的是中國對於重啟密松水電站項目的說法。薩姆森牧師對《伊洛瓦底》表示,洪亮在會面時試圖說服克欽的意見領袖們,說「一帶一路」需要密松水電站,中緬經濟走廊的許多項目需要足夠的電力來支持,翁山蘇姬已經出任了緬甸一帶一路委員會的主席,她願意支持這些項目的推進。

目前執政的翁山蘇姬至今仍未公開表示對重啟密松水電站項目的態度。2011年,在反對密鬆上馬的全國性浪潮中,作為反對黨領袖的翁山蘇姬曾經公開反對密松水電站項目。

今年1月13日,中國駐緬甸大使館發表了一份聲明。聲明表示:密松水電站項目已經被擱置了7年,它是目前中緬之間合作所面臨的困難之一。如果這個問題在長期拖延後仍無法解決,將嚴重損害中國企業家對緬甸投資的信心。緬甸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以及中緬經濟走廊的建設,都需要充足的電力供應。為此,中緬兩國就密松水電項目進行了密切磋商,以尋求盡快找到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克欽邦人民的支持將受到高度的重視。

聲明中還說:「克欽邦的民眾並不反對密松項目,反對這個項目的只是一些個人和一些外來組織。」

克欽三政黨聯合發聲回懟

作為對中國大使館聲明的回應,克欽邦的三家主要政黨—— 「克欽國大黨」(KNC)、「克欽邦民主黨」(KSDP)、「克欽民主黨」(KDP)於1月14日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聲明表示:三個政黨所代表的克欽民眾都有同樣的願望,那就是徹底停止密松水電站項目的建設。

這三家政黨的領導人都出席了12月底與中國大使洪亮的見面會。三家也在申請組建一個統一的政黨,以參加2020年的緬甸大選。

在發表了聯合聲明後,貢光翁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達了激烈的態度。他說:「從一開始,我們就一直反對密松這個項目。我們的人民不同意,我們政黨也反對。但是,中國拒絕放棄它,還在繼續努力推進它。他們說,由於密鬆的失敗,中國投資者對在緬甸進行新的投資猶豫不決。我想再次向中國大使和中國說明,我們政黨和我完全不同意這個項目。」

除了這三家政黨之外,克欽基督教浸禮會的薩姆森牧師也對《十一新聞》表示,自己在與洪亮見面時,並沒有表態支持密松水電站的重啟。他說,克欽邦確實需要發展,但不是密松水電站。

各方反應

計劃總投資為36億美元的密松水電站項目於2009年上馬,但很快就遭到當地民眾以及緬甸國內其他地區百姓的反對。在愈演愈烈的抗議聲中,時任緬甸總統吳登盛於2011年9月叫停了這個項目。翁山蘇姬的民盟政府上台後,曾組建了一個由20位緬甸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對密松項目的可行性、環境影響、移民問題等方面進行考察。該小組至今已經完成了兩份調查報告,但民盟政府一直沒有將報告公諸於世。

該項目的投資方—「中國電力投資集團」(中電投) — 一直沒有放棄繼續該項目的努力。2018年9月,有媒體報導,中電投的項目負責人在克欽邦的村寨組織村民會議,向當地人講解密松水電站將為當地百姓以及緬甸民眾帶來的好處。根據中電投的說法,由於項目的擱置,緬甸政府每年不得不向中方支付5000萬美元的賠償金,而一旦徹底取消該項目,緬甸還面臨著支付高達8億美元的違約金。

緬甸學者亨凱對記者表示:「在重啟密松水電站這一問題上,中國官方、資方、和中國大使館的立場應該是一致的。洪亮去克欽邦斡旋,肯定是為了重啟密松項目,但雙方在商談時,一定是誤解了對方的意思。」

瑞典的緬甸問題專家林特納(Bertil Lintner)在《亞洲時報》上撰文指出:由於在羅興亞難民問題上歐美對緬甸施加了壓力和製裁,翁山蘇姬不得不更多地尋求中國的支持。而中國在此時加大了遊說緬甸各界重啟密松水電站的力度,是在向緬甸「索要一份高額的回報」。他認為:「中國對密松大壩的新推動是一場賭博,它很有可能重新點燃2011年那樣的席捲全國的群眾性反華運動。這樣的運動一旦開始,即使是翁山蘇姬也難以阻止它的蔓延。」

2017年,仰光一所大學曾經做過一份民意調查,85%的緬甸民眾反對重啟密松水電站項目。中國官方似乎並未關注緬甸的民意,但是,正像薩姆森牧師在接受採訪時所表達的:「我告訴他(洪亮)說,不管是中國還是翁山蘇姬,都需要傾聽公眾的聲音,因為密松不僅是克欽族人的事情,這條河對緬甸所有人來說都太重要了。」

亨凱對這次事件的蔓延也表示出擔心,他認為,中國大使館的聲明「適得其反」,單是針對是否重啟的問題,緬甸也有可能演變成當初(2011年)反密松項目那樣的盛大抗議規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