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日本》日本貧窮問題嚴峻 安倍政府拿出了什麼對策?

2015-12-22 08:37

? 人氣

因應貧兒問題的「兒童未來支援基金」募集狀況不佳,也有學者批評政府不應把責任推給民間。

因應貧兒問題的「兒童未來支援基金」募集狀況不佳,也有學者批評政府不應把責任推給民間。

(編按)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日本往往代表著富裕、整潔、秩序與進步,但《朝日新聞》最近做了一系列貧困兒童的報導,揭露了日本貧困階層的困境與無奈。風傳媒因此順勢規劃了「貧窮日本」系列專題,除了編譯日媒對於貧窮問題的相關報導,也希望能藉著對於日本現況的觀察及探討,作為我們反思自身處境的一個起點。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今年9月底喊出「一億總活躍社會」的口號,表示為減緩高齡少子化現象,未來日本政府將集中投資幼兒養育、社會保障等相關項目,這些政策除攸關高齡少子化的問題外,也與日本社會面臨的貧窮問題息息相關。例如,安倍計畫開放育兒家庭優先入住公共住宅,減輕其房租壓力,並補助三代同堂家庭住宅修建費,盼藉增加三代同堂、三代同鄰的比率,推動免費幼兒教育、加強對單親家庭的支援,減少單親父母的負擔。

此外,職司醫療、勞動政策、社會保險等相關事務的日本厚生勞動省,也於今年10月底召開委員會,針對是否要調高《兒童福祉法》的保障年齡進行討論,並於11月底決議,將保障年齡從原本的18歲提高至20歲,且最長可以延長至22歲,預計在下一次的定期國會中提出修正案。若法案順利通過,飽受家暴的孩童便能在寄養家庭待到20歲再獨立,不用依靠監護人辦理公寓、手機等相關契約。

補助企業 盼增加兼職勞工薪資、工時

日本厚生勞動省於11月4日公布平成26年(西元2014年)的「就業型態多樣化之綜合實況調查」,調查結果顯示,非正職的比率佔全體的40%,其中兼職員工佔將近6成;企業雇用兼職員工的理由中,最多的為「節省工資」,佔38.8%,「高齡者的再就業政策」佔26.6%、「無法確保正職人員的去留」則佔26.1%。

平成26年(西元2014年)的調查指出,扣除正職員工後,有將近6成為兼職員工。(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平成26年(西元2014年)的調查指出,扣除正職員工後,有將近6成為兼職員工。(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厚勞省相關人員對此表示:「(非正職員工的比率上升),除與高齡者的再就業等相關外,也可看到許多企業為因應人手不足,選擇採用非正職人員的案例。」而勞工選擇擔任非正職人員的原因,有33.4%為「有育兒及看護需求」,與前次調查相比上升8.9%,可見日本有許多民眾無法同時兼顧家庭與正職的工作。

雖然育兒及看護需求並非日本民眾選擇兼職的最大原因,但比率仍非常可觀。(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雖然育兒及看護需求並非日本民眾選擇兼職的最大原因,但比率仍非常可觀。(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時事通信》稱,日本政府於7日召開經濟財政諮詢會,針對擴大兼職女性、短時間勞工的工時進行談論。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塩崎恭久表示,導致家庭主婦們工作意願低落的原因為「130萬日圓之壁」(130万円の壁:日本現行保險制度規定,只要年收入超過130萬日圓,就必須繳納保險費),為改善此現況,日本政府將以調升兼職、短時間勞工的薪資,及加長工時等為條件,給予各企業津貼。

日本政府雖計畫加長兼職員工的薪資及工資,但有許多兼職、二次就業民眾認為維持現況就好。(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政府雖計畫加長兼職員工的薪資及工資,但有許多兼職、二次就業民眾認為維持現況就好。(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現行的保險制度,規定只要年收入超過13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4萬),就必須繳納健康保險、公共年金等保險費,導致有不少兼職的家庭主婦,刻意減少工時,以降低年收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道:「期望(透過企業補助政策),調升短工時勞工的工作時間及薪資,進而增加其實際收入。」並希望藉此增加家庭主婦的收入,緩和其繳交社會保險費的負擔。

許多日本民眾認為,相較於兼職員工,正職員工的收入及穩定性較高。(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許多日本民眾認為,相較於兼職員工,正職員工的收入及穩定性較高。(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發放臨時補助金 救濟高齡單身者

日本厚生勞動省2日公布的調查顯示,截至今年9月,受生活保護的家庭與8月相比,增加874戶,達至162萬9598戶,再次刷新過去紀錄,且與去年同月相比,增加了17645戶。其中高齡者家庭(指組成人員為65歲的男、女高齡者,或前者加上未婚男女的家庭)佔了全體的49.4%,首次突破80萬戶。日本厚勞省指出:「受年金不足影響,許多高齡者家庭不得不申請生活保護,今後這種情況將持續增加。」

日本受生活保護的家庭成長率雖逐年下降,但戶數卻持續增加。(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受生活保護的家庭成長率雖逐年下降,但戶數卻持續增加。(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讀賣新聞》稱,日本政府為實現新目標「一億總活躍社會」,穩固民眾消費能力,決定於明年4月開始,發放給主要收入來源為年金等、年收入不滿15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41萬)的高齡單身者,1人3萬日圓(約合新台幣8075元)的臨時補助金;並從明年10月開始,將未滿65歲,但有領取殘障基礎年金、遺族基礎年金等的民眾納入補助範圍,總計約有1250萬人受惠,佔領取年金者的約3分之1,受生活保護者則不列入保障對象。

日本有將近9成的高齡者家庭所得低於平均。(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有將近9成的高齡者家庭所得低於平均。(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提高兒童扶養津貼 改善單親家庭窘境

日本政府預計於2016年度開始,提高針對單親家親所設的「兒童扶養津貼」的補助金額,將育有2名小孩的補助金額,由原本的1個月最高47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2639元),調升至52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3983元);育有3名小孩的補助金額,則由原本的50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3445元),提高至53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4252元),之後每多1人多加6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613元)。 

有將近6成的單親媽媽為非正規雇用(指固定期限、兼職、派遣等勞動者),且薪水普遍不高。(翻攝厚生勞動省)
有將近6成的單親媽媽為非正規雇用(指固定期限、兼職、派遣等勞動者),且薪水普遍不高。(翻攝厚生勞動省)

《每日新聞》稱,據統計資料指出,日本2012年單親家庭的貧窮率為54.6%,其中育兒家庭的貧窮率與全體相比,遠超過15.1%,且截至今年3月,領取兒童扶養津貼的單親父母約有105萬人,其中育有2名小孩以上的就有42萬人,可見育兒問題已造成單親家庭嚴重的負擔。

日本單親家庭貧窮問題嚴峻,但實際上受惠於生活保護政策的家庭卻很少。(翻攝厚生勞動省)
日本單親家庭貧窮問題嚴峻,但實際上受惠於生活保護政策的家庭卻很少。(翻攝厚生勞動省)

《每日新聞》稱,日本長野縣政府於今年8月,針對「長野縣單親家庭現況」進行調查,並於11月26日公布結果。針對「現在最煩惱的事」,回答「孩童的將來(升學等)」的單親父母佔了3成;針對「育兒過程中感到最辛苦的事」,有45.8%的單親媽媽回答「將來升學的學費」、30.0%的單親爸爸回答「確保生活的一切」。

長野縣的調查指出,孩童的教育費、將來為單親家庭最煩惱的事情。(翻攝翻攝長野縣政府官網)
長野縣的調查指出,孩童的教育費、將來為單親家庭最煩惱的事情。(翻攝翻攝長野縣政府官網)

此外,長野縣政府也以單親家庭、住在兒童養護設施,及寄居養父母家的孩童(小學4年級至18歲)為對象進行調查。針對「滿足將來志向所需的東西」,回答「學習能力、讀書」的孩童超過7成,回答「金錢」的孩童則佔了約6成。長野縣兒童家庭科職員指出,貧窮家庭的孩童對金錢問題感受十分深切,故將其(金錢)視為重要的現實問題。

針對「育兒過程中感到最辛苦的事」,許多單親父母認為是孩童的學費及生活費。(翻攝長野縣政府官網)
針對「育兒過程中感到最辛苦的事」,許多單親父母認為是孩童的學費及生活費。(翻攝長野縣政府官網)

設立兒童支援基金 盼各大企業踴躍捐款

因應貧兒問題,日本政府於今年4月發起「兒童未來支援國民運動」,並於10月設立民間基金「兒童未來支援基金」,截至12月6日,僅募得31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84萬),遠不及政策所需的上億日圓,且《東京新聞》指出,捐款件數中,法人組織僅佔2件,其他144皆為民眾捐款。一億總活躍擔當大臣加藤勝信於8日的記者會中強調,以現在的募款情形來看,要想在2016年度實行貧兒對策,十分困難,希望這個政策能被更多人看到。」

日本貧兒問題嚴峻,國內各地政府紛紛計畫推出對策,唯一沒有計畫推出對策的僅有東京都。(翻攝兒童貧窮對策中心)
日本貧兒問題嚴峻,國內各地政府紛紛計畫推出對策,唯一沒有計畫推出對策的僅有東京都。(翻攝兒童貧窮對策中心)

負責管理基金的日本財團表示:「我們必須對企業及股東們做詳盡的說明,不可能一下子就募集到大筆的基金,(許多企業)可能還在觀望情況。」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簡稱經團聯)則認為:「許多企業早於年度初,就決定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相關預算,若到了下個年度,(捐款比率)搞不好會上升。」 

【当事者の学生らが呼びかける給付金へご協力を!】 当事者の学生らが呼びかける「入学・新生活応援給付金」制度へ向けた街頭募金は先週末も岡山・京都・宮城で行われました!そして、12月15日までの1か月間で1,540人の方にご協力いただき、8...

子どもの貧困対策センターあすのば貼上了 2015年12月15日

名古屋大學教授中嶋哲彦說道:「貧窮對策的責任在於政府,(政府)應該先站出來才對,現在捐款額不足,我很擔心(政府)會將募金的責任轉嫁到國民身上。」13個處理貧窮對策的民間團體,於9日呈交請願書給一億總活躍擔當大臣加藤勝信,請求政府支援該基金,並提高育兒津貼。「兒童貧窮對策中心USNOVA」的代表理事小河光治表示:「現在最重要的是改變社會的風氣,讓大家覺得『國家都在努力,所以我們(民眾)也要努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