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日本》當育兒與低收入成為無形的牆 在經濟逆境中掙扎的日本女性

2015-11-17 08:34

? 人氣

《東洋經濟週刊》今年4月曾以日本的女性貧困為題,專門報導日本女性所遭遇的經濟困境。

《東洋經濟週刊》今年4月曾以日本的女性貧困為題,專門報導日本女性所遭遇的經濟困境。

(編按)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日本往往代表著富裕、整潔、秩序與進步,但《朝日新聞》最近做了一系列貧困兒童的報導,揭露了日本貧困階層的困境與無奈。風傳媒因此順勢規劃了「貧窮日本」系列專題,除了編譯日媒對於貧窮問題的相關報導,也希望能藉著對於日本現況的觀察及探討,作為我們反思自身處境的一個起點。

在家庭觀念濃厚的日本,許多日本女性選擇在婚後退出職場,將維持家計的重責大任託給丈夫,專心照顧家庭及小孩。但近年隨女性意識抬升、離婚率增高,加上經濟不景氣,許多家庭主婦、單親媽媽重返職場,但礙於育兒問題,這類女性通常無法從事工時較長的工作,但短時間兼職的薪水往往不高,根本無法負擔沉重的育兒費用,讓這類女性及其家庭在經濟困境中掙扎。

近年日本單身女性、單親媽媽的貧窮率高達30%以上。(翻攝日本貧窮統計首頁)
近年日本單身女性、單親媽媽的貧窮率高達30%以上。(翻攝日本貧窮統計首頁)

此外,日本單身女性近年也開始面臨貧窮問題,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部長阿部彩,曾於2011年的報告中指出:「單身女性中,每3人就有1人面臨貧窮問題。」其中單親媽媽每3人就有2人,高齡女性每2人就有1人。有些單身女性遭同居人施暴,導致精神狀況出問題,不但無心工作,還要花費大量的醫療費治療;有些單身女性還是學生,因雙親離婚、臥病在床等原因,不得不出外工作,一方面要賺取學費,另一方面又要維持家計,可說是蠟燭兩頭燒。

日本年輕女性的貧窮率近年有上升趨勢。(翻攝日本貧窮統計首頁)
日本年輕女性的貧窮率近年有上升趨勢。(翻攝日本貧窮統計首頁)

與日俱增的單親媽媽

NHK報導,住在廣島市、育有2個兒子的單親媽媽A君(28歲),目前在保育所工作,月薪約為1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6614元),加上政府對單親家庭的補助,每個月靠著14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7260元)勉強度活。A君說道:「為了填飽肚子,我們能省則省,有時候3個人分吃1顆蛋,或刻意在烏龍麵裡加很多湯,用湯填滿肚子。我是單親媽媽,所以不論在精神上、經濟上,我都必須孤軍奮戰,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哪天我倒下了,這2個孩子說不定會餓死。」

母子世代(指單親媽媽、未婚生子的單身女性)的貧窮率極高。(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母子世代(指單親媽媽、未婚生子的單身女性)的貧窮率極高。(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J-CAST新聞》報導,一名從事風俗業的單親媽媽S君(30多歲)表示,她20多歲時就曾在風俗業工作,而後雖轉職,但因身體狀況不佳而離職,不得已才又回到風俗業。S君說:「我曾想過申請生活保護,而多次前往政府機關,但職員告訴我,判定我的情況是否符合申請標準,需要一段時間,但我沒有工作,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等待。」

平成25年(西元2013年)的調查指出,有80%以上的單親媽媽感覺生活困苦。(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平成25年(西元2013年)的調查指出,有80%以上的單親媽媽感覺生活困苦。(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同樣從事風俗業的單親媽媽H君(21歲)育有1歲多的女兒,她表示,有許多托兒所不願意收留年紀過小的孩童,她也沒有經濟能力能負擔托兒所的費用,故選擇進入風俗業。H君說:「風俗店有跟托兒所合作,我只要在上班前將女兒送去托兒所,然後努力工作,便可以負擔托兒所的費用。

超過6成的單親家庭選擇將小孩送到托兒所。(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超過6成的單親家庭選擇將小孩送到托兒所。(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兼職薪水微薄 加劇貧窮問題

NHK報導,一名從青森縣來東京工作的O君(25歲)一次兼3分差,她早上在家庭餐館打工,下午在披薩店,晚上則在居酒屋工作,直到半夜才回家。O君感嘆:「我每天都覺得自己做了很多工作,但每個月的薪水卻只有1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6614元)上下。」針對未來的打算,她說:「我現在要養活自己都很難了,根本無法想像將來結婚生子後會是什麼情況。」

不論正職或兼職,日本女性的就業率都比日本男性低。(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不論正職或兼職,日本女性的就業率都比日本男性低。(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在便利商店打工的M君(19歲)則表示,為了賺錢,她從清晨5點半就開始工作,直到半夜才回家,但每個月的薪水仍只有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3307元)。M君說:「母親長期臥病在床,只能靠著我每個月給她的1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661元)過活。為了逃離這種生活,我決定要就讀培育保育士的夜校,但除了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3307元)的入學費外,每個月還要繳交8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1291元)的學費,雖然有申請獎學金,但我仍對未來感到不安。」

將近6成的單親家庭年收入未滿3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79萬)。(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將近6成的單親家庭年收入未滿3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79萬)。(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從去年夏天開始長住網咖的K君(32歲),原本從事保育相關工作,但薪水微薄,加上工作繁重,身體不堪負荷,進而離職。K君離職後,靠著存款勉強度日,直到存款快見底才選擇住進網咖,節省房租。K君說:「原本是想藉此減少與下個職場的通勤距離,但許多公司聽到我沒有固定的住處,就不肯雇用我了。」

家暴問題嚴峻 女性相繼出走

東京一所自立生活支援中心的理事長大西連指出,每年前來諮詢的3000多人中,約有20%為女性,且年齡層遍布20歲至70歲。並說:「以前有許多諮詢者露宿街頭,但最近大概有4成都轉移至網咖了。許多來諮詢的女性患有精神疾病,也有人是為了躲避家暴才離家的,這類諮詢者因害怕政府機關與其家人接觸,故通常都不願意接受生活保護。年輕族群則是認為自己還年輕,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水準,已達到需要申請生活保護的情況。」

單親家庭貧窮率居高不下。(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單親家庭貧窮率居高不下。(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單親世代貧窮率居高不下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的阿部彩表示:「日本貧窮問題的癥結並非失業,而是低收入戶過多,與歐洲等國家中,因無業而導致貧窮的族群相比,日本的低收入戶比率極高,其中又以母子世代(指單親媽媽、未婚生子的單身女性)、單身世代、高齡者世代等特定族群的貧窮率最為突出,且在OECD成員國中,日本的單親世代的貧窮率位居首位,生活保護的涵蓋率僅有1.6%,遠低於其他國家。」

日本單親世代的貧窮率高達50%以上。(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單親世代的貧窮率高達50%以上。(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此外,阿部彩還指出,許多貧窮民眾未受到生活保護,導致日本近年開始出現無家可歸、住在網咖的難民,及啃老族、自由業等情況,她說:「這些人的問題,並非單純的『沒有工作』或『沒有收入』,許多人有精神上的問題,例如,長期處在嚴峻的情況下(例如:家暴等),導致憂鬱症發作等。」

日本單親媽媽不論有無工作,患有疾病的比率都比其他族群高。(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日本單親媽媽不論有無工作,患有疾病的比率都比其他族群高。(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經濟不景氣 主婦被迫重返職場

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JILPT)研究員周燕飛的發表指出,日本全職主婦中,有8分之1面臨貧窮問題,並表示,許多日本全職主婦學歷不高、欠缺專業證照或技能,就職經驗不足,就算想出外工作貼補家計,也很難找到薪資豐厚的工作;加上育兒問題,主婦往往無法從事工時較長,或工時在清晨、深夜等特殊時段的工作。

許多日本全職主婦不堪負荷教育花費,被迫重返職場。(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許多日本全職主婦不堪負荷教育花費,被迫重返職場。(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負責支援生活貧困的年輕人的臨床心理師鈴木晶子說道:「現今有許多人仍認為,女性早晚要步入家庭,靠丈夫的薪水過活,但事實上,有許多適婚年齡的男性也正面臨非正規雇用(指固定期限、兼職、派遣等勞動者)的情況,慘況不亞於女性。」並指出:「政府應該從國、高中階段開始,就對為貧困煩惱的女性伸出援手,協助低收入戶擴大住宅,並補助其租借民營住宅時所花費的保證金、租金。」

許多日本全職主婦的貧窮率高於有工作的主婦。(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許多日本全職主婦的貧窮率高於有工作的主婦。(翻攝日本勞動政策研究‧研修機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