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群媒體」,散播暴力的背後:《這才是伊斯蘭國》選摘

2015-11-17 05:50

? 人氣

即使歐美各國致力於反恐戰爭,卻也有許多年輕人對恐怖主義產生憧憬,甚至加入其中(Matt Lemon,CC licensed)

即使歐美各國致力於反恐戰爭,卻也有許多年輕人對恐怖主義產生憧憬,甚至加入其中(Matt Lemon,CC licensed)

法國、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當伊斯蘭國在各地進行恐怖攻擊,媒體還把它只視為一個武裝團體時,我們必須知道,面對伊斯蘭國已經不是單純面對一個恐怖組織而已。

光是出口石油,伊斯蘭國一天就能進帳200萬美元,它占據的領土,已經比英國的面積更大。跟其他武裝團體相比,伊斯蘭國是個擁有傑出「商業頭腦」的暗黑經濟體,這個組織正企圖消滅「更多國家」。

伊斯蘭國並非在真空中誕生,而是有脈絡可循的,北歐反恐顧問,西方公認「最懂恐怖分子的經濟學家」洛蕾塔.拿波里奧尼(Loretta Napoleoni),很早就開始關注伊斯蘭國的發展,提出「伊斯蘭國可能是歷史上第一個成功建國的恐怖組織」的大膽假設。

她跳脫西方觀點,完成《這才是伊斯蘭國!》(The Islamist Phoenix)一書,在歐美引起廣大迴響。

首先帶您一看伊斯蘭國使用「社群媒體」,散播暴力背後的真正目的:

光輝歷史的力量、真主允諾賜予子民的應許之地,讓信眾們對故鄉產生了無比嚮往;以色列建國的過程,以及1978年何梅尼在古波斯帝國的故土上發起的伊朗伊斯蘭革命,這一點都是激勵民眾的關鍵因素。由暴動開啟的伊朗伊斯蘭革命,不僅將繁華的過去投射到現代,還承諾人民一個更璀璨的未來。

看看以色列和伊朗的例子便可發現,將充滿宗教色彩的歷史,穿越時空套用在現代體制上的主張,在現今的世界裡可說是屢見不鮮。革命、內戰、恐怖主義、戰爭征伐等各種暴行,全是為了重現過往榮景的手段,在實現目標之前,實在很難把這些手段歸類為純粹的暴力行為。1940年代的猶太復國主義武裝集團、何梅尼的伊朗革命衛隊,一開始也都被當成是暴民團體。換句話說,在歐美人的眼裡,只看到這些團體為了把歷史再次套用到現代,而採取的暴力手段,卻沒有看見暴力背後的真正目的。

地圖
地圖

暴力行為確實是重建過往榮光的一部分,它真的只是為了達成目標的手段而已。在雙方裝備不對等的戰爭裡(1978年的伊朗政府軍和1940年代在巴勒斯坦地區的英國軍隊,都是配備精良、武力強大的正規軍),恐怖攻擊只是為了威嚇敵軍,使之心生恐懼的戰略之一。

雖然歐美媒體大肆報導伊斯蘭國如何地殘酷暴虐,但細數近代史上比它更殘暴的武裝團體,其實不在少數,例如:在1990年代的科索沃,類似的暴行就橫行無阻,甚至當著家長的面前,斬落孩童的首級當成足球來踢。伊斯蘭國特別受到世人非議的原因是,他們懂得將暴力行為結合最新時事,利用傳播科技來宣傳。最近的例子是,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前夕,伊斯蘭國將數名敵人斬首後,用斬落的首級來舉行足球賽,並在社群網絡「推特」上轉播。

現今的科技,讓武裝團體得以用前所未有的高調手段來宣揚暴力。1990年代,科索沃的塞爾維亞人沒有太多管道讓世人看見他們的暴行,反觀美國戰地記者詹姆斯.佛利被伊斯蘭國斬首的影片,短短幾個小時內就在網路上大肆流傳。接受恐嚇訊息的觀眾不再只限於當地居民,而是擴及全世界的數十億人口。

沒有了嗜血好戰的社群媒體、新聞電臺和廣告商,我們對科索沃的暴行和犯罪幾乎渾然不覺。今天,伊斯蘭國利用社群媒體實況轉播施暴過程,主流媒體又透過臉書、YouTube等各種網站來追蹤報導。儘管社群媒體對發表的內容設有審查機制,但佛利遭斬首的影片卻輕易地過關上傳。

傳播科技不會改變或誇大武裝團體散播的暴力訊息,宣傳戰術是為了擴散敵人的恐懼,並洗腦潛在追隨者。我訪問過的一位遜尼派民眾表示:「當我看見這些人把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和警察的腦袋當成足球踢的時候,有什麼感想?我覺得正義總算得以伸張了!」這位在不久之前,被什葉派從巴格達自宅趕出家門的男性接著說:「什葉派民兵把我們踢出家門,警察就在門外大聲嘲笑。我們被迫拋棄所有的財產,我們的家具、我們的衣服、甚至小孩子的玩具都要留下來,只有兩隻手拿得動的物品才能帶走。」伊斯蘭國以慘無人道的手法虐殺一位什葉派民兵,看在這位民眾眼裡,就像報復了所有的什葉派一般出了一口惡氣。無論是透過電子螢幕觀看伊斯蘭國的暴行,或是當年在費盧傑市親眼看見暴民當街拖行黑水國際公司員工的焦屍,兩者發揮的效應是一樣的。

透過社群網路傳播,恐怖主義在世界各國造成恐慌(badjonni,CC licensed)
透過社群網路傳播,恐怖主義在世界各國造成恐慌(badjonni,CC licensed)

社群媒體不是伊斯蘭國用來散播恐懼、誇耀地盤的唯一工具,「善用數字」也助長了他們的氣焰。伊斯蘭國的年度經營報告《al Naba》(阿拉伯文的「新聞」之意)宣稱,該組織在2013年,「於伊拉克完成將近一萬次任務—包括1000次暗殺行動、引爆4000枚炸藥,並釋放數百名激進囚犯。」根據統計,2013年在伊拉克遇害的人數約7800人,證實了伊斯蘭國震驚世人的宣傳內容所言不假。同一份報告還記載,伊斯蘭國於2014年,讓數百名「叛教者」回心轉意信奉遜尼派信仰,印證了由強勢軍隊實施的暴力傳教成效非凡。在血淋淋的教派戰爭中,遭受慘無人道虐打的異教徒,往往為了尋求庇護而被迫加入勝利者的教派。

在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對伊斯蘭國宣揚的暴力感到無限憧憬,證實了它想傳達的訊息已成功地散播至全世界:生活裡無所不在的虛擬世界,能夠引發前所未見、毫無理智又慘絕人寰的暴力行為。有一群來自澳洲的穆斯林,試圖犯下隨機綁架及無差別殺人,並把斬首的過程上傳至網路,雖然他們的惡行最後失敗了,卻也讓我們發現,伊斯蘭國的宣傳隱約開始變質,年輕人身處虛擬世界裡,久而久之便把任何事,包括現實生活中的戰爭,全都當作電動遊戲。由暴虐無常的武裝團體發起的宣傳戰術,竟然產生出乎意料的效果,對歐美各國而言,儼然是另一種空前的威脅。就像2000年代初期的無預警自殺炸彈客,今天這些獨自行動的伊斯蘭斬首暴徒也同樣地難以追查,他們不屬於任何組織,或只是剛加入的新血,只要點擊幾次滑鼠,就能讓他們變身為激進分子。

不同於塔利班或基地組織,伊斯蘭國有辦法威嚇全世界的觀眾,另一方面,它卻是中東地區居民的保護者,為了守護當地民眾,不惜採取殘酷無情的報復手段或懲罰。伊斯蘭國有著令人驚訝的完整行政體系,包括伊斯蘭法庭和巡迴警力,並在大街或廣場上公開執行審判結果。「在敘利亞北部城鎮曼比杰(Manbij),伊斯蘭國的官員砍斷了四名搶匪的手⋯⋯對侮辱鄰居的人處以鞭刑,沒收並銷毀假藥,叛教者或謀殺犯一旦被判刑後就立刻處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對於歐美國家而言,這些暴行都不是現代國家尋求全民認可而獲得政權合法性的方式,充其量不過是一支野蠻的軍隊炫耀殘暴的統治手法。

然而,生活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遜尼派民眾,忍受了數十年的混亂、戰爭、破壞、腐敗無能的公務員、警察和政客們之後,對於歐美國家的批評只感到嗤之以鼻。「你們只看見處決犯人的部分。」伊斯蘭國的成員大聲反駁:「哪一場戰爭沒有處決過犯人、叛徒和間諜?我們設置了糧食發配站,開辦學校和醫院,重新啟動供水站和發電廠,並出資購買食物和燃料。連聯合國都沒辦法運送人道救援物資的時候,我們甚至為兒童施打小兒麻痺疫苗。處決犯人只不過是比較引人注目的行為罷了。我們懲罰小偷,但你們卻用漠不關心的態度來懲罰許多兒童。」

想要了解伊斯蘭國的政治訴求如何獲得當地遜尼派民眾的認同,以及哈里發國家將帶給世界何種威脅,就必須回溯歷史,在前現代部族社會的背景下,探討建立國家的意涵。

洛蕾塔.拿波里奧尼和她的著作《這才是伊蘭國》中英文版本。
洛蕾塔.拿波里奧尼和她的著作《這才是伊蘭國》中英文版本。

*作者為北歐各國政府的反恐顧問,西方各界公認「最懂恐怖分子的經濟學家」,任教於劍橋大學商學院。本文選自作者著作《這才是伊斯蘭國》(究竟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