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明年耶誕節,我兒子可以不必戴口罩上學嗎?

2015-12-22 06:50

? 人氣

何時才能讓小朋友上學不必戴口罩?(圖/陳泰安提供)

何時才能讓小朋友上學不必戴口罩?(圖/陳泰安提供)

「我希望明年耶誕節送給兒子的禮物,是他不用再戴口罩上學了。」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陳泰安,上周五在立委劉建國舉辦的細懸浮微粒PM2.5研討會中,放了一張他十歲兒子牽著腳踏車,戴著口罩,仰望灰濛天空的照片,而這張照片傳達了一位父親深深的焦慮。每年入冬,中南部的天空總是因霾害而迷濛,陳泰安的心願,也是很多父母的,他們想問:明年耶誕節小孩可以不用戴口罩上學嗎?

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在研討會中提到,21世紀台灣的新國病是肺癌,空汙則是肺癌的主要原因,這正足以說明父母焦慮的原因。

台灣的空氣品質秋冬遠比春夏嚴重,一方面是中國汙染隨東北季風長程傳輸而來,另一方面在特殊氣象條件時,本土的汙染可能還更嚴重。詹長權提到一個例子,11月17日凌晨雲林處於無風狀態,台西測站的PM2.5達到145微克,遠比12月17日這波主要由中國汙染造成的霧霾,測到的濃度還要高。

依環保署監測,一年中PM2.5達到紫爆日(大於71微克)約18到20天,多數都發生在秋冬,這段期間如何減緩空汙,多位專家提出的建言值得明年新政府思考。

一、讓燃煤電廠走入歷史,改用天然氣取代

「改善空汙只有一條路,讓所有燃煤電廠走進歷史」,詹長權以高雄大林火力發電廠為例,在2012年9月更新不營運期間,林園測站的PM2.5減少16微克。他說,所有火力電廠都應改成燃氣,不應再抵抗這個國際趨勢。

以目前的發電結構來看,燃煤發電約佔四成,全部改成燃氣可不可行?台電公司以「目前燃氣的儲存量及接收站不足,而且安全儲存只有7天, 燃煤則有30天」來回應廢煤的困難。但減少燃煤不但可以降低空汙,還有助於減少排碳,有利於台灣在巴黎峰會之後加速達到自己訂定的減碳目標。廢煤應該有可以努力的地方,未來應該在資訊公開下從各個面向討論其困難,並找出可能的突破點。

二、應該用毒性物質的高度來管制PM2.5

看守台灣協會理事長劉志堅提到,PM2.5是所有汙染物中對人體健康危害最大的,但政府對PM2.5的管制方式卻與其他汙染物相同。其中他提到,環評時容許不同汙染物抵換就是錯的,例如PM10與PM2.5毒性不同,就不能相互抵換。

他也提到許多管制措施已不合時宜,例如目前環保署的「空氣汙染防制區」還沒有納入PM2.5(因為管制還未滿三年),以致於目前的空氣品質防制區,只有高屏達到三級,但事實上如果加入PM2.5,可能整個西半部地區的空氣品質都有機會達到三級,就可依空氣汙染防制法公告總量管制。否則在沒有總量管制的情況下,即使區內每一家工廠都符合標準,加起來的空汙還是不時達到紫報。

三、給主要排放工業更多減量責任

當天列席的中油、中鋼、台塑、台電都強調已經很努力在改善,也都符合排放標準,但所謂標準都是討價還價的結果,政府給這些排放大戶的壓力不夠,而且就如陳泰安說的,只是從管末排放去減量效果已愈來愈不好,源頭減量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民眾對空氣品質的要求愈來愈高,這些主要排放大戶必須有所警覺,如果不主動做好改善,未來要承受的壓力就會愈來愈大。

四、重新檢討空汙緊急防制辦法

草山生態文史聯盟理事長文海珍提到,環保署日前修正並預公告「空氣品質嚴重惡化緊急防制辦法」,將空污狀況分為「預警」、「初級」、「中級」、「緊急」,以PM2.5為例,這四級的啟動值是54、150、250、350 (微克/每立方公尺)。

但問題是,目前PM2.5只要超過71微克就屬最嚴重的紫報,但緊急防制辦法卻要等到150微克,才有強制且明確的管制措施,她問:「這樣空污要如何改善?」環保署應重新檢討這個標準是否過嚴,而且必須要有一個科學依據。

另外,當達到標準時,中央及地方應有明確、且有意義的空汙減量緊急作為。這幾次嚴重空汙時,雖然有請台中火力發電廠降載機組,但效果有限,究竟應降載多少才能將空污減到一個可接受的目標,同樣的也必須有精確的模擬,而不是意思意思做做樣子,以為這樣就可以交代過去。

詹長權說,台灣不要再陷入20世紀環保與經濟衝突的對抗,而是要追求好的環境,因為有好的環境才會有好的經濟,而所有的經濟就是為了人民健康。如何讓小孩不必再戴口罩上學,明年不論誰執政,都應該為父母實現這個願望。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