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犯罪外籍勞工:單親爸誤上「血汗漁船」殺雇主判刑17年 最擔心10歲幼子怎麼辦

2018-12-24 08:30

? 人氣

當外籍勞工成為犯罪者,該怎麼辦?2013年7月15日,一群每天工時10–20小時起跳、曾遭持木棍打到滿嘴鮮血、也領不到薪水的印尼籍漁工,在一次遭船長打罵時憤而持浮球反擊、砸得遍地是血,再合力將奄奄一息的船長、剛睡醒的輪機長拋落海,遭判14–28年不等的刑期──這是發生於宜蘭蘇澳鎮漁船「特宏興368號」的海上喋血案件,犯案漁工們目前仍在台灣服刑,他們一方面懊悔犯行,說好想念家人,而台灣監獄的環境,也讓他們萬般無助。

「台灣很多制度都還不承認現在有這麼多移工在台灣,把他們當成來工作3年就離開的人……」服務於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長期關心特宏興案漁工的莊舒晴如此感嘆。案發時主流媒體譴責這群漁工可惡、花錢請來工作卻把船長殺了,莊舒晴看到的則是漁工睡不飽、領不到薪水、時常被虐打而求助無門的日常,以及入獄後最無助的:該如何聯絡家人,至少告訴他們自己怎麼了?

宜蘭縣蘇澳鎮近海漁業、漁工(謝孟穎攝)
案發時主流媒體譴責這群漁工可惡、花錢請來工作卻把船長殺了,莊舒晴看到的則是漁工睡不飽、領不到薪水、時常被虐打而求助無門的日常(資料照,謝孟穎攝)

犯案漁工之中,Visa盼望台灣漁船較高薪水可以分擔家計、讓爸爸早日退休,Mashuri因為要還清結婚所欠債務而來台灣工作,Konedi則是一名單親爸爸,為了孩子來台灣──他們從未料想過台灣漁船是這般環境,更沒想過自己會一時衝動殺了人,而當台灣司法系統也未注意到「外勞也可能犯罪」,一個制度上的歧視就此產生。

系統上的歧視:台灣很多制度都還不承認現在有這麼多移工,把他當成來工作3年就離開的人…

談起TIWA目前接觸的移工受刑人,莊舒晴說從2000–2017年約有20多起,會去探望的大多是印尼籍重刑犯,他們寫信到TIWA,希望有人能去探視,這時志工們就會與移工通信,也順便帶點生活用品給他們。

移工落入監獄的原因不少,莊舒晴遇過情節較輕的是一名移工的手機號碼被詐騙集團盜用,重一點的就是一名被控「棄屍」的看護工,她在台灣懷孕,無法請假又因背負鉅額仲介費債務而不想回國、想留在台灣工作,唯一的作法就是偷偷產下孩子但又出了意外,最後只能把孩子放在垃圾桶裡。宜蘭監獄管理員則說,他曾遇過幾個移工被雇主要求搬東西,未料雇主是在921大地震後趁火打劫,幾個幫忙扛東西的移工就這樣成了竊盜從犯。

莊舒晴最常遇到的還是漁工。台灣幾乎每年都會發生漁船喋血案件,漁工紛紛證言領不到薪水、被打被罵、每天無法睡覺因此走上絕路,而莊舒晴接觸的特宏興368號案也有此特色:「大部份媒體講這案件會比較直接講說『我請你們來,你們居然把船長給殺了』,但新聞報導都沒有處理到說在船上勞動條件,包括他們被打、薪水沒領到的問題,我們要去處理到這些東西……」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