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工丈夫受虐痛殺雇主,她千里尋夫卻慘淪奴工…這對印尼夫妻的遭遇,道出來台工作多驚險

2018-10-24 15:51

? 人氣

真實生活往往比電視劇更精彩,也更狗血。寧寧是這部「千里尋夫記」裡的女主角,故事背景發生在2013年8月的南太平洋海域。一艘名為「和順才237 號」的遠洋漁船上,六名境外漁工因不堪強力勞動,又遭受虐待,殺死了船長;為了掩蓋罪證,將輪機長也拋入大海,最後被海巡署押解回台。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起轟動一時的海上喋血案,六名漁工分別被判14到28年有期徒刑。寧寧是其中一名漁工亞諾的妻子,來自印尼西爪哇省(Jawa Barat),十七歲就結了婚,婚後丈夫搬來和她家人一起住。一家人主要靠種田維持生計,亞諾不定期四處打一些零工貼補家用,兩人育有兩個女兒。

在大女兒即將上國中、小女兒一歲之時,家裡的開銷明顯增加,亞諾聽人說去台灣做漁工,一個月可以賺兩百多美金,而且不需要仲介費。如此誘人的條件,讓毫無捕魚經驗的亞諾決定,去海上為兩個女兒博一個更好的未來。

丈夫離開後就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哪知道這消息一來,就是丈夫因為殺人罪被關進異鄉的監獄,其他具體情況一無所知,晴天霹靂。

寧寧在雅加達做看護工,但薪水很低,只夠孩子們吃用,不足以供養她們上學。或是一時衝動,抑或是幾經盤算,寧寧不顧家裡反對,賣掉房子、土地,籌到仲介費,把孩子交托給娘家人照顧,毅然決然來到台灣工作。為了支撐起這個家,也為了再見丈夫一面。

TIWA之所以特別關注「和順才」這個案子,一方面是因為境外漁工聘僱制度原本就是一塊荒蠻之地——境外漁工都在遠洋漁船上,平常根本無法接觸到,而海上喋血案的發生,總有其結構性因素的存在。

境外漁工是在國外被聘僱,非由勞動部引入的移工,他們在行政上歸漁業署管理,完全不受《勞基法》保護,是移工中最弱勢的一群人。工資被苛扣是家常便飯,有時會遭受打罵、虐待,在睡眠不足、三餐不定的情況下,還要面對高強度的勞動。

TIWA剛開始想要救援,雖然這六個人的確犯了殺人罪,但希望法律可以看到體制結構對他們的壓迫。後來沒這麼做,是因為台灣船長被殺,導致國族主義膨脹,在那時並非一個溝通的好時機。

Susan提起第一次去看守所探視這六人時的情景,仍不免感慨。想要探望他們,是因為他們跟律師反映,與家裡聯繫不上,身上又沒有半毛錢。看守所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一應俱全,買個衛生紙、洗髮精都需要自己付錢。這些漁工的處境相當艱難,他們在船上的時候都還沒領過薪水,好幾個人都說,「到了監獄,都還沒看過台幣長什麼樣子。」

為了幫六名漁工聯絡上家人,TIWA決定當信差,在2016年2月前往印尼,和兩位印尼藝術家的工作團隊一起,挨家挨戶幫六名漁工尋找家人,將口訊帶過去,再將家人的訊息、信件、照片帶回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寶瓶文化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