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來台灣!」每天只睡一小時,目睹同伴遭船長凌遲致死…印尼漁工淚訴來台血汗歷程

2018-05-08 12:03

? 人氣

屏東地檢署在2018年時,重啟調查2015年8月高雄籍漁船「福賜群號」印尼漁工Supriyanto死亡案,特地來台作證的印尼漁工Sukhirin談到當時在船上艱苦、「被船長打」的生活時落淚。

2015年8月25日,印尼漁工Supriyanto的屍體被送到屏東東港漁港,屏東地檢署同年9月9日進行驗屍並偵辦,2個月後以「敗血症死亡」、沒有他殺嫌疑行政簽結,監察委員王美玉2016年重新調查這個案件。

監察院在2016年10月5日發布的新聞稿中指出,死者在死亡前有控訴自己遭到虐待及毆打,案情有諸多疑點,同船還有一名印尼漁工落海失蹤,要求檢方重啟調查。監察院也糾正漁業署漠視境外漁工的查核及管理,提到漁工薪水被東扣西扣所剩無幾。

屏東地檢署在2016年12月接到監察院的報告後重啟調查,今天傳喚與死者同船且一起工作的印尼漁工Sukhirin來台作證。Sukhirin在案件發生後,與福賜群號上的其他7名漁工一起被遣返印尼,今天為了「情義相挺」帶著緊張與害怕的心情,特地來台為死者作證,希望以後不要再有漁工發生類似的情形。

Sukhirin與死者同時間上船,都是境外聘用漁工,是上船後才認識,兩人都是第一次當台灣漁工,在船上工作3個多月就發生Supriyanto死亡案。Sukhirin是在出庭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

Sukhirin受訪時直指,死者是遭「船長虐待死亡的」。他說,死者死亡前身上有刀傷、魚鉤及電擊棒的傷,是船長、輪機長和2名漁工打的。

當記者問到船上生活狀態時,Sukhirin憶起死者常被虐待的情形哽咽落淚,甚至難過到蹲了下來,連協助翻譯的人員也紅了眼。Sukhirin說,死者幾乎每天都會被打,船長不太喜歡死者。他研判原因「也許」是死者在工作時會常打瞌睡,至於打瞌睡的原因,因為工作時每天只能睡1、2個小時。

Sukhirin說,船長偶而也會「打」或「罰」其他漁工,但不像對死者那麼頻繁;而其他漁工不敢救,如果出手相救,死者會被打得更嚴重。

Sukhirin被遣返後,就留在印尼國內打零工,他說,現在一天薪水約台幣100多元,當時,他上福賜群號簽約的薪資每個月約270美金,被遣返印尼時,到底最後拿了多少,他並沒有清楚的計算。他表示,現在雖然賺得少,但不會再到台灣當漁工。

屏東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林俊傑表示,檢察官是就監察院糾正的部分再進行詳細調查,案件還在調查中,偵查不公開。

陪同Sukhirin出庭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莊舒晴表示,Sukhirin告訴他們,死者傷重時,曾有別船靠近,當時他和其他漁工曾要求船長讓死者先搭乘別船上岸治療,但船長拒絕。

莊舒晴說,Supriyanto的屍體被送到岸上,大家才知道有外籍漁工死亡,但還有更多人掉到海裡或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政府把遠洋和近海漁船的漁工分為境外和境內聘雇,但境外聘雇不受到勞動基準法的保障。

莊舒晴表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立場是希望政府廢止境外聘雇漁工,讓近遠洋漁船上的漁工都能受到勞基法保障。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