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撒錢的一帶一路 為何各國防備心反而水漲船高?

2018-09-04 11:23

? 人氣

川普直言一帶一路讓他感到「被冒犯」,加上近來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政治、軍事的綿密布局,可以預料美國勢必將推出更多投資方案、與一帶一路分庭抗禮。(資料照,廖綉玉攝)

川普直言一帶一路讓他感到「被冒犯」,加上近來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政治、軍事的綿密布局,可以預料美國勢必將推出更多投資方案、與一帶一路分庭抗禮。(資料照,廖綉玉攝)

「一帶一路」倡議屆滿五年之際,中國又有新動作。提出這項計畫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昨(3)日在中非論壇正式宣布,中國將提供非洲各項專案貸款、投資與援助計畫,總金額達到600億美元;習近平並指出,對於與中國有邦交的「最不發達、小島及發展中國家」,中國也將免除今年底前到期仍積欠的債務。

這次論壇一口氣邀集53國、聲勢浩大,除了與中華民國仍有邦交的史瓦蒂尼,全非洲幾乎都到了,包括甘比亞,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布吉納法索等三個我國昔日友邦,也一同亮相北京,頗有非洲團結一致的意味。

這似乎代表,當貿易戰陰影還未散去,各國官方、民間又因為一帶一路的副作用,陸續浮現反對聲浪,中國仍不願擱置整個戰略構想,而是重新回到低調應對的態度,力圖以時間換取空間。

上路五年 一帶一路成效不如預期

將近兩千個日子以來,一帶一路為中國帶來多少效益?對這個問題,外界看法落差懸殊。首先必須認清,一帶一路施行至目前,各國對中國的防備,反而有水漲船高之勢!

當美國總統川普試圖打破所有國際貿易、政治規則,因而開罪無數國家,中國固然趁機疾呼,試圖充當自由貿易和開放的領頭羊,但從現實反應看來,一帶一路周邊國家對於中國,態度仍是若即若離,尚不打算全面靠攏。

名為跨國建設、實則為中資企業帶來大筆訂單,是各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無法放下戒心的主因。「建設開支相當不透明,而且工程發包對象有欠公平,」歐盟駐北京大使史威固(Dietmar Schweisgut)日前對奧地利媒體標準報強調。史威固統計,一帶一路的相關建設,竟有高達90%訂單被較有出海實力的中資國有企業取得,「只顧自身利益的態度,很難不招致批評」。

參與國家 陸續債台高築

另一項威力驚人的傷害是國債。一帶一路啟動迄今,各國都著手籌劃「聽來很美妙」的建設項目,但超支是這些建設的共通現象,幾年下來,參與國家債台高築;加上美國聯準會升息,這些國家多屬於新興市場國、貨幣對美元匯率跌跌不休,這才發現自己的處境,竟然就像迫不及待跳進鍋子裡的青蛙,四周水溫越來越高,讓參與國終於難以承受,開始陸續「跳船」。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在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公開宣布因為債務負擔沈重,決定退出中、馬合作的東海岸鐵路及天然氣管道等三項建設,就是顯例。「我們不想看到新殖民主義」,九十高齡的馬哈地,這番強悍無比的聲明,就像鋼板一樣堅硬、冰冷,馬來西亞的轉向,對中國衝擊肯定不小。

除了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和衣索比亞,也先後遭遇債務飆升的困境。斯里蘭卡在前政府任期內,向中國貸款80億美元、建設了漢班托塔港,整個園區還包括物流中心、板球場及國際機場,但由於利用率低落、斯里蘭卡無力償債,去(2017)年底,斯國政府終於決定作價11億美元,將漢班托塔港租借給中資企業-招商局港口控股,為期長達99年,引發巨大的主權爭議。

斯里蘭卡近日就因為政府為了一帶一路計畫,強徵土地引爆僧侶和居民抗議。(美聯社)
斯里蘭卡為一帶一路計畫,先是強徵土地引爆抗議,後來被迫租借港口給中國,引來出賣主權之譏,讓鄰國高度緊張。(美聯社)

眼見鄰國窘境,緬甸也大幅縮編一帶一路的建設。原來中、緬協議,由中國中信集團在緬甸海岸建設地位重要的皎漂港,計畫將花費高達73億美元;8月初,緬甸表示將重新評估該項建設,準備把金額縮減至13億美元,原來可停泊大型油輪的10個泊位,將縮減為2個。

衣索比亞和巴基斯坦處境也相去不遠。衣索比亞缺乏天然資源,卻成為中國在非洲放款金額最高的國家,這使得大批中資進駐後,還款能力成了問題;連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趙磊先前都在黨營媒體上撰文,指出衣國由中資建成的兩項鐵道建設「獲利能力低下,對於額外成本也考慮不周」,恐怕會陷入無以為繼的窘境。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斥資20億美元的全國第一條高架捷運-橘線,由中國國企建成,但如今國債讓新政府難以負擔,終於向IMF(國際貨幣基金)開口求援。

針對中國導致一帶一路鄰國的財務困境,中國則一再澄清是不實報導,或是「占該國總債務比率僅一成」,習近平也在中非論壇上重申,中國對非洲的投資是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

美國出手圍堵 日本立場反而軟化

當一帶一路「名不符實」的指控越來越強烈,美國行動了。8月初,美國總統川普被披露在一場晚宴上,大肆批評一帶一路讓他「深感被冒犯」,這可不是興之所至的狂言,因為美國國務卿龐培奧宣布,美方將展開一項建設計畫,斥資1.13億美元,資助印度、太平洋各國發展能源、基礎建設與數位連結三大領域建設,顯然用意是要與一帶一路抗衡。

眼前看來,龐培奧提出的金額,實在與中國提出的1兆美元相去太遠、根本微不足道;但美國政府帶頭、後續由日本、澳洲和印度跟進,能夠吸引的各國官方、民間資金,勢必遠超此數,基於川普接二連三針對中國的關稅及各種政治舉措,可以預見美國在貿易戰之外,很可能將透過投資、掀起另一場圍堵中國的角力。

其實,一帶一路並非全無成效,哈薩克外交部次長瓦西連科(Roman Vassilenko)就對歐洲媒體指出,2017年經中、哈邊境霍爾果斯自貿區輸往歐洲的貨櫃,由前一年的10.5萬個暴增為20萬個,今年預計再翻倍至40萬個,2021年可望增至200萬個。顯示鐵路運輸的需求確實存在。

股票在台上市的物流業者台驊國際控股,中歐班列相關業務去年也大幅成長,裝載量大增69.6%、毛利成長近9成,今年有機會再繳出顯著擴張。

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因為歐洲與俄羅斯鐵軌寬度不同,中歐班列必須各在中、哈邊境,及白俄羅斯與波蘭邊境「換車」一次,即使自鄭州出發、以時速120公里疾馳,行駛至歐洲仍須14天;瓦西連科透露,目前有歐洲運輸業者開始遊說各國,希望整合兩種寬度的鐵軌,若此事進展順利,中歐班列的運輸能量可望大幅提高。

在中歐武漢班列起點、武漢鐵路集裝箱中心站內,一輛集裝箱起重機在往中歐班列上搬運貨物(新華社)
中歐班列突破一萬列,顯示市場確有需求,若能落實軌道寬度整合,運輸速度與成本可望更加吸引顧客。(圖片來源:新華社)

另一個鴨子划水的機構,則是亞投行。由中國領銜成立的亞投行,目前成員國86個,在12個國家展開24個建設項目,對外融資金額達40億美元,亞投行行長金立群的名言:「亞投行辦事是以最高標準,決不是以西方標準」,充分展現了亞投行不受西方主導的態度。

而且除了美國至今不參與,唯一沒有任何代表出席亞投行會議的日本,近來態度也明顯轉變:中日雙方剛剛敲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可望於10月底訪問中國,由此可見,表面上一路挨打的中國,在地緣政治的這盤棋局,還未走到窮途末路,只要偃旗息鼓、重新盤整,大有鹹魚翻生的空間。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岐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