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仍不見盡頭的七年之旱!澳洲農牧業如何面對氣候變遷:牧場被迫減少牲口,轉向多元經營

澳洲東北部昆士蘭省大部分地區已連續7年遭遇旱災,南部的新南威爾斯省(New South Wales)全境8月陷入乾旱,引發媒體及輿論熱烈討論。慈善團體提供農牧業協助,諸如金錢與飼料等資源,工匠幫忙修繕畜舍,編織社團為羊羔製作背心,城市居民也藉由前往當地旅遊的消費,向各村鎮挹注資金。

儘管大多數澳洲農夫對乾旱都有心理準備,但近來這場肆虐東部省份的旱災持續太久,把飼料、金錢、耐心都消耗光了。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道格(Doug Cameron)與瑞秋(Rachelle Cameron)這對夫婦在昆士蘭省(Queensland)西南部擁有約138平方公里的牧場,自2012年的水災以來,連續第5年遭遇乾旱。一般情況下,他們的牧場一年會有486毫米的雨量,但今年前8個月總共只有152毫米,雨量漸趨稀少已成為新常態。

和其他辛勤的牧場主人一樣,他們必須減少牲口的數量以降低牧地的負擔,同時確保有足夠的飼料。瑞秋說:「這附近的人都在削減牲口,被迫賣掉未生過小牛的母牛。我們很幸運,保全了肉食牲口,但如果接下來還是不下雨的話,我們就會賣掉牠們。」他們牧場裡的牛隻一口氣從1300頭減至900頭,同時道格和瑞秋也投入加工食品產業,嘗試多元經營增加收入。2011年澳洲頒布法令禁止出口活畜之後,牲口價格暴跌至一頭牛售價澳幣50元(約新台幣1126元),於是道格想到製作牛肉乾,而10包25公克裝的肉乾價格等同一整頭牛的價格。

氣候變遷導致乾旱惡化 環境政策成政治角力籌碼

上一回澳洲遭遇大規模旱災是在1990年代後半到2010年之間,南澳極為乾燥,而北澳雨量超乎過往,又被稱做「千禧年乾旱」(Millennium drought)。而這回乾旱更不樂觀。澳洲國家農夫協會(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主席希姆森(Fiona Simson)日前發布聲明,表示氣候變遷會使旱災惡化,協會前主席芬雷(Brent Finlay)痛斥政治人物在民生問題遭逢考驗時仍只顧著搏版面。第29任澳洲總理騰博(Malcolm Turnbull)因政策反覆不得黨內人心,執政黨自由黨(Liberal Party)於8月24日改選黨魁,溫和派的財政部長莫里森(Scott Morrison)勝出,成為第30任總理。

2018年8月24日,澳洲財長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扶正,成為澳洲第30位總理。(AP)
2018年8月24日,澳洲財長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扶正,成為澳洲第30位總理。(AP)

芬雷的話不無道理,騰博先前提出新氣候變遷政策,計畫減少26%溫室氣體排量,並降低能源開發對環境的外部影響,但構想未能貫徹,保守派自由黨人及否認氣候變遷人士藉此推翻騰博,更為了發電所使用的能源及電費爭吵不休,更加緊迫的乾旱問題被擱置一旁。

鄰里交流調整心態 為旱象做準備

露意絲(Louise Martin)和安德魯(Andrew Martin)這對夫婦的牧羊場距離瑞秋的牧場約1小時車程,當地肥沃的黑土隨著熱度和降雨膨脹收縮。比起動動嘴皮子議論氣候變遷,安德魯認為更要緊的是做足準備,迎接氣候帶來的考驗:「處理乾旱的最好辦法,是接受它即將到來。」

安德魯不僅是農場主人,也是布雷蔻坦波區(Blackhall-Tambo)區長,他與露意絲都不相信政府補助農戶可以改善現況,認為那會造成依賴。他們寧可當局將資金撥給區政府,藉由外包鋪路或建造集會所等基礎建設工程,為當地人提供工作機會,填補農牧業的天災損失。安德魯說:「希望是最棒的抗憂鬱劑,希望是金錢。金錢來自工作,金錢也可以製造工作。」

露意絲和安德魯也嘗試多元經營牧場,例如飼養驢子用來嚇退野狗,讓母羊的分娩過程更安全。2013年乾旱剛開始時,他們和附近鄰居一起在牧場外圍築起圍籬以防野狗,這不僅有助羊隻增加,鄰里關係也更緊密。

露意絲說:「這個小圈圈每個月都會相約聚在酒吧,吃飯喝酒談論牧場的圍籬,這給了我們非常正向的目標,否則就只能撐一天算一天。就算是在最壞的時候,你也需要暫時離開,例如去海邊度假一星期,這對心靈有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