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耶穌施展神蹟之地,加利利海正等待救贖:碰上連年乾旱的以色列,該如何拯救水資源?

2018-08-06 17:14

? 人氣

上約旦河注入加利利海,這裡除了是以色列內陸的重要水源,也是舊約聖經的知名舞台,耶穌曾在此多次施展神蹟。(美聯社)

上約旦河注入加利利海,這裡除了是以色列內陸的重要水源,也是舊約聖經的知名舞台,耶穌曾在此多次施展神蹟。(美聯社)

根據中央氣象局的定義,24小時累積雨量達500毫米以上就可稱為「超大豪雨」。不過在以色列,台灣一場「超大豪雨」所帶來的雨水,就差不多就是他們「雨量豐沛處」的全年降雨量。由於水資源極度稀缺,以國政府總是呼籲國民節約用水,直到海水淡化技術發展成熟,以色列人的「節水」美德也成了過去式。但最近一場長達五年的乾旱,讓「海水淡化科技」又開始受到質疑。

由於國土瀕臨地中海、海水資源用之不竭,「海水淡化」技術似乎就是以色列處理缺水難題的正解。但美聯社近日指出,「海水淡化」不但沒有解決農業的缺水困境,連以色列的能源部長史坦尼茲(Yuval Steinitz)也坦言:「沒人預料到這場長達五年的大旱,就算我們擁有先進的淡化海水技術,以色列的處境還是相當困難。」

問題出在哪裡?

以色列的雨零星下在冬季,這個大約從11月至隔年4月的降雨時間,也只為北部帶來500到700毫米的年降雨量,南部更是只有可憐的25毫米。不過這幾年冬季雨量逐年下修,作為以色列境內最大淡水內陸湖的加利利海(Sea of Galilee)水位也屢創新低,加利利海作為淡水來源的功能因而弱化,以色列甚至不再從這裡取水。

加利利海

加利利海其實不是海,而是以色列最大的內陸淡水湖。之所以強調「淡水湖」,是因為它的南側還有更知名的「鹽水湖」—死海。兩千年前,耶穌大部份的生平事跡與許多神蹟,都發生在加利利海一帶,像是耶穌在水面上行走、以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等等。

在以色列境內,加利利海的情況並非特例。持續多年的乾旱,讓多條最終匯入約旦河的支流也同樣面臨枯竭,除了影響中途的加利利海水位,經由下約旦河流往更南邊、也是全球海拔最低的湖泊—死海,同樣難以維持往年水位。美聯社分析,對鄰近的以色列、約旦、巴勒斯坦來說,約旦河的水量至關重要,但氣候變遷、人口成長、還有農業所需的大量用水,都消耗了大量的水資源,連年乾旱更讓約旦河的水位無以為繼。

加利利海(Sea of Galilee)與死海(Dead Sea)的位置。(維基百科/公用領域)
加利利海(Sea of Galilee)與死海(Dead Sea)的位置。(維基百科/公用領域)

為了擺脫大自然的限制,以色列從2005年開始設置海水淡化廠,至今已有五座之多。以色列人大約40%的飲用水都是來自這些淡化廠,而且預計到了2050年更將供應70%之多。當乾旱還不嚴重時,以色列以為投資海水淡化就是正解。但是當旱情連年,以色列往年的缺水口號與節水呼聲,卻又再度響起。

節水為何依舊重要?

以色列環境保護聯盟的水資源部門負責人卡斯皮奧隆(Sarit Caspi-Oron)表示,在發展海水淡化技術之後,以色列不再重視節水。海水淡化處理廠的興建與運轉也讓我們獲得虛幻的安全感。海水淡化不是萬靈丹,當連年乾旱對地下水與加利利海的水位都造成影響—「你該做的就是節水」。

美聯社表示,經過淡化處理的海水通常供應給以色列人口最稠密的沿海地區,內陸的居民並非人人都可享用。以色列的北部民眾則是依舊仰賴自然水源,但在約旦河水位受到連年乾旱之際,這個區域的民眾的用水量卻沒有受到限制。觀光景點但城(Tel Dan)自然保護區的官員表示,當地泉水不出兩個月就會乾涸,這對但城的觀光來說相當不利。

除了旅遊資源之外,最先感受到乾旱影響者當數加利利海附近的農人。加利利海的水位歷史新低,迫使以色列當局已經對他們的用水量做出限制,進而威脅到該區農業的生計。以當地的農民莫斯克維茲(Ofer Moskovitz)為例,他過去一年至少可以一穫,但是連年的乾旱讓他今年首度放棄種植小麥、改種酪梨。即便如此,他也說酪梨還是需要每天澆水,否則就會奄奄一息。

海水淡化是萬靈丹嗎?

既然以色列那麼重視海水淡化,為什麼不把淡化處理的海水引到缺水的北部呢?卡斯皮奧隆說,目前以色列並未規劃「南水北運」的相關管線,而且興建、運行一座海水淡化廠所費不貲,而且非常耗能。從戰略上來說,將以色列稀缺的水資源都寄望於海水淡化廠,無異讓以色列陷入極大的戰略風險—只要敵國鎖定淡化處理廠攻擊,等於讓以色列立刻陷入缺水狀態。

即便如此,以色列當局依舊高度重視海水淡化的技術。政府今年6月才通過一項對抗乾旱計畫,首要目標就是增加淡化海水的處理量。不過以國政府也著手恢復自然水資源的儲備,甚至計畫將淡化處理的海水注入加利利海。不過有人批評,這項作法可能破壞這座湖泊的礦物質比例;也有人懷疑,「淡化海水」的科技是否真能讓以色列克服大自然帶來的乾旱難題。

面對大自然的乾旱挑戰,雖然民間的質疑聲浪不斷,以色列政府倒是樂觀以對。能源部長史坦尼茲(Yuval Steinitz)對美聯社表示:「沒問題,這場乾旱的問題我們可以解決。這塊土地對我們來說並不陌生,我們只是找回老祖宗的智慧,並且尋求新時代的水資源解決方案。」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