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來台賺錢養孕妻,卻遭警追緝頭部腐爛亡!死者妹泣訴:那父親沒抱過他的孩子…

2018-09-03 12:35

? 人氣

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與黃文團的妹妹阿和(化名)。(甘岱民攝)

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與黃文團的妹妹阿和(化名)。(甘岱民攝)

又有越南移工魂斷台灣!今(2018)年4月,越南籍移工黃文團於阿里山遭警追捕、頭部遭防爆網槍擊中後逃跑,數日後家人只見一具雙手被上銬、頭部已腐爛的遺體,今(3)日上午移工團體於警政署前召開記者會控訴警方追緝過當,黃文團的妹妹阿合也現身說法,表示哥哥離開家鄉時太太才剛懷孕,沒想到哥哥連孩子都沒抱過,就死了。

「他遠離家鄉是希望收入能改變、生活變更好,沒想到他來台灣帶來更多負擔給太太跟孩子,離開家的時候還好好的,回到家卻是骨灰……」阿合哽咽道。

2017年9月,越南籍移工阮國非遭警方與民防追捕、被連開9槍後因失血過多而死亡,其父阮國同多次來台、今年8月與開槍員警陳崇文達成民事和解,而今日阮國同於記者會上表示,希望台灣警察教育要有道德、要尊重人民的生命,「希望阮國非的案件在台灣不要再發生。」

DSC_1634.jpg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甘岱民攝)
DSC_1634.jpg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甘岱民攝)

移工黃文團遭槍擊中負傷逃逸  哥哥上山找到移體

然而在阮國非死後,2018年4月,又有一名越籍移工黃文團死於警方追緝。據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提供資料,黃於2016年6月赴新北野柳漁港當漁工,因不堪挨打挨餓於10月逃跑,之後在嘉義、南投山區從事農業黑工。2018年4月18日,妹妹阿合接到黃的友人來電告知哥哥被警方追捕、被上銬、頭部被防暴網槍射出擊中流血後負傷逃逸,而19日黃文團的哥哥阿力上山尋找,在斜坡處竹林只見黃文團雙手上銬、頭部腐爛的遺體。

阿合表示,黃文團初來台灣的捕魚工作很辛苦,沒時間休息、飯也吃不飽,又因被薪水被扣除高額仲介費,薪水很少,因此不得不逃跑;之後哥哥雖然逃到山上採茶葉、做黑工,手受傷也沒錢看醫生,跟她借款10萬元才能治療。

移工黃文團之死疑點多:1、槍為何打在頭部,2、警方為何不上山搜尋

對於黃文團之死,阿合哽咽道:「山上的警察用網槍射到他的頭,然後他就死掉了。他的受傷的時候出了很多血,他的手被反扣,因為哥哥非常害怕,他就逃,逃的時候警察也沒有積極去找我哥哥……我不知道警察用多少時間去找我的哥哥,為什麼他們找不到,我們卻找到?」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表示,近日黃文團驗屍報告出爐,死因係頭部遭鈍器撞擊致死,而家屬有兩個疑問:一,防暴網槍用途並不是「對著人打」,為何這槍會直接打在黃文團頭部、造成骨折死亡?二,警方知道黃文團頭部大量出血,究竟花多少時間去搜尋?為何不去搜尋?

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警政署國際組外事科長陳鴻堯接下陳情書。(甘岱民攝)
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警政署國際組外事科長陳鴻堯接下陳情書。(甘岱民攝)

國際勞工協會:10多年來警察追緝逃跑外勞致傷致死案件至少11起

據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整理,10多年來警察追緝逃跑外勞致傷致死案件至少11起,包括多起追捕過程中跳樓身亡、2017年阮國非遭開9槍、2018年黃文團頭部遭網槍擊中骨折死亡等,日前亦有霹靂小組於桃園服飾商圈強勢逮捕印尼籍女性、女警還禁止遭捕移工打手機,影片於移工社群瘋傳。

對此,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表示,目前鼓勵警察追緝逃跑外勞的「祥安專案」將移工視為社會問題、治安隱憂,但實際上據內政部報告,台灣人犯罪率有1.176%,逃跑外勞犯罪率僅0.581%、不到台灣人的一半,內政部報告是「自打臉」,而移工逃跑也是有苦衷:「逃跑外勞為什麼要跑?如果沒有強大壓迫體制,他沒有必要逃跑……阮國非、黃文團碰到警察查緝為什麼拚了命要跑?因為他背了很多錢在身上,他想賺錢回去!」

「只是為了討一口飯吃,生活得太辛苦。」黃文團的妹妹阿合感嘆,哥哥離開家鄉是希望生活變更好,怎料最後連孩子都沒抱到就死了。

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甘岱民攝)
20180903-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警械致傷亡,失聯移工魂斷異鄉 又一例警方追捕失聯移工致死案」記者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甘岱民攝)

陳秀蓮表示,台灣人把所有成本都加在移工身上,移工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碰上壓迫也無法離開,就算有機會轉換雇主,還要付3–4萬元的「買工費」給仲介;而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表示,應該查緝的是非法雇主,不是以不合比例原則的狀況來查緝逃跑移工、放任仲介壓制移工,「在這樣壓迫下,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會逃跑,移工是人,只要是人就該受到人權保障。」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