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習近平被喊「明主」,軍中為什麼掀起口號效忠?

2018-09-03 06:20

? 人氣

作者指出,解放軍成為黨衛軍,黨衛軍現在又開始演變為習家軍,聽習主席的話,跟習主席走,成為軍中新口號,如同文革之時軍隊效忠毛澤東一樣。(資料照,AP)

作者指出,解放軍成為黨衛軍,黨衛軍現在又開始演變為習家軍,聽習主席的話,跟習主席走,成為軍中新口號,如同文革之時軍隊效忠毛澤東一樣。(資料照,AP)

中船重工「760所」(軍工項目)三名技術官員在颱風中保護平臺設施遇難,本是一次安全事故,官方與媒體應該追問有關官員的責任,但中船重工的領導與中共高層卻將事故做成英雄事蹟宣講會,隨時為國家、為「明主」獻身,成為宣傳主題。在新軍國極權主義擴張的進程中,我們又一次嗅到了令人不安的氣息。

某種意義上,中國軍方基層官兵對中共最高當局一直採取軟性進攻方式,一種軟進攻是賄賂腐敗,另一種方式則是口號效忠,相比之下,口號效忠幾乎是零成本,只要犧牲人格尊嚴即可。

一、習近平的批示強調犧牲,而沒有對事故問責

中船重工「760平臺」事故之後,一則相關報導引人關注,標題是:《投軀報明主,身死為國殤——中船重工黨組學習貫徹習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

8月26日,中船重工黨組書記、董事長胡問鳴主持召開黨組會議,學習領悟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對中船重工七六〇所黃群等3位同志壯烈犧牲作出的重要指示精神,研究貫徹落實舉措,追授、授予英雄榮譽稱號,安排部署學習英雄弘揚英雄精神,優撫、照顧好英雄家屬等相關工作。

760所是軍工項目,如果僅僅是一個企業出現的事故,不會引起習近平親自過問,而習近平的指示,沒有一句問責,最終強調的卻是要求軍人官兵們,隨時為黨國奉獻生命。

中國軍隊仍然稱之為解放軍或人民解放軍,所謂解放,目標當然是臺灣,要把二戰之後的內戰進行到底。這支軍隊本質上只有內戰功能,全然沒有保家衛國的價值,它的功能不僅主要用於內戰,還用於內鬥。

內戰中,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內鬥中,槍桿子決定領導人的政治生命。所謂的黨指揮槍,實為槍指揮黨,鄧小平在位,並不是中共總書記,卻可以免去了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三任總書記的職務,並成為江澤民時代的垂簾聽政者(政治核心)。

中國已經進入後鄧小平時代。(多維提供)
中船重工將習近平頌為明主,也就是開明的君主,可謂驚世之頌。明主崇拜與頌聖競賽,又一次在軍中熱烈上演文革時的情景。(資料照,多維提供)

因為軍權決定政權穩定,決定最高領導人的政治生命,所以,強調軍隊效忠黨,效忠黨的最高領導人,成為中共政治工作的重中之重,效忠因此高於一切。習近平北戴河會議之後,沉寂近二十天,露面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主持召開軍隊黨建工作會議,要通過黨組織建設,來穩定軍隊,使軍隊絕對效忠自己。

中共因此形成一個天下最荒誕的邏輯鏈:人民的軍隊,聽黨指揮,效忠一個領導核心。而在口號上,既要效忠人民、國家,又要效忠黨,實際的要求,則是一切聽令於一位政治核心,為了政治核心的安全,可以不顧黨的安全,人民與國家的利益更是棄之若草芥。底層官兵的生命呢?在效忠邏輯中,成為光榮的犧牲,是廉價的政治犧牲品。

我們看到這次中船重工安全事故中,三名受難者只是成為犧牲符號,成為宣傳符號,他們的家人、他們的生命故事、安全責任追究,一句話都沒有,而他們的無謂犧牲,沾著他們的血寫出來的報導,卻仍然希望振奮人心、振奮軍心,擴大示範效應。從軍委主席到重工領導,因此成為政治受益人,將來再出現這類事故,仍然可以如法炮製,中共軍方頂多是發放一些撫恤金,使其家人得到利益或安置。

三名海軍技術官員因颱風之時在平臺上固定設施,造成落水身亡,這本身一次安全事故,世界上少有如此惡性事故,它暴露了中共軍隊的安全意識不足,對颱風惡劣天氣的應對慌亂,這樣的軍隊面對颱風都要付出如此重大的犧牲,如何應對真正的敵人?

為了避免高層追究問責,軍方高層啟動口號攻勢,將習近平喊為明主,官兵傷亡不僅是報國,也是報明主,這樣的犧牲就不是一次事故,而是一次捐軀為明主為國家的崇高行為。

這樣的犧牲因此不是越少越好,而是越多越好,因為部分人的犧牲,中共高層可以獲得巨大的政治效益。

二、明主崇拜與頌聖競賽

中船重工學習習近平指示,用了「投軀報明主,身死為國殤」這樣的古詩句,將習近平頌為明主,也就是開明的君主,可謂驚世之頌。明主崇拜與頌聖競賽,又一次在軍中熱烈上演文革時的情景。

我在推特上對此表示驚異之時,章立凡先生跟帖說:

「輓聯:投軀報明主,身死為國殤——王承恩公公千古」 王承恩(?-1644年),明末宦官,屬太監曹化淳名下,累官司禮監秉筆太監,甲申之變李闖攻入帝都,崇禎帝自縊,他也殉主自盡。南明弘光帝聞之,賜諡忠湣。 清朝順治帝題碑「貞臣為主,捐軀以從」,康熙帝曾在思陵附近為王承恩豎碑立傳。

顯然,中船重工的領導們只是簡章模仿了領導人喜歡用典的風格,卻沒有更細緻的追溯典故的出處與用處,如果他們知道明朝之時此詩句與亡國、與太監愚忠殉主有關,他們還敢用此詩典嗎?

習近平掌權後,緊縮國內自由,加強集權。(美聯社)
作者認為,中船重工將習近平頌為明主,也就是開明的君主,可謂驚世之頌。明主崇拜與頌聖競賽,又一次在軍中熱烈上演文革時的情景。(資料照,美聯社)

進一步檢索我們得到,詩句最早源於南北朝鮑照的《代出自薊北門行》:

羽檄起邊亭,烽火入咸陽。

征師屯廣武,分兵救朔方。(征師 一作:征騎)

嚴秋筋竿勁,虜陣精且強。

天子按劍怒,使者遙相望。

雁行緣石徑,魚貫度飛梁。

簫鼓流漢思,旌甲被胡霜。

疾風沖塞起,沙礫自飄揚。

馬毛縮如蝟,角弓不可張。

時危見臣節,世亂識忠良。

投軀報明主,身死為國殤。

什麼是明主,就是開明的君主,中共在文革之時形成的政治邏輯又開始復活,忠於人民、國家,就得忠於黨,忠於黨,就要忠於領袖。現在領袖是習近平,那麼軍隊就要跟著習近平走。

這並不一定是習近平親自要求的,但上有所好,下必應之,文革之時的效忠,有某種發自內心的政治崇拜,而當今的效忠,大背景是中共內部鬥爭造成,潛規則是,誰第一個喊出效忠,誰就有可能受到重用。習近平如果在危難之時,那麼喊口號效忠,就是救主,如果習已穩座釣魚臺,那麼效忠就是為了獲得回報。

去年美國海軍艦艇在太平洋上發生了多起碰撞事故,我們看到,沒有宏大政治敘事,只有追問具體當事人責任,新加坡附近海域軍艦撞擊商船事故,當事艦長受到軍事法庭審問,庭審結果通過網路我們可以看到具體細節,犧牲軍人的家屬的悲情、所受傷害令人痛心,更多的激起對責任人的不滿,以及如何規避此類事件發生的責任意識,最終太平洋第一艦隊司令被免職。

中船重工的領導沒有檢討自己的領導責任,為什麼在颱風之前不做好一切準備,為什麼颱風之時不以生命為重?是生命重要,還是器材重要?又一曲文革之時的龍梅、玉榮為了保護國家財產而不顧自己生命安全的故事,隆重上演,緊接著,英雄讚歌與故事編寫還會續上。無辜犧牲者的鮮血,染紅了高層官員的冠冕,並成為激發其它人效忠明主的興奮劑。

古代開明的君主,第一條準則是人性準則,人命大於天,習近平為什麼連傳統皇帝的仁政意識都沒有?

習近平本人喜歡用典,也喜歡孔子的教誨,《論語》中有「不問馬」的故事:孔子聽說馬廄失火了,就問:有沒有人受傷害?沒有問馬。顯然,習近平與中船重工領導們強調的是保護國家的馬,而底層官兵的生命是隨時可以犧牲掉的。

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中共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而這個代價,犧牲的永遠是底層百姓的生命。中央軍委主席不追究事件責任,不強調安全保障,只一味配合中下層官員的避責宣傳,將應該問責的事件,變成效忠宣傳,整個中共宣傳系與軍方官僚的冷血殘酷,令人髮指。

三、中共領導核心與軍隊是怎樣的共同體?

毛澤東時代中國軍人擁有政治榮譽與較好的經濟保障,聽毛的話做毛的好戰士,從樹立雷鋒(1963年)形象開始,進入文革達到高潮,毛成為一尊神,人不吃飯不行,幹革命不學習毛澤東思想不行,這也是毛澤東敢於廢棄共和國變成黨國,又將黨國變成毛個人極權之國的保證。因為確立了神聖的崇拜,所以毛可以對任何一位將帥進行打擊或迫害。

鄧小平只確立了威權,而沒有或無法製造個人神聖崇拜,鄧只能與陳雲這樣的極左勢力、楊尚昆、王震這樣的軍頭合作,才有勇氣鎮壓八九民運,成為垂簾聽政者。

2018年4月,中國在南海進行號稱史上規模最大的海上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在江澤民、胡錦濤之時,底層官員發生賄賂攻勢,造成數以千計的軍方將官落馬,包括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資料照,AP)

在江澤民、胡錦濤之時,底層官員發生賄賂攻勢,造成數以千計的軍方將官落馬,據中共十九大之時的新聞發佈,當時立案查處的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中央管理)幹部,加起來已經有440人,包括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抗日戰爭中,國軍將領犧牲人數為二百多人)。

這是一隻不戰自敗的軍隊,因為它是黨衛軍,在歷史的時刻,它不僅參與分裂國家(所謂的解放戰爭),反人類(支持文革、擁戴毛澤東),甚至參與屠城鎮壓和平市民與學生(八九六四),在腐敗賄賂攻勢無法進行之時,中國軍方開啟了文革模式,就是效忠最高領袖,讓黨國領導人參與到法西斯化進程之中,在這樣的邪惡進程中,通過維護極權制度,以充分獲取黨國最大的利益,中國軍方與專政當權者構成邪惡共同體。

如果說貪污軍費進入軍方官員腰包是腐敗,但這種腐敗還是有一點積極意義,就是軍費轉民用了,軍方更大的腐敗是權力腐敗,是中共中央領導人的權力腐敗帶來惡性國際影響,它直接創造了巨大的負價值,甚至是反人類、破壞世界和平的負價值,譬如毛澤東時代對臺灣的炮擊,鄧小平時代的越南戰爭,江澤民時代捲入南聯盟戰爭,造成中使館被炸,而胡錦濤時代開啟的南海造島,習近平將其做大,直接造成了南海周邊國家與中國的關係緊張,也成為美國圍剿的對象,上千億美元的資金,改革開放的血汗成果,用於軍國主義擴張,變成國家負資產,無人能夠追究其巨大過錯。

解放軍成為黨衛軍,黨衛軍現在又開始演變為習家軍,聽習主席的話,跟習主席走,成為軍中新口號,如同文革之時軍隊效忠毛澤東一樣,當年軍隊還有一份愚忠,而今,軍隊對習的忠誠是建立在利益交換上,習讓國家財富更多的向軍隊傾斜,普惠軍隊,使軍隊成為新的利益獲得者,同時,表態宣誓效忠的將領獲得更多的提升機會。

中共軍方高層與軍隊形成利益共同體,是對國家與人民的背叛,是將國家利益轉化為共同體利益,這樣的共同體不得人心,對外的軍國主義,對內的員警國家,它不可能維持長久的穩定。

*作者為旅美學者 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