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耀元專欄:美退出人權理事會 挫敗新自由主義

2018-06-29 07:00

? 人氣

「對於冷戰後開展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體系來說,美國做為世界第一大的經濟體與軍事強權,退出這些國際組織絕對會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資料照,美聯社)

「對於冷戰後開展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體系來說,美國做為世界第一大的經濟體與軍事強權,退出這些國際組織絕對會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其實一點都不意外。不過對於冷戰後開展的「新自由主義」體系來說,美國做為世界第一大的經濟體與軍事強權,退出這些國際組織,絕對會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川普(Donald Trump)自選前以來,一直在強調「美國優先」的概念。

上任初期,美國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然後陸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甚至於之前在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時期,與伊朗所簽訂的核子協定。
不難想見,這個「美國優先」,基本上就是希望美國以自身的利益(安全與經濟)做最大考量,而不要因為參與這些國際協議,進而「喪權辱國」。

六月十九日,美國又宣布退出一個具指標性的國際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美國自人權理事會於二○○六年成立之後,就一直對該組織抱持著質疑的態度(所以美國在○九年於歐巴馬執政時期才加入)。美國對人權理事會主要的批判是,這個組織於一三年同意讓中國、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阿爾及利亞以及越南這些長時間有人權問題的國家當選理事。

除此之外,人權理事會也常常批判美國在中東最大的盟友以色列,或直接批判與以色列同出一氣的美國。川普上台之後,自然要大力肅清美國在這些國際組織上所浪費的資源,以及這些組織長時間對美國所產生的局限。因此,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不過對於冷戰後開展的「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體系來說,美國做為世界第一大的經濟體與軍事強權,退出這些國際組織絕對會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

新自由主義強調自由市場,反對政府對市場的干預,並支持強國透過經濟與外交(有時甚至是武力)壓力來拓展國際市場,以達到完全的自由貿易與國際分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透過國際組織(如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要求還沒積極參與全球化市場的國家,開放其大門,來完備國際分工與市場極大化。

然而,川普下的美國卻大反其道而行。不可否認,參與這些國際組織都會產生一定的「代價」(如會員費、以及會員國必須服從國際組織的規章等),但新自由主義學者認為,就長時間的發展來看,最後各國所獲得的利益絕對遠高於付出的代價。不過,川普似乎不買這個帳。而少了美國的新自由主義體系,很可能隨時都會分崩離析。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34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葉耀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