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們24小時不停歇地燒,至少兩三百具大體...」那場國難,讓火化師體悟人生真相

在喪葬流程中,禮儀師是照顧往生者家屬需求、並且陪伴他們的第一線人員,與禮儀師相關的報導、文章、戲劇作品皆時有所聞,民眾較不陌生。然而單靠禮儀師無法獨立完成所有治喪大小事,還需仰賴火化師、撿骨師等專業人員分工配合,才能讓往生者的最後一程功德圓滿。本篇專訪擔任新竹市羽化館組長的火化師蔡伍賢,一窺他的職人故事。

火化師的日常不簡單

《生命出境手冊 台灣殯葬近況》一文可以得知,「火化」已經來到喪葬流程的末段,在大體入殮、告別式結束之後,家屬們護送棺木至「羽化館」,也就是以往我們俗稱的「火化場」。火化師會到門口接棺、將大體迎入禮堂,而家屬們在禮堂裡和往生者做最後一次道別。接著,棺木會在莊嚴肅穆的音樂聲中被緩緩推入「時光隧道」(連接禮堂與火化爐之間的通道),交由後台的火化師操作爐具,將大體連同棺材一起燒成灰燼。

(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連接前台禮堂與後台火化爐的「時光隧道」。(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看似簡單的幾個步驟,卻需要時間與經驗的累積才能出師。技術方面,火化師在高溫環境下工作,火化爐內溫度高達攝氏1000度,因此操作時必須全神貫注,任何閃失都有可能造成危險。雖然現在機具都已電腦化,火化師仍須謹慎地操作面板監控溫度、負壓等數據,並透過經驗判斷焚燒狀況。

除了技術層次之外,火化師還要面對來自不同家屬的需求,這時狀況就變得複雜許多。「一般禮儀師會告訴我們希望何時火化、拿到骨灰,大家對晉塔的時間比較注重。」蔡伍賢解釋,由於台灣傳統民間信仰對「晉塔」(將骨灰納入祖墳或是靈骨塔位)的時間點有所講究,所以為了配合家屬挑日子,火化師和各個家屬、禮儀師之間需要互相協調,才能盡量讓所有家屬在中意的時間拿到骨灰。

(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前台的火化師讓家屬和往生者道別後,會將遺體推往後台,準備進行火化作業。(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心態確立 面對大體你害怕嗎?

由於職業的特殊性,蔡伍賢不乏會遇到有人問他:「你會不會怕死人?」其實這個有點微妙、令多數人好奇的疑問,對蔡伍賢來說反而不是問題。他認為只要心態先確立,確定自己懷揣尊重、真誠地想要服侍,坦蕩之人是無所畏懼的。「說不定祂還會保佑你呢!反而是活著的人比較可怕。」羽化館裡微涼舒爽、格局與設計莊嚴明亮,與「恐懼」的情緒確實沾不上邊。反觀活人的世界紛擾複雜,弒親殺仇一類的新聞經常上演,比起已經長眠的往生者,也許生者還更令人生畏。

在踏入殯葬業前,蔡伍賢曾在汽車公司當過營業員,他打趣地說:「以前服務站著的人,現在服務躺著的人,都是服務業不是嗎!」秉持著這樣的信念,當他以火化師的身分陪伴往生者家屬完成喪葬程序、並且親手將骨灰罐交給家屬,他們一句衷心的感謝,對蔡伍賢而言就是最好的肯定。「看到自己給予幫助,更會覺得這些是自己必須做的,是一種責任。」

(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在羽化館的禮堂裡有過許多故事,火化師會在一旁陪伴家屬送往生者離開。(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母親離去後入行 始終如一20載

由於親戚開設禮儀公司,蔡伍賢從小就對殯葬業的運作耳濡目染。在十幾年前那一場母親的喪禮後,感觸深刻的蔡伍賢終於決定從汽車業轉往火化師發展。他回憶到,母親離世時他也是在禮儀人員的協助下,親自將母親的後事辦妥。「那時覺得這個行業是值得尊重的,就鼓起勇氣進入殯葬業。」

蔡伍賢在殯葬業一待將近20年,被問及是否會有職場常見的「職業倦怠」感,他坦言這些都需要由內心去調適、時時提醒自己。各行各業有其困難之處,對火化師來說,最困難的恐怕並不是技術,而是當一個人看多了生離死別場景,是否還能保有初心?人的感情是具有彈性的,如果太頻繁地接觸眼淚,原本柔韌的心也會被消耗,漸漸鬆弛而麻木。但是正如沒有同理心的醫生會讓病人受苦、或如沒有教育熱忱的老師難以化育子弟,火化師是直接面對家屬悲慟的第一線,如果以冰冷的態度待人,對往生者家屬而言可能造成不好的回憶,甚至變成終生之憾。「必須從心底與家屬感同身受才能始終如一,不這樣去想的話很容易喪失熱情,是沒辦法持久的。」蔡伍賢懇切地說。

(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告別生命的最後推手,擔任新竹市羽化館組長的火化師蔡伍賢,20年來看盡人生。(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喀報提供)

羽化館裡 看遍人世無常

在羽化館的歲月如梭,一些往事在蔡伍賢腦海中卻從未染塵,彌新且歷歷在目。他回憶起民國88年的921大地震,全台死亡人數超過2400人,大體由南投分送至全台各縣市的火化廠。當時新竹市火化廠還在寶山路舊址(現清大南大門、交大後門一帶),只有兩具火化爐、四個人輪班。「那時候我們24小時不停歇地燒,燒了四天,至少兩三百具大體。」蔡伍賢感慨,921是台灣的國難,人有多麼渺小在那頃刻間顯露無遺。

歷練足以讓蔡伍賢看盡生死,卻很難真正看清,更難以看得「輕」。他嚴肅地說,即使到了現在,有時候看見一些被推進來的往生者年紀之幼、都還來不及長大,他的心中依然會有掙扎。他甚至遇過幾回,「白髮人在送完黑髮人不久後也跟著去了」的例子,祖孫情深、母子連心,他們那種親人之間的愛在羽化館裡彷彿還留著幾抹痕跡。無奈的是,有感觸也會有感慨,而令人感慨的經常是活著的人。「也有遇過火化儀式做完,家屬出來大廳之後,兩兄弟為了遺產分配的事情就在門口打起來的。」蔡伍賢感嘆,往生者若看見身後子女為爭產而鬩牆,在天之靈要如何安寧呢?肯定是不勝唏噓吧。

成為火化師之後,蔡伍賢曾送走國難傷亡者,也曾在羽化館裡見過人與人之間難捨的情分,卻也目睹過人倫因貪慾而產生的質變。人的肉身如此單薄、停留在世上的時間如此有限,若真了解自己握在手心的其實微不足道,也許會更懂得珍惜。畢竟我們離開時,將把一生都留在那口罐子裡,素淨一身地空手而去。

作者/范瑀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喀報,原文標題:敬而無畏 火化師蔡伍賢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