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拿千億元尋租?從如興案看政府基金投資的問題

產業創新轉型基金要協助企業轉型,但引發的問題可能比其效益還高。(顏麟宇攝)

產業創新轉型基金要協助企業轉型,但引發的問題可能比其效益還高。(顏麟宇攝)

近日有關國發基金投資如興協助其併購中國玖地公司案,引發立委黃國昌強烈批評與質疑,認為有財務虧損或掏空情事,甚至質疑如興總經理孫瑒是中共國企背景,整個事件是「詐騙台灣、錢進中國」。全案真相有待進一步調查才能確定,不過,如興案其實已具體而微的呈現千億產業創新轉型基金的。

國發基金是在去年參與認購如興公司增資普通股,投資金額為14.88億元,這筆投資協助如興併購香港玖地公司。依照國發基金的說法,此布局有助如興導入自動化與環保製程,強化研發與設計能量及轉型為ODM廠。

但立委則質疑此廠商屬low-end產業,且玖地公司財務極糟,如興與國發基金根本無法對其在中國的相關財務與存貨情況作查核,總經理又有中國國企背景,整個案件「到底是我們去併購人家,還是我們被人家併購,讓對岸吸台灣的血?」。

對如興案到底是一個值得投資的案子,還是國發基金被蒙騙的「吸血」案,真相仍待釐清,國發基金說會要求如興董事長前來說明,並向如興的簽證會計師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了解查帳過程,最後結果就等待調查終了。不過,如興案其實也引發不少問題值得深思。

國發基金投資如興,其實算是肩負「政策性任務」,這個政策性任務是由國發會擬定,拿股票抵押貸款成立千億元的「產業創新轉型基金」,用來與民間資金共同投資,協助國內企業進行合併、收購、分割,或是其他有助於企業創新轉型的投資計畫,以促進產業轉型升級。

對於這種由政府拿錢投資、帶動產業與民間投資的方法,嚴格來講應該是上世紀的產物,今日即使因歷史因素難以完全終了,至少亦應儘量減少。因為由政府投資,既扭曲產業生態與市場,又潛藏著太多的風險。這是一種形同由政府挹注特定企業資金,作為併購或產業升級。

但問題是:為何要投資A公司而非B公司?又為何是要協助C公司併購D公司,而非協助D公司併購C公司?其中的決策有多少是專業評估為之?又有多少是政治考量、甚至政商掛鉤下的不當投資?某個角度而言,是由政府「挑選優勝者」。這些決定中是否能完全排除「長官交代、民代(或是黨政要人)關說施壓」?以台灣這個「信任感」如此低落的地方,民眾一定不相信、官員也不敢打包票。

原本的千億元投資,最後可能變成千億元「尋租」案,從政客到企業各顯神通找門路,努力從千億元大餅中咬下一口、最好吃飽為止。

即使大家姑且相信不會有任何政治干擾、關說、施壓等發生,接著引發的問題是:國發基金有多少專業作好事前的投資評估、事後的監督管理呢?

從國發基金組織看,正副召集人是國發會主委、經濟部長,管理會中還有交通部長、央行總裁等多名部會首長,及4名外部學者專家,兩個投資審議委員會也是由次長、副主委領銜,整體來看層級相當高、陣容非常堅實龐大。

不過,對官僚單位有了解者知道,日理萬機的部會首長在此大概就是掛名,高高的被拱起來,只有政策指導的「忽悠」;實際要作投資評估、管理者,就是國發基金中30多名專職人員而已。這些公務員及約聘雇人員,面對如此龐大的資金、遍及各種不同產業的投資案,是否真有專業作好投資評估,是讓人憂心了,也難為他們了。

更何況,作為政府的投資基金,需要面對許多「特有的困境」。例如民間企業或一般創投,只要專業評估有投資效益就能投資;但政府基金,既要考慮到是否一個不小心,就會與對岸、中資、中國官二代等等有瓜葛─如這次立委質疑的問題;又要考慮配合政府政策,對風險明顯高卻為政策鼓勵者(如綠電、5+2產業等)不得不投,容易碰到進退失據、左右為難的情況。

更為難的是:所有投資都必然有風險,世上當無永不虧損的投資者,投資新創風險更高,失敗率可以達7-9成。以台灣社會信任度之低、對官商勾結之敏感與痛恨,一有虧損,必然群起獵巫追索罪犯。為了保護自己,官僚單位最重要也是首要之務,就是作好「保護措施」─這其實就是國發基金執行秘書邱俊榮面對立委質疑時最重要的回應:審查程序絕對完備。

但問題是:「程序絕對完備」不代表專業評估,更未必就代表沒有政治運作在內。

如興案是千億產業創新轉型基金的第一個投資案,馬上就被立委炮轟質疑,頗有出師不利之感;對如興真相可調查釐清並以個案視之,但千億元產業創新轉型基金的合宜性、帶來的風險、政府過度干預的後遺症,蔡政府都該重新評估審視。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