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志翔導讀: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台灣與中國的下一步

2018-06-23 05:5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行事不可預料。圖為川普召開川金會成果說明會。(AP)

美國總統川普行事不可預料。圖為川普召開川金會成果說明會。(AP)

揮舞著以「美國優先」大旗,以民粹主義激發了廣大選民,政治素人川普一舉進入白宮,「川普風潮」(Trump Phenomena)震撼美國,對全球體系、國際政治會造成何種衝擊?這是大家共同關切、憂慮的課題,令人憂慮的是,情勢並未隨著時間而更明朗。

由於兩岸關係停滯,當前台灣的對外關係可說是完全維繫在對美關係之上。川普就任前與蔡英文總統的一通電話掀起了無限想像空間。在川普的國際戰略布局中,台灣是真正的夥伴、朋友?或是制衡中國的棋子、籌碼?

出身哈佛大學的丹尼爾‧ 密斯(Daniel Mills)與史蒂芬‧ 羅斯菲爾德(Steven Rosefielde)在川普就任總統前共同著作了《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強烈批判二次世界大戰後,包括歐巴馬在內的歷任美國總統的失敗外交政策,而寄望強調「美國優先」的川普能從根本上改轅易轍,建立真正對美國,特別是中產與勞工階級有利的外交政策。

川普團隊全盤否定歐巴馬的政策

研究國際政治行為要建立一個完美典範(paradigm)是不可能之事,為了能很科學、有系統地討論這些複雜議題,密斯與羅斯菲爾德試圖建立一個務實的理念架構(conceptual framework),並依此提出政策建議。過去一年四個月來川普的外交政策及行動就是這個架構的最佳案例。

他們強調,這本著作所揭櫫的願景與遠見不僅限於共和黨或民主黨總統,而是美國的共同目標。希望能從這本書中的理論導正美國的外交政策缺失,雖然這些論點尚未被美國外交主流人士完全認同,但仍足為台灣決策的參考,也有助於一般讀者拓展國際視野。

由淺入深,《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一書先說明了一些基本外交概念,如兩極或多極(bipolar or multi-polar)國際體系、理想主義、孤立主義、不干涉主義、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及國際現實政治等。

他們幾乎全盤否定了歐巴馬政府的外交思維及政策,認為美國在二次大戰後以世界主義(cosmopolitanism)為基礎的外交政策只富足了少數菁英階層,卻傷害了美國中產階級與勞工階級。這個見解呼應了川普的主要訴求— 民粹主義,也是本書所倡議的「民主國族主義」(democratic nationalism)理念。

抗議川普廢除前總統歐巴馬的《延緩遣返無證入境兒童》 政策的民眾。(美聯社)
抗議川普廢除前總統歐巴馬的《延緩遣返無證入境兒童》 政策的民眾。(美聯社)

民主國族主義的內涵為:美國是個大家庭,不該為了外國人士或美國體制內少數人的利益,而忽略家庭成員的需求。作者認為,美國的外交政策應具有六項「基本特質」:完整(complete)、全面(comprehensive)、協調(coherent)、一貫(consistent)、可靠(credible)、及兼容(compliant)。

他們進一步列舉了十二項美國外交政策原則,重點包括:以國家核心利益制定外交政策;國際事務應在國內外的共識基礎上努力達成目標;除非情勢所逼,一次只對抗一個主要對手;美國民眾的國內及國家利益優於其他國家;支持國外優秀政權的發展,勿一味獨斷宣傳美國制度;有效推動國家專案及任何國際介入措施,包含規劃退場策略機制;精算維護美國權力所需支付的經濟與社會成本。

在具體政策面上,美國應該採取以下作為:

• 接受多極世界的現實,停止透過全球化、自由化、無限制移民、虛假民主化與西方法治,來強制灌輸美國霸權。

• 制定外交政策應以國內平民百姓的福祉的最大化為原則。

• 與俄羅斯走向「冷和」(Cold Peace),而非冷戰。

• 遏制伊朗的野心,削弱其勢力。

• 接受中東地區重組國界。

• 圍堵中國,限縮對手並確保與全球關鍵地區的連結。

• 加強與日本關係,幫助遏制中國。

• 加強與印度關係,幫助遏制中國。

• 允許歐盟朝任何可行方向發展,包括崩解。

• 調整美國貿易政策,維持或重建高薪資的商品製造業。

在全球多邊體系層面,川普幾乎背離了美國過去幾十年的一貫立場,他宣布美國退出取代京都議定書的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跨亞太夥伴協定(TPP)、伊朗核子協議(Iran Nuclear Deal)等等,對全球與關鍵地區投下震撼彈。川普顯然認為須回歸美國利益優先的根本原則,充分反映出本書所強調的,過去對國際社會的承諾及付出的受益者是外國,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也就是揚棄了行之多年的世界主義。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德國總理梅克爾見面,中國也將宣布全力支持《巴黎氣候協定》。(美聯社)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德國總理梅克爾見面,宣布全力支持《巴黎氣候協定》,不過,川普則是全面退出,完全不理全球暖化議題。(美聯社)

川普的強硬貿易政策與移民政策也是來自同一思考脈絡。雖然既得利益者及外交人士,甚至許多美國傳統盟友都無法認同川普的激烈態度與立場,但川普限縮美國的「世界警察」角色,降低國際參與及介入,貿易走向保護主義等激進措施,從世界主義翻轉到國族主義,已贏得許多美國民眾的認同。

這些具體作為反映出作者主張的外交政策中的第一、二條:停止透過全球化、自由化、無限制移民、虛假民主化與西方法治,來強制灌輸美國霸權;制定外交政策應以國內平民百姓的福祉最大化為原則。

從美國傳統地緣政治層面分析,《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指出,當前國際戰略的首要目標與地區則是:俄羅斯、伊朗與中國。由於篇幅關係,我們僅以密切影響台灣利益的美中關係進行個案研究。

中國下一步的選擇

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雙方敵意的根源就是美國在遠東地區一貫享有的地位與勢力受到中國崛起威脅,美國要阻止中國對鄰國及區域的掌控。

中國快速發展,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出口國、第三大軍事強權,再加上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地緣政治的野心(如在南海的軍事設施)等等,令美國無法坐視中國的崛起及擴展勢力範圍。

因此,美國目前有兩大核心議題:如何回應中國在遠東地區擁有特殊影響力的要求?如中國大陸反對,應如何回應,同時維持雙方和平?密斯與羅斯菲爾德顯然將遏止崛起的中國,確保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優勢列為當前優先的外交政策之一。

雖然歐巴馬政府積極推動重返亞太或亞太再平衡戰略,但美國面對中國崛起,除了讓步、默認外,基本上是束手無策。川普採取了前任總統迴避的策略,正面迎擊中國大陸對美龐大的貿易順差、不平等貿易措施、侵犯智慧財產權、保護國內市場等,並片面宣布對大陸產品提高關稅,一場貿易戰爭似乎難以避免。

川普發動貿易戰的另一個更重要目標,是要防堵中國在高科技及尖端製造領域威脅美國的龍頭地位。

但在戰略、政治及軍事層面,也就是遏止中國勢力擴張,川普的立場並不明朗。對前述兩個核心議題,川普除了提出「印太戰略」概念外,美國仍沒有成熟的對策。

即使在中美貿易關係上,川普嚴厲手段的背後似乎藏有妥協的空間,他並一再凸顯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友好關係,顯示川普無意挑起雙方的直接對抗;完全符合本書所強調的「一次只對抗一個主要對手」的基本原則。

川習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川習會後,川普照樣大打美中貿易戰。(AP)

如以作者提出的美國外交政策六項基本特質(6C)檢驗,當前美國外交政策似乎都不具備這些特質。許多人批評川普採行的是「隨機外交」(Random Diplomacy)、「 推特外交」(Twitter Diplomacy), 其中又有許多是自相矛盾。難怪有人戲謔,「川普外交政策中唯一確定的是其不確定性」,這也是當前國際局勢不安定的潛在因素之一。

川普毫不掩飾對國際現實及美國外交政策的不滿與憤怒,但到目前為止,提不出有效的策略與行動,整個局勢並未改變。中國或許在貿易上會做些讓步,但在遠東將持續抗衡美國勢力,中國與習近平的威望繼續上升。有人甚至悲觀認為,川普對中國難以脫離歐巴馬政府的框架。

台灣下一步的選擇

處於兩強之下,台灣要如何因應複雜、詭譎多變的局勢?在可預見的未來,兩岸僵局不會改善,台灣只能更依賴美國,也就是幾乎將所有籌碼都押在美國一個籃子裡。

在過去一年,美國國會、行政部門、川普本人對台灣採取了多項正面行動,如通過《台灣旅行法》(TTA),肯定台灣對美國的安全價值等,川普本人也不吝於對台灣示好。「台美關係前所未有的好」已成為蔡英文總統及外交當局的標記。

事實上,台美關係一向良好,美國也忠實履行《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承諾。川普敲鑼打鼓地向台灣示好,無非是利用台灣向中國施壓,但台灣是中共核心利益所在,沒有退讓空間。

川普有可能直覺認為,由於台灣問題對中國的敏感及迫切性,中國可能會在其他方面退讓,前提一定是美國在台灣問題上讓步。當這場博弈失控時,而美國無法以國力有效箝制中共時,台灣首當其衝成為「棄子」,無論哪一種情境對台灣都是不利的。

對台灣最理想的情況是,美國不惜代價,一路相挺台灣。根據密斯及羅斯菲爾德的理論架構及政治現實,川普不應、也不會因台灣與中國大陸決裂或交戰,這完全不符合「美國優先」與「國族主義」的戰略與政策。

《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書封。(好優文化)
《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書封。(好優文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中央社前副社長。本文為《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好優文化)導讀。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