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文革、不知道六四:總數4億人的中國「千禧世代」很愛國

2018-06-22 19:10

? 人氣

(美國之音)

(美國之音)

人數達到四億的中國新生代,也就是「千禧一代」,近年來吸引到的中外關注越來越集中。中國官方的追踪數據顯示,這些出生於85年到2000年之間的年輕人,傾向於在政治上「愛國」和不滿西方的所謂「雙重標準」,同時對文革和六四等歷史包袱不甚了解;此外,他們的政治意識已經被經濟利益所收買。而西方記者的觀察則指出,說中國千禧一代不關心政治是不對的;事實上,這一代人正在推動中國的代際和社會轉變,這是政治沒有能夠做到的。那麼,所有國家的千禧代都很重要,我們為什麼要特別關注中國的千禧代?中國千禧代如何承載中國進一步融入國際的使命?我們邀請兩位嘉賓來探討。

參加節目討論的嘉賓是:1)知名中國青年作家趙思樂;2)中國時政觀察人士、美國喬治亞大學博士生古懿

* 趙思樂:千禧一代多數還未真正經歷社會不公*

知名中國青年作家趙思樂說,官方數據所描述的大部分千禧一代不關心政治或不了解六四和文革,很正常。現在中國對於網絡和言論的封鎖程度已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年紀小的人對翻牆還不熟悉,信息接收能力也還比較弱,所以他們很自然只能接受到官方和主流的信息。他們某種程度上也並不是這種現象的主要責任者,而是屏蔽信息的政府和自我審查的家長們。另外,由於他們年紀小,涉世未深,所以大部分還沒真正經歷過找不到工作的困境和社會上、工作上的種種不平等和挫折,比如戶籍歧視、小孩上不了學這些問題。所以他們眼中的國家就是官方口中欣欣向榮、不斷發展的國家。再者,該調查數據是官方提供的,所以這些孩子們對官方調查者說的是不是真話其也是個疑問。比如也有官方數據說民眾對領導人的支持率達百分之九十多,那這種數據大家都知道有問題。另外,他們的父母在他們成長過程中也會教他們自我審查。所以要對這類官方數據保留一定的懷疑態度。趙思樂舉例說,她身邊有很多青年運動者就是千禧一代,所以不能用刻板印像對中國的千禧一代一概而論。

* 趙思樂:國際社會要更多關注中國青年運動者*

趙思樂說,目前中國有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青年群體,但很大程度上被忽略,她希望會有更多媒體和研究者去跟進。中國後發者一代的青年運動者其實也算是千禧一代,因為他們成長在千禧年。在成長過程中,他們遇到的是中國近幾十年來相對開放的環境,比如有《南方都市報》和《南方周末》這類市場化的媒體;中國為召開奧運會作出了一些人權方面的承諾;以及中國加入WTO後引起的一些經濟開放上的影響。因此,理論上說,中國的千禧一代成長在一個相對開放的環境中。他們當中其實也有不少人在基礎上認可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我認識一些從事NGO、勞工運動、性別運動工作的青年人,他們很多也都是千禧一代,那麼他們現在如何看待自己的國家?怎麼看待自己國家的前途?怎麼看待中國政府對公民社會的打壓?這也都是很值得研究的方面。所以,國際社會除了關注到通過主流或官方渠道所展現出來的年輕人以外,還應該更多地對中國青年運動者的這一代進行實地的、面對面的了解。

* 趙思樂:80 、90 後和95 、00 後需分開研究*

趙思樂說,我們需要對千禧一代進行細分。如果籠統地看待這一代人,會產生很多誤解。比如,80和90前期出生的人確實成長在中國最開放的環境下,那時互聯網也才剛剛被引入中國,很多限制還未到位。但如果是95後和00後,他們所生活的環境中,互聯網封鎖措施已經完善,主流和網絡媒體都重回黨的控制之下,比如《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報》這樣的媒體已經很難再體現開放的、先進的普世價值。所以,所謂的千禧一代接受互聯網之後思想開放,這樣一個結論已經受到了非常嚴重的挑戰。如果我們在實際工作中和理解上再不對這個概念作調整的話,那麼中國千禧一代中年齡更小的這代可能會退回到黨國所希望塑造的樣子:非常傳統,非常民族主義,甚至與共產黨主流價值觀完全一致。這非常值得我們的警惕。千禧一代內部不同代人之間的區別非常值得我們關注。

* 古懿:千禧一代生存壓力大,但也有理想追求*

中國時政觀察人士、美國喬治亞大學博士生古懿說,一方面,我們千禧一代確實面臨著學業、家庭、就業等壓力的束縛,很大程度上這仍然是個生存問題。但另一方面,我們這代人成長於網絡時代,也是中國相對較開放的一個時期。而且我們沒有經歷過像文革、六四這樣很大的悲劇性事件,所以我們當中很多人相對比較敢於發聲。但我們的發聲和某些前輩們的發生也有所不同,我們更關注自己周圍和現實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比如2012年什邡中學生反對建化工廠的運動就是個例子。學生們上街說「我們可以犧牲,我們是90後」。那是一次罕見但典型的現象運動。但一些較年長的反對派人士就會對此感到比較失望,因為他們希望的是顛覆體制,但他們又並不太關注體制顛覆後到底要怎樣的生存和生活狀態。比如他們當中有些人甚至會認為,在民主自由的體制下,把幾歲的孩子和父母分開,關進籠子裡,這是可接受的。而我和我的很多朋友們則認為這樣的事情在任何國家任何社會都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古懿說,我們千禧一代的年輕人雖然也面臨著生存壓力,需要解決「生存」問題,但我們確實也希望更好地「生活」著,有更深層的理想和追求。

* 古懿:反叛是人的天性*

古懿說,反叛是人的天性,不能說是被嬌生慣養的結果。中國有句古話「民以食為天」,但是任何動物都要吃飯,所以更恰當的說法應該是「豬以食為天」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如果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或者看到別人受了欺負,他就會去追求社會正義。這是人的天性,而不是嬌生慣養的結果。我們千禧一代有時對於不涉及政治敏感的社會熱點問題,勇於發聲,敢於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是人性複甦的體現,這非嬌生慣養的結果。

* 古懿:中國千禧一代的抗爭更艱難也更矚目*

古懿說,在當今飛速發展的網絡時代裡,中國的千禧一代和世界上的其他年輕人都面臨著相似的壓力、困惑和抗爭。但是不同點在於,中國的千禧一代身處一個新極權主義社會中。由於他們背負著中國社會過去傳承下來的和當下正在積累的惡,所以他們的覺醒、抗爭和改變,尤其艱難,也因此尤其引人注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