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分局長,然後呢?從一位警備隊長之死談起

2018-06-23 05:30

? 人氣

台南市警局麻豆分局警備隊長許文福(左)疑似舉槍自盡。圖為許文福3月因病就醫,麻豆分局長楊青垂(右)探望。(翻攝「臺南市政府警察局麻豆分局」臉書)

台南市警局麻豆分局警備隊長許文福(左)疑似舉槍自盡。圖為許文福3月因病就醫,麻豆分局長楊青垂(右)探望。(翻攝「臺南市政府警察局麻豆分局」臉書)

台南市警察局麻豆分局警備隊長許文福6月14日舉槍自殺,「靠北警察」社團PO出3月份許隊長與分局長間的對話紀錄,並加註「分局長,然後呢?然後他就自殺了!」引發社會與論將矛頭指向分局長楊青垂未能體諒死者的工作壓力,以致發生自殺身亡慘劇。

根據社會學大師涂爾幹的鉅著「自殺論」及壓力學觀點,單純因為工作壓力而自殺者極為罕見,畢竟在通常的「壓力測試量表」中,「工作」部分多只佔20﹪左右,而要讓一個人下定決心走上絕路,那種臨界點的張力應該不是區區兩成的工作壓力可以驅動達成的,因此把這個不幸事件完全歸咎於「工作壓力太大」,恐怕是太過廉價的指控,失之偏頗!更何況以許隊長的年齡而言,應該已達到自願退休條件,假設真的單純只是因為工作壓力問題,那麼申請病假或休假、送出退休報告,一個簡單動作便可完全將壓力來源消除掉,如今不此之圖,而出以最決絕之手段,委實令人匪夷所思1

軍警消在公務體系中工作壓力特別大乃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雖然薪水不差,警消人員待遇更高於一般公務人員2萬左右,但考試錄取難度卻比一般公務人員低很多,尤其是職業軍人更是乏人問津!

看到許多社會人士,甚至是警察人員,責怪楊青垂分局長在許隊長已經表明身體健康狀況不佳後,未能予以體恤立即調整工作。這種看法太過片面,不要說分局長,即使是警察局長也有很多的無可奈何,因為手上籌碼有限,而且所要面對的不僅只是個別的員警,而是全分局、全警察局的各項勤業務都必須有效達成,因此考量層面很多。今年1月初,彰化縣長魏明谷在參加一個新建派出所落成典禮時公開宣示,將有1百多個新進員警,所以50歲以上的警察將不必再服深夜勤務,立意良好,無奈做不到!因為果真50歲以上的警察不再服深夜勤務,事實上這些工作並沒有取消,只是改由其他人來分攤,這些其他員警有辦法承受嗎?所以事後不管是警察局長楊崇德或警政署的答覆都是:「儘可能照顧年紀大員警,但仍需以完成任務為優先考慮。」換句話說就是做不到!

縣長、署長、局長都做不到的事,如何去苛求一個分局長呢?假設全分局、全台南市警察局、全警政署只有一位員警健康不佳,感到工作不勝負荷,請求調整,那很容易處理,因為只有一個,其他同仁多擔待些即可。無奈這也是不可能的,有狀況的員警絕對不會只有一個,分局長面對的是全體同仁,考量的也不能只有單一個人,否則幾個人報告一起上來要怎麼處理?

幾年前曾有一位義務役士兵因為不習慣群居生活太吵,夜間難以入睡,要求上級能讓它自己睡一個房間,否則將會受不了而自殺。如果你就是他的連長,你會怎麼處理?

立刻就給他一間套房?顯然不切實際,如果全體國軍只有一人如此倒也無妨,但數千百人提出同樣的請求時,怎麼辦?連長有這麼大的權限嗎?往上級陳報的答覆一定是請你自己妥為處理,結果必然是對那位士兵好言相勸,但沒有可能真的給他一間套房。然後呢?然後他就自殺了!

自殺事件發生後,不論是社會與論或軍方內部一定是責怪那個連長沒有好好處理。但在還沒有自殺前,如果連長真的給他一間個人房間,上級一追究下來,到時候跳樓自殺的恐怕就是那位連長了!而且我相信除非有奇蹟發生,否則不管是誰當這個連長,那個士兵都必定會跳樓,因為沒有任何連長能獨力解決制度性問題。

自殺態樣及壓力來源大多非常複雜而多樣,只為了方便或其他原因,把矛頭指向唯一的工作壓力並不明智,因為一個已經可以申請退休的人都無法排解而選擇自殺,那其他更多在工作岡位上還必須奮鬥數十年的人怎麼辦?

民國100年左右我擔任督察組長,某天早上7點到派出所去查勤,還沒進門就聽到一個畢業不到1年的吳姓警員唉聲嘆氣的說了一句話:「幹,警察有夠難做!」原來他是從深夜12點值班到4點,沒有休息接著開始處理事故,連續熬夜工作7個多小時,難怪會心煩氣躁。我當下並沒有說甚麼,就坐在椅子上跟值班的員警聊聊天,約莫7點半事故處理告一段落,他對我說要先去休息,我請他稍坐一下,耽誤他幾分鐘,我問吳員:「我們警察先不管說是出賣勞力或出賣健康、甚至是賣命也好,薪水加上超勤加班費的待遇領得比同職等的其他公務員還多(約莫多2萬多元),你知道嗎?」「我知道!」

我又問:「以同樣是公務員來說,警察比其他種類的公務員更好考,你知道嗎?」「我知道!」我最後問:「你覺得你有比其他人更聰明嗎?」吳員大概是不知道我問這句話的用意,所以遲疑著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再繞彎子,直接告訴他答案:「警察的待遇既然比其他公務員好,考起來又比其他公務員容易,難道別人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只有你最聰明才知道,所以沒有人來跟你競爭考試?當然不是,是因為大家都知道警察難做,非萬不得已不會想來考警察,因此才會出現這種待遇高卻不太有人想考的特殊現象!」

從警卅餘年,對警察工作我始終有著一份難以割捨的熱愛與忠誠。純以待遇而論,警察在公務員體系中算是優厚的,雖然那是要付出生活不正常及身體健康代價的,但領的錢總是真的比同職等公務員高!不過,以我接觸、了解的警察人員來說,尤其是特考班及剛剛新進沒有幾年的人,如果不是因為有種種限制,自由開放讓這些警察可以選擇跳巢到其他公務機關的話,那這比別人可以多領的兩萬多元恐怕會被棄如敝屣,說會全部轉職恐怕是比較誇張了些,但如果說每兩個會跑掉一個恐怕又太保守!為啥?答案就是:「幹,警察有夠難做!」

身處軍警消這些特殊行業的我的弟兄們,你們的工作壓力在可預見的未來恐怕不僅不會減輕,應該還會越來越重。既然已經無法選擇你們所喜愛的工作,那就得儘可能愛你們所選擇的工作,設法調適自己的身心。因為,路,還很長!

*作者為雲林縣警察局台西分局勤務中心主任退休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風傳媒關心您★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