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余光中的中國是哪個中國,跟余秋雨一樣嗎?

2017-12-18 09:01

? 人氣

余光中對中國意味著什麼?世界領袖為什麼要到中國開會?沒有網絡中立法的未來,就是現在的中國?(德國之聲)

余光中對中國意味著什麼?世界領袖為什麼要到中國開會?沒有網絡中立法的未來,就是現在的中國?(德國之聲)

余光中對中國意味著什麼?世界領袖為什麼要到中國開會?沒有網絡中立法的未來,就是現在的中國?

《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沒有網絡中立性的未來?歡迎來到中國》,作者尼克・弗裡希說,如果你想知道沒有網絡中立性的未來是什麼樣的,在北京上一下網就知道了。由和中共保持一致的電信巨頭提供的中國互聯網是一個數位反烏托邦,遭到被稱為防火長城的龐大審查機構過濾。有些網站的加載速度極其緩慢,甚至完全打不開。其他的則能立即打開。內容會在沒有任何警告或說明的情況下突然消失。川普政府廢除網絡中立性原則的計劃,將這種噩夢般的場景帶到了美國的數位大門前。

文章說,北京從不羞於利用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實力消除中國境外的異見,採用政治和商業混合的策略。今天,在中國瀏覽網頁,你很少再見到過去經常出現的那些話:「你的連接已被重置」,或「由於相關的法律法規,此內容無法顯示」。你更可能是要忍受漫長的加載時間,你會覺得很煎熬,很無聊,轉而去查看別的網頁。在這種制度下,甚至連《紐約時報》這樣無論如何都拒絕自我審查的內容提供商—該報自2012年報導中共領導人的家族財富之後一直遭封鎖—也會發現自己接觸消費者的能力受制於那些運營通訊渠道的企業。

余光中那個中國不是今日中國

台灣《上報》發表詩人廖偉棠文章《孑立在中華民國的余光之中》,文章認為,剛剛去世的台灣詩人余光中,的確比大多數台灣作家更顯得與大陸作家是同類者。純粹從詩而看,他很接近另一位余姓作家余秋雨,徜徉山水之畔而不見人間,追懷古人而不問今人,用鴻鴻的話來說,就是「雅不可耐」—-這不正是信仰中華復興的附雅者所嚮往的嗎?

文章說,以李白指代盛唐也就成為一個約定俗成的做法,余光中作為學者型詩人,也未能免俗—不是因為他流俗,而是因為他需要從盛唐想象中獲取他的中國自豪。「但無論如何,他的那一個中國,明顯已經不是今天的中國,既不是大陸的中國,也不是台灣的中國了。如此看來,他孑立在中華民國的余光之中,一如他的名字,倒頗有幾分悲壯」。

為什麼要到中國去開會?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到中國開會去》,作者李怡說,十九大後,中共國一連開了三個國際大會,一個是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一個是世界互聯網大會,一個是「南南人權論壇」。諷刺的是:中國共產黨從來沒有在中國作過社團登記,中國的互聯網自由度連年都居世界倒數第一,中國在世界人權排名上一直排在最後幾位,2015年是倒數第二。

那麼為甚麼又有許多人到中國開這些荒謬會議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