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被老師點名愛講話、罰站的她,用完美履歷證明「愛講話天性」也能闖出一片天

2017-12-18 06:20

? 人氣

「妍容,你又講話,去後面罰站!」「老師,我只是在和同學討論……」「去後面罰站!」除了愛美之外,從小我最高調的一件事就是愛講話。記得念小學的時候,我三不五時就會因為上課和同學講話而被老師罰站。「屢罰屢說」的我,令大人頗為頭痛,他們一定想不到,這孩子對於說話懷有真正的熱情,最終還能說出一片天。

「被罰站」聽起來是「壞孩子」才會得到的懲罰,可是也不盡然如此。以我為例,念小學的時候,經過我們班教室的人,一定常看到全班幾十個同學,一眼望過去只有我一個人站著上課。我是出了名的,被罰站的大戶,但我也是班上前三名的學生,以及代表班級或學校參與各種競賽的常勝軍。

被罰站的羞恥感至今仍印象鮮明,也許人都是主觀的,我總認為自己不過是和同學討論課堂上的內容,沒做什麼壞事,卻得到不成比例的處罰。老師們很少問我在同學講些什麼,總之只要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老師就會覺得「上課秩序被破壞」,無論我怎麼解釋都沒有用。「起來罰站就對了」這句話形塑了我對老師的某種印象:權威的確立往往比事實還要重要。

但話說回來,既然不喜歡被處罰的感覺,覺得委屈,我又為何屢屢上課說話?只要閉嘴,不就不會被處罰?答案沒有別的,就是生性愛說話。我一直都是個有很多想法、看法,又喜歡說出來和大家分享的人,年紀還小的時候不懂得控制,也不知道該如何和老師溝通(想當年師生之間哪裡有溝通的空間?),因此只能乖乖挨罰。父母親對此也覺得苦惱,女兒是大家公認的「好學生」,每次考試的成績都很亮眼,卻一天到晚被罰站,講也講不聽。

中學以後,隨著控制力變好,懂得適時壓抑自己說話的衝動;課業壓力也加重,心情添了幾分抑鬱,自然話就變少,總之我很少再因為講話而被罰站了。不過,愛說話的天性從未遠離。

雖然在傳統的教學環境裡,「愛講話」彷彿是一個學生的「缺點」,可是我並不因此否定自己與生俱來的這個特質。

喜歡說話,不只是因為熱衷表達意見,我更喜歡和別人交流,在對話中觀察很多現象,例如人心、人性。我愛說,也愛研究與觀察別人怎麼說。年紀還小的時候,我想精進口語表達,靠的是參加演講、朗讀比賽;念了大學以後,術業有專攻,新聞系讓我得到學院式的口語訓練。但是所謂的「說話之道」,卻是從許多購物經驗中點點滴滴累積得來。

「購物經驗」?是的,你沒看錯,這不是我為自己的愛買東西找個好聽的說法,相信有豐富購物經驗的朋友會同意我的心得:優秀的銷售員總是很懂得怎麼說才恰當,才能得到人心。

對我而言,所謂說話說得好,不是指「口角鋒利,舌燦蓮花,能把死的說成活的」這種好,而是「確實能令人卸下心防,願意與之真誠交流」的那種好。在我購物經驗中,許多台灣的精品銷售員都有做到面帶笑容,親切問候客人,兼以口條流利等等,可是我還是會感覺到他們「正在工作」,因為他們經常說:「請問你的預算是多少?」「我先幫你拿保證書和盒子來結這條項鍊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