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旁聽合議庭,才知道恐龍在這裡!

2017-12-18 05:40

? 人氣

作者表示,見證到台灣司法的失序,從簡單到不能簡單地一問一答對話中,法官都可以用威逼脅迫語氣對證人施壓,在證人語意中挑盡毛病,充滿人治,憑著感覺、憑個人好惡判人生死。(陳明仁攝)

作者表示,見證到台灣司法的失序,從簡單到不能簡單地一問一答對話中,法官都可以用威逼脅迫語氣對證人施壓,在證人語意中挑盡毛病,充滿人治,憑著感覺、憑個人好惡判人生死。(陳明仁攝)

最近突然心血來潮,想來一趟司法之旅,取得旁聽證後,乖乖做好筆記,想觀察台灣司法的病灶到底在哪裡 ?

我精選幾個較受矚目的社會案件。12月13日當天,剛好是前中研院長翁啟惠首度開合議庭,好奇心驅使下,我排上後補位,坐在旁聽席一角,誰人都不認識,我拿出筆記本開始振筆疾書。

庭訊進行到一半,坐在隔壁的太太突然碰碰我手臂,輕聲跟我說,「欸 ,有沒有看到台上的法官們在聊天 ? 」  坐在中間的審判長真的跟旁邊的法官在聊起天來了。

證人是一位具有美國化學博士背景的中研院員工,專門負責中研院的技轉工作,當辯護律師在法庭上一一詢問,她鉅細靡遺作答。 這位博士口條清晰,態度嚴謹,慢條斯理娓娓道來。

整個合議庭稍嫌冗長, 時間耗費從上午9:30到中午,已過了午餐時刻還未停歇 。我因饑腸轆轆人已陷入昏昏欲睡的狀態,突然被石破天驚地尖嗓憤怒聲音驚醒, 發出吼叫聲情緒幾近失控的人名稱叫做-審判長, 也就是庭長。

此時,坐在我左手邊的媒體記者手機立刻滑出一個畫面,不吝惜分享給我。畫面上出現-庭長李世華,承辦專業案件-性侵害,拿的專業證照叫做家事。

法律不是我的專長,我只是一位社會觀察家,媒體上經常有我的文章發表。我其實不懂一位專門管家事又管性侵案的審判長,要如何審判中研院的專業技術授權案 ?

不過,在她的尖聲充滿怒火的空氣中,以下的情境真的讓我不虛此行。總算聽懂了台灣社會聲聲呼喚的恐龍法官 !  幸好讓我這個閒人補上候補旁聽席。

司法院30日公布國民法官制度草案,並現場模擬國民參與審判法庭。(司法院提供)
司法院模擬國民參與審判法庭。(司法院提供)

這位審判長立威的味道相當濃厚,她詰問證人的問題已經是證人清晰明暸,回答不止四五次的問題。 「是哪裡聽不懂啦 ? 」身邊這位年輕的媒體記者不耐煩低語,台下的旁聽席此刻傳來一陣嘩然。

台下觀眾席有噓聲,這讓該名審判長火氣更大了,情緒幾近失控地,同樣問題反覆再反覆,證人清楚明確說出同一答案,而該位審判長仍然是百轉千迴,一再用誘導方式要證人回答-背後就是有人主使,被告就是有罪。

這位具有留美博士背景的前中研院員工幾乎被當成犯人在問審了。證人不照審判長的意思回答指證被告就是犯罪,我們得全場陪著餓肚子,午餐不能吃,茶水不能進。

曾有那麼一刻,饑腸轆轆的我好希望證人就依審判長意思說個謊又如何 ? 我們想吃午餐哪,就照審判長意思回答,讓她開心一下,別扣留全場的人茶飯不能食呀。

我突然一回神,不對,我正見證了台灣司法審判的偉大。 原來,法庭上有人可以扮演上帝 ! 失控的審判長帶著可怕的情緒, 法庭上追求的不是證據,是情緒加上這位自比上帝的人,可以為所欲為,用高分貝的音量威嚇所有人。

離開法院,我第一件事,上網查審判長的職權-維持法庭程序,上述作為像是維持法庭程序嗎?是引起法庭騷動哪 !

這位對被告帶者極深成見的審判長,不知誰授權讓她扮演上帝,可以將個人好惡情緒完全表露無遺。證人都如此任她宰割,更難想像被告將如何遭她凌遲 ? 一聯想起來,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20170828-法院法庭內即景,庭訊、庭長、審判長、陪審法官、檢察官、安檢、旁聽席、開放庭前拍攝。(陳明仁攝)
法庭內即景。(陳明仁攝)

試想,如果沒有旁聽席,這種關起房門來,審判長自立為上帝的戲碼不知道會演得多過火 ?  

在這種已經簡單到不能簡單地一問一答對話中,都可以用威逼脅迫語氣對證人施壓,在證人語意中挑盡毛病,真的讓我見證到台灣司法的失序,充滿人治,憑著感覺、憑個人好惡判人生死。 

有一種東西叫做證據,請問法官大人,您有在參考嗎?

半夜見到鬼可怕嗎? 那是你沒上過台灣法庭見過法官。旁聽合議庭,才知道恐龍在這裡 ! 

*作者為觀庭民眾,關心台灣司法改革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