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遲早會消滅男人、統治世界?人人覺得他精神異常,遺傳學家卻認同「這件事」

2017-12-18 08:30

? 人氣

我推門進來的時候,嚇了他一大跳,還沒等我看清,他人就躲到桌子底下去了,說實話我也被嚇了一跳。

關上門後我把資料本子、錄音筆放在桌上,並沒直接坐下,而是蹲下看著他。我怕他在桌子底下咬我—有過先例。

他被嚇壞了,縮在桌子下拚命哆嗦著,驚恐不安地四下看。

我:「出來吧,門我鎖好了,沒有女人。」

他只是搖頭不說話。

我:「真的沒有,我確定,你可以出來看一下,就看一眼,好嗎?」

跟這個患者接觸大約兩個月了。他有焦慮加嚴重的恐懼症,還失眠,而恐懼的對象是女人。

他小心地探頭看了下四周,謹慎地後退爬了出去,然後蹲坐在椅子上,緊緊地抱著自己的雙膝,驚魂未定地看著我。

我:「你看,沒有女人吧。」

他:「你真的是男的?你脫了褲子我看看?」

我:「......我是男的,這點我可以確認。你忘了我了?」

他:「你還有什麼證據?」

我:「我今天特地沒刮臉,你可以看到啊,這個鬍子是真的,不是粘上去的。你見過女人長鬍子嗎?就算汗毛重也不會重成我這樣吧?」

他狐疑地盯著我的臉看了好一陣兒。

他:「上次她們派了個大鬍子女人來騙我。」

我:「沒有的,上次那個大鬍子是你的主治醫師,他可是道地的男人。」

他努力地想著。我觀察著他,琢磨今天到底有沒有交流的可能。

他:「嗯,好像是,你們倆都是男的......但是第一次那個不是。」

我:「對,那是女人,你沒錯。」

他:「現在她們化裝得越來越像了。」

我:「哪兒有那麼多化裝成男人的啊。這些日子覺得好點沒?」

他:「嗯,安全多了。」

我:「最近吃藥順利嗎?」他曾經拒絕吃藥,說那是女人給他的毒藥,或者拒吃安眠藥,說等他睡了她們好害他。

他:「嗯,就是吃了比較睏,不過沒別的事。」

我:「就是嘛,沒事的,這裡很安全。」

他:「你整天在外面小心點兒,小心那些女人憋著對你下手!」

我想了下,沒覺得自己有什麼值得女人那麼雞飛狗跳尋死覓活惦記的,於是問他為什麼。

他:「她們早晚會征服這個地球的!」

我:「地球是不可能被征服的。」

他:「哦,她們會統治世界的。」

我:「為什麼?」

他又疑神疑鬼地看著我,我也在好奇地看著他,因為從沒聽他說過這些。

他:「你居然沒發現?」

我:「你發現了?」

他嚴肅地點了點頭。

我:「你怎麼發現的?」

他:「女人,跟我們不是一種動物。」

我:「那她們是什麼?」

他:「我不知道,很可能是外星來的,因為她們進化得比我們完善。」

他好像鎮定了一些。

我:「我想聽聽,有能證明的嗎?」

他神祕地壓低聲音:「你知道DNA嗎?」

我:「去氧核糖核酸?知道啊!你想說什麼?染色體的問題?」

他:「她們的祕密就在這裡!」

我:「呃......什麼祕密?染色體祕密?」

他:「沒錯!」

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人的DNA有二十三對染色體對不對?」

我:「對,四十六條。」

他依舊狐疑地看著我:「你知道多少?」

我:「男女前四十四條染色體都是遺傳資訊什麼的,最後那一對染色體是性染色體,男的是X/Y,女人是X/X。這個怎麼了?」

他嚴肅地看著我:「你們都太笨!這麼簡單的事都看不明白!」

我:「呃......我知道這個,但是不知道怎麼有問題了......」

他:「男女差別不僅僅是這麼簡單的!男人的X/Y當中,X包含了兩三千個基因,是活動頻繁的,Y才包含了幾十個基因,活動很少!明白了?」

我:「呃......不明白......這個不是祕密吧?你從哪兒知道的?」

他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我原來去聽過好多這種講座。你們真是笨得沒話說了,難怪女人要滅絕咱們!」

我實在想不出這裡面有什麼玄機。

他歎了口氣:「女人最後兩個染色體是不是X/X?」

我:「對啊,我剛才說了啊......」

他:「女人的那兩個X都包含好幾千個基因!而且都是活動頻繁的,Y對X,幾十對好幾千!就憑這些,差別大了!女人比男人多了那麼多資訊基因,就是說女人進化得比男人高級多了!」

我:「但是大體的都一樣啊,就那麼一點兒......」

他有點兒憤怒:「你這個科盲!人和猩猩的基因相似度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就是那不到百分之一導致了一個是人,一個是猩猩。男人比女人少那麼點兒?還少啊!」

看著他冷笑我一時也沒想好說什麼。

他:「對女人來說,男人就像猩猩一樣幼稚可笑。小看那一點兒基因資訊?太愚昧!低等動物是永遠不能瞭解高等動物的!女人是外星人,遠遠超過男人的外星人!」

我:「有那麼誇張嗎?」

他不屑地看著我:「你懂女人嗎?」

我:「呃......不算懂......」

他:「但是女人懂你!她們天生就優秀得多,基因就比男人豐富。就是那些活動基因導致了完全不一樣的結果!男人誰敢說瞭解女人?誰說誰就是胡說八道。我問你,從基因上看,是你高級還是寵物高級?」

我:「呃......我......」

他:「就是這樣。你養的寵物怎麼可能瞭解你?你吃飯牠明白,你睡覺牠明白,你看電影牠就不見得明白了吧?你上網牠就不理解了吧?你跟別人聊天牠還是不明白吧?你看書牠明白?不明白吧。你看球賽高興了或者不高興了牠明白?牠也不明白!牠只能看到你的表面現象:你高興了或者生氣了。但是為什麼,牠永遠不明白。」

我:「嗯….你別激動,坐下慢慢說。」

他:「你能看到女人喜歡這件衣服,為什麼?因為好看。哪兒好看了?你明白嗎?」

我:「嗯,有時候是這樣….」

他:「女人生氣了,你能看到她生氣了,你知道為什麼嗎?你不知道….」

我:「經常是一些小事兒吧......」

他再度冷笑:「小事兒?你不懂她們的。你養的寵物打碎了你喜歡的杯子,你會生氣,在寵物看來這沒什麼啊,有什麼可氣的?對不對?對不對?!」

看著他站在椅子上我有點兒不安。

我:「你說得沒錯,先坐下來好不好?小心站那麼高,女人發現你了。」

他果然快速地坐了下來。

他:「沒男人能瞭解女人的,女人的心思比男人多多了,女人早晚會統治這個世界,到時候男人可能會被留下一些種男,剩下的都殺掉。等科學更發達了,種男都不需要了,直接造出精子。可悲的男人啊,現在還以為在主導世界,其實快滅亡了,這個星球早晚是女人的......」

我:「可憐的男人......感情呢?不需要嗎?」

他:「感情?那是為了繁衍的附加品。」

我:「我覺得你悲觀了點兒......就算是真的,對你也沒威脅的。」

他:「我悲觀?我不站出來說明,我不站出來警告,你們會滅亡得更早!可惜我這樣的人太少了。」

我:「是啊......我知道的只有你。」

他:「佛洛伊德,你知道嗎?他也是和我一樣,很早就發現了。」

我:「欸?不是吧?」

他:「佛洛伊德的臨終遺言已經警告男人了。」

我:「他還說過這個?怎麼警告的?」

他:「他死前警告所有男人,女人想要全世界!」

我已經起身在收拾東西了:「嗯,我大體上瞭解怎麼回事了,過段時間我還會來看你的。」

他:「你不能聲張,悄悄地傳遞消息,否則你也會很危險的。」

我:「好的,我記住了。」

我輕輕地關上了門。

幾天後我問一個對遺傳學瞭解比較多的朋友,有這種事兒嗎?他說除了來自外星、幹掉男人、征服世界那部分,基本屬實。不過,我們都覺得佛洛伊德那句臨終遺言很有意思,雖然那只是個傳聞。

「女人啊,你究竟想要什麼?」

作者介紹|高銘

70年代,生於北京

他喜歡問為什麼,但不是哲學家
他喜歡探究心理,但不是心理學家
他喜歡追問世界本源,但不是歷史學家
他喜歡動物,但從不去動物園
他是個探險家,但不怎麼旅遊
他寫過暢銷書《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

他喜歡白色、金屬金和銀色
他喜歡用「貪婪」形容自己
他喜歡自己制定規則
他堅信自己能拯救世界

他誰也不是
但他誰都是

本文經授權轉自時報出版《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原標題:女人的星球)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