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遲早會消滅男人、統治世界?人人覺得他精神異常,遺傳學家卻認同「這件事」

2017-12-18 08:30

? 人氣

我推門進來的時候,嚇了他一大跳,還沒等我看清,他人就躲到桌子底下去了,說實話我也被嚇了一跳。

關上門後我把資料本子、錄音筆放在桌上,並沒直接坐下,而是蹲下看著他。我怕他在桌子底下咬我—有過先例。

他被嚇壞了,縮在桌子下拚命哆嗦著,驚恐不安地四下看。

我:「出來吧,門我鎖好了,沒有女人。」

他只是搖頭不說話。

我:「真的沒有,我確定,你可以出來看一下,就看一眼,好嗎?」

跟這個患者接觸大約兩個月了。他有焦慮加嚴重的恐懼症,還失眠,而恐懼的對象是女人。

他小心地探頭看了下四周,謹慎地後退爬了出去,然後蹲坐在椅子上,緊緊地抱著自己的雙膝,驚魂未定地看著我。

我:「你看,沒有女人吧。」

他:「你真的是男的?你脫了褲子我看看?」

我:「......我是男的,這點我可以確認。你忘了我了?」

他:「你還有什麼證據?」

我:「我今天特地沒刮臉,你可以看到啊,這個鬍子是真的,不是粘上去的。你見過女人長鬍子嗎?就算汗毛重也不會重成我這樣吧?」

他狐疑地盯著我的臉看了好一陣兒。

他:「上次她們派了個大鬍子女人來騙我。」

我:「沒有的,上次那個大鬍子是你的主治醫師,他可是道地的男人。」

他努力地想著。我觀察著他,琢磨今天到底有沒有交流的可能。

他:「嗯,好像是,你們倆都是男的......但是第一次那個不是。」

我:「對,那是女人,你沒錯。」

他:「現在她們化裝得越來越像了。」

我:「哪兒有那麼多化裝成男人的啊。這些日子覺得好點沒?」

他:「嗯,安全多了。」

我:「最近吃藥順利嗎?」他曾經拒絕吃藥,說那是女人給他的毒藥,或者拒吃安眠藥,說等他睡了她們好害他。

他:「嗯,就是吃了比較睏,不過沒別的事。」

我:「就是嘛,沒事的,這裡很安全。」

他:「你整天在外面小心點兒,小心那些女人憋著對你下手!」

我想了下,沒覺得自己有什麼值得女人那麼雞飛狗跳尋死覓活惦記的,於是問他為什麼。

他:「她們早晚會征服這個地球的!」

我:「地球是不可能被征服的。」

他:「哦,她們會統治世界的。」

我:「為什麼?」

他又疑神疑鬼地看著我,我也在好奇地看著他,因為從沒聽他說過這些。

他:「你居然沒發現?」

我:「你發現了?」

他嚴肅地點了點頭。

我:「你怎麼發現的?」

他:「女人,跟我們不是一種動物。」

我:「那她們是什麼?」

他:「我不知道,很可能是外星來的,因為她們進化得比我們完善。」

他好像鎮定了一些。

我:「我想聽聽,有能證明的嗎?」

他神祕地壓低聲音:「你知道DNA嗎?」

我:「去氧核糖核酸?知道啊!你想說什麼?染色體的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