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宇宙,所有的因果,所有的上下左右前後,就像一大塊果凍:《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選摘(2)

2017-11-13 05:10

? 人氣

「那大塊果凍裡,會有很多很多極其微小的氣泡,那些氣泡,不屬於物質,屬於什麼呢?」(Naib@Wikipedia / CC BY-SA 2.5)

「那大塊果凍裡,會有很多很多極其微小的氣泡,那些氣泡,不屬於物質,屬於什麼呢?」(Naib@Wikipedia / CC BY-SA 2.5)

我:「你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種打招呼的模式已經是我的一種習慣了,之後的順序是:習慣性的微笑一下

→坐下→打開本子→掏出錄音筆→按下→拿出筆→擰開筆帽→看著對方→觀察對方→等待開始。

但是她,並沒看我。

這位患者三十歲上下,臉上那種小女孩的青澀還沒有完全褪去,但是已經具備了成熟女人的嫵媚和性感,而且沒化妝。必須承認,她很動人—不是漂亮,是動人。不敢說漂亮女人我見多了,但是也見過不少。她這種動人類型的,直接和她對視的話,男人都會被「電」得半死不活。當然,至於是否表現出來,那就看個人素質了,例如說我吧,我就是表現出來的那種—雙眼閃亮了一下。

眼前的她盤腿坐在椅子上,眼睛迷茫地看著前方。雖然她的前方就是我,但是我確定她沒看我,而是空洞地看著前方。就是說,不管她面前換成什麼,她都會是那麼直勾勾地看著。

對於這種「冥想」狀態的患者,我知道怎麼辦—等。沒別的辦法,只有等。

大約幾十分鐘後,我看到她慢慢地回過神來。

我:「你好。」

她:「嗯?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來了一會兒了。」

她:「哦,幹麼來了?」

我:「之前電話裡不是說過了嗎?」

她:「我忘了。」

我:「那現在說吧,我想瞭解你的情況—如果你願意說的話。」

她看著我反應了一會兒:「你不是醫生?」

我:「不是。」

她:「原來是這樣......那麼你也打算做我的追隨者了?」

我:「這個問題我得想想。」

她:「好吧,我能理解,畢竟我還什麼都沒說呢。不過等我說完,你很可能會成為我的追隨者。」

我笑了:「好,試試看吧。」

她:「坐穩了,我會告訴你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究竟這一切都是什麼,包括所有怪異的事情、不能解釋的事情,我都會告訴你。仔細聽,你就會解開所有的疑惑。」

長久以來,總有那麼一些事情讓我想不出個所以然,但是我卻從未放棄那種質疑的態度,也就是說,扎到骨子裡了。一旦這個死穴被點上,我絕不會動一步,我會一直聽完,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判斷為止。

可以肯定我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好,你說吧。」

她:「你有宗教信仰嗎?」

她這句話一下子把我從燃點打到冰點,但我依舊不帶任何表情:「沒有。」

她:「嗯......那有點麻煩。」

我:「沒關係,雖然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是我瞭解的不少。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她:「哦?那就好,我就直接說了。佛教說:西方有個極樂世界;天主或者基督教,不管怎麼分教派,都會承認天堂的存在;伊斯蘭教也是無論極端教派還是溫和教派,都承認:有天堂或者無憂聖地。道教從最初的哲學思想演化成一種宗教後,雖然並不怎麼推崇天堂一類的存在,但是也有成仙進入仙境那一說。聽懂了吧?不管什麼宗教,總是會告訴你有那麼一個美妙的地方存在。就算那些邪教也一樣,而且那些邪教也沒什麼創新,都是在正統宗教上做修改或者乾脆照搬罷了。問題是,為什麼那些宗教都會強調有那麼個地方存在呢?不管你怎麼稱呼那個地方:天堂啊、極樂世界啊、聖地啊、仙境啊......名稱不重要,重要的是都會說那個地方很好很強大,為什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