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耶路撒冷,巴勒斯坦的悲哀,中東穆斯林國家的悲哀

2017-12-12 06:10

? 人氣

2017年12月,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搬遷美國大使館,引發穆斯林世界強烈抗議(AP)

2017年12月,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搬遷美國大使館,引發穆斯林世界強烈抗議(AP)

耶路撒冷的「舊城」大致成四邊形,面積還不到1平方公里,但是宗教信仰與歷史沉積滲透了每一寸土地,瀰漫著每一口空氣。西南角的阿克薩清真寺,是伊斯蘭教僅次於麥加、麥地那的聖地,先知穆罕默德曾在此「昇天」。阿克薩清真寺東邊山腳下的西牆,是古代猶太人「第二聖殿」的遺址,聖殿的其餘部分在西元前70年毀於羅馬軍團。再往東邊去,聖墓教堂是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埋葬入土、死而復生的地方。

12月6日,一個盲動的政客將耶路撒冷(Jerusalem)送上頭條新聞: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啟動美國大使館搬遷計畫,掀起軒然大波。為何一個建國近70年的聯合國成員國的首都需要「被承認」?為什麼幾乎全球每一個國家都反對美國這麼做、穆斯林國家尤其群情激憤?川普的一席聲明到底有多大的破壞力?

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首先要釐清耶路撒冷的地位嬗變,以及舊城(Old City)所屬的東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歸屬,如何成為中東地區最敏感、最棘手的議題。

英國託管、以色列建國、中東戰爭造就的耶路撒冷特殊地位

太久遠的先不提,看看20世紀以來耶路撒冷發生了什麼事。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耶路撒冷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統治了約400年,直到1917年被英國佔領。1922年,國聯(League of Nations)授權英國託管包含耶路撒冷在內的巴勒斯坦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從19世紀下半葉開始,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口快速增加,到1922年時佔比已達11%。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猶太人大量移民巴勒斯坦,到1948年以色列獨立建國之前,比例已超過30%,與佔多數的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的摩擦與衝突也日益嚴重。

有鑑於耶路撒冷的「三教聖地」特殊地位,聯合國於1947年11月通過的「聯合國巴勒斯坦分割方案」(UN Partition Plan)一方面要求在在巴勒斯坦地區分別建立「阿拉伯國」與「猶太國」,一方面將耶路撒冷劃設為「獨立個體」(corpus separatum)亦即一個由聯合國管轄的「國際城市」。

然而這個計劃始終是空中樓閣。1948年5月以色列建國,「第一次中東戰爭」(1948 Arab-Israeli War)立即爆發,以色列以勝利者之姿併吞西耶路撒冷(West Jerusalem),「國父」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隔年就宣布耶路撒冷是其「永遠的首都」,並將政府從特拉維夫(Tel Aviv)遷移過去。1967年6月「六日戰爭」(Six-Day War),以色列再接再厲,從約旦手中奪佔東耶路撒冷。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