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面警戒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以色列重傷士兵們的慰藉與尊嚴:由國家買單的「性替身療法」與「性代理人」

2021-04-20 11: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在許多國家「性替身療法」(surrogate sex therapy)充滿爭議且未被廣泛實施,爭議是要僱用一個人充當患者的性伴侶。但在以色列,政府出資為那些受過重傷、需要性康復的士兵提供這種治療。

以色列性治療師羅尼特·阿洛尼(Ronit Aloni)的特拉維夫諮詢室看起來和你想像的差不多。這裏有一張舒適的小沙發供客戶使用,還有她向客戶做解釋時需要用到的男女性生殖器圖。

但在隔壁房間發生的事更令人驚訝,這裏有一張沙發床和蠟燭。這裏是性代理伴侶(也譯:替身性伴侶)(surrogate partners)幫忙教導阿洛尼的一些客戶建立親密關係並最終發生性關係的場所。

「它看起來不像酒店。更像一棟房子,像一間公寓,」阿洛尼說。這裏有一張床,一台CD播放器,和一個牆上還裝飾著色情藝術品的浴室。

「通常性治療都是夫妻治療,如果沒有伴侶,那就無法完成這個過程,」她繼續說道,「男、女性代理人幫助扮演(治療過程中所需的)夫妻角色。」

雖然批評者將其比作賣淫,但在以色列這種做法已被接受,以至於以色列從國家層面為性能力受影響的受傷士兵付費治療。

「人們需要感覺到他們可以取悅別人,他們可以從別人那裏獲得快樂,」擁有性康復博士學位的阿洛尼說,「人們來接受治療,不是為了尋歡而來,治療過程中沒有任何類似於賣淫的地方。」她堅定地補充道。

男人和女人擁抱
 

接受「性替身療法」治療的A先生認為,「性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生活的滿足......我並非(大情聖)卡薩諾瓦,不是這個問題」。

「另外85%的療程都是(關於)親密關係、觸摸、給予、接受和溝通。這些是關於學習成為一個人和如何與其他人產生聯結的方式。到建立包含性關係的兩性關係時,治療過程就結束了。」

希望被稱為A先生的受訪者表示,他是以色列國防部第一批為替身性療法買單的士兵之一。約30年前,他還是一名預備役軍人時,遭遇一場改變生活的事故。一次高空墜落使他腰部以下部位癱瘓,導致他無法像以前那樣進行性生活。

「受傷後,我列了一個『待做事項清單』」,他說。「我必須(能)自己洗澡,自己吃飯、穿衣,自己開車,獨立做愛。」

A先生已結婚並育有小孩,但他的妻子不願意與醫生和治療師談論性問題,所以她鼓勵他向阿洛尼求助。

他分享阿洛尼如何在每次治療前後向他和性代理人提供指導和反饋的情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