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願意結紮就可以減刑?!美國田納西州「絕育換減刑」計畫惹議

2017-08-23 09:38

? 人氣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Mitchel Lensink@unsplash)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Mitchel Lensink@unsplash)

美國田納西州推出「絕育換減刑」計劃,只要受刑人願意接受絕育或避孕手術就可減刑30天,法官認為這是幫助受刑人減輕負擔的「雙贏」方案,但反對聲音認為,這種半強迫半利誘的醫療計劃不僅違憲,更帶有嚴重歧視的優生學意味。

田納西州懷特郡(White County)日前推出一項備受爭議的節育計劃,讓受刑人無論男女均可自願接受節育手術以換取減刑30天的「優惠」。

根據此計劃,男受刑人會接受常見的輸精管結紮手術,女受刑人則是在手臂內側植入2根火柴棒大小的避孕棒,藉由內含的黃體素等荷爾蒙抑制避孕,時效長達3年。田納西州立衛生部贊助這些手術,完全免費。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Jason Burrows@flickr)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Jason Burrows@flickr)

懷特君地方刑事法庭法官貝寧斐(Sam Benningfield)於5月15日簽署新的訴訟程序規則,以推行這項節育計畫。據報導,分別有38名男受刑人和32名女受刑人申請此計劃,其中部分仍在等候進行手術。

「我希望以此鼓勵受刑人為個人行為負起責任,也讓他們出獄後不用背負育兒重擔,」貝寧斐法官告訴CNN:「這項計畫是想給受刑人自立的機會,為他們自己的人生做點改變。」

貝寧斐進一步解釋:「我知道這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即使只有3個人願意做,可能就少了3個孩子出生在滿是毒品的環境。我覺得這是雙贏的做法。」

破壞知情同意權 可能違憲

此計劃引來龐大反對聲浪,人權團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指出,「知情同意」是進行醫療手術的重要條件,但受刑人通常迫切渴望自由,可能無法深思熟慮、做出不會後悔的決定,節育計劃的利誘手段明顯有違反倫理之處。

BBC訪問到一名女受刑人托莉森(Deonna Tollison),她是首批加入計畫的32名女受刑人之一。托莉森過去幾年一直掙扎著戒掉毒癮,但近日又因為在大賣場購物太久、電子腳鐐的電池用罄而重新入獄。

「我是單親媽媽,獨力扶養三個女兒,我的媽媽不良於行,還有一個身心障礙的妹妹。」托莉森道出她的難處:「他們的生活全都靠我照顧,我是家裡唯一有駕照的人⋯⋯這四年來我真的很努力,想盡辦法找回我的人生。」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Natasha Mayers@flickr)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Natasha Mayers@flickr)

ACLU指出,雖然節育計劃強調受刑人都是「自願」參加,但其中很多人都像托莉森一樣辛苦,入獄幾天就可能讓他們丟掉飯碗、失去孩子的監護權,甚至失去房屋和汽車的所有權,對他們而言,減刑30天是極大的誘因,幾乎沒有拒絕的餘地。

「這種所謂的『選擇』,已經違反了憲法賦予人民的生育自主權。」ACLU表示。

面對反彈聲浪,貝寧斐法官已在7月中宣布撤銷該訴訟程序,田納西州也宣布終止這項節育計畫。但8月16日仍有一名女受刑人華德(Christel Ward)提出告訴,華德稱,她的刑期並沒有因為植入了避孕器而減少。

法律期刊《法學家》(Jurist)針對華德一案的評論認為,田納西州政府濫用公權力半強迫受刑人放棄生育權,已經嚴重破壞了知情同意的定義,甚至暗示了這些受刑人「低能、蠢笨、不健全」以至於不適合生育。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Larissa Puro@flickr)
政府以減刑利誘受刑人節育,是否真的達到了知情同意的標準?。(圖/Larissa Puro@flickr)

黑人、原住民、精障者⋯都曾被美國政府強制絕育

強制節育/絕育在美國並不是新鮮事,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立法逼迫某些族群絕育的國家,20世紀初的學者基於偏見又缺乏對環境因素等認知,提倡禁止「無價值的人類」繁衍後代,以利提高國民素質和社會繁榮。這套做法很快被西方學界接受,最崇尚優生學的政權就是納粹德國。1927年的「巴克訴貝爾案」中,美國最高法院判定醫生將患有智能障礙的原告嘉莉巴克(Carrie Buck)絕育對國家有利,為這類法律奠定基礎,

曾被美國政府列為絕育對象的族群包括:同性戀(曾被視為疾病)、遺傳病患者、精障患者(含躁鬱等輕型疾病)、智能障礙者;嚴重酗酒者、連續犯罪者也被視為基因不良;性工作者或被強暴懷孕、未婚懷孕的女性也可能被視為「天性放蕩」。許多窮苦白人、黑人與原住民等少數族群因犯罪或疾病而入住矯正機構,被半強迫的說服接受手術,有些甚至在不知情狀況下被摘除輸卵管或子宮。

直到1970年代,美國歷經黑人民權、殘障者平權和女權等社會運動的洗禮,加上遺傳基因學等醫學知識的進步,才正式廢除以優生學為基礎的強制絕育規範。但這種法規仍未完全消失,仍然存在部分監獄、戒毒機構和醫院裡。

2014年加州公共衛生部門調查證實,2006至2010年間,多達148位曾在加州兩間監獄服刑的女性接受了絕育手術,她們的手術都沒有經過加州衛生單位高層同意,其中近40位沒有在同意書上簽字,有人還是在獄中分娩時,躺在手術台上才知道自己將接受絕育。此案引爆大眾關注,2014年9月加州參議院火速通過法案,禁止監獄等任何矯正機構替受刑人絕育。

田納西州懷特郡推出節育計畫,受刑人自願接受絕育手術可減刑30天。(圖/Robbie Sproule@flickr)
針對受刑人的節育計劃,變相成為減少少數族群和底層階級人口的工具。(圖/Robbie Sproule@flickr)

近年來,美國保守派力量再度抬頭,加上川普當選總統的鼓舞,不少州份大力限縮小周份墮胎和避孕手術的適用對象,與宗教信仰對立的女性身體自主權成為司法戰場,而當一群女性向政府爭取「不生孩子」的權利時,竟也有另一群女性因為過去的錯誤,被政府判定為不該擁有生育的權利。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