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一個擁抱之後,他們都哭了…丹麥心理師:深刻覺察自己所受的苦,才能學會愛自己

2017-08-23 06:20

? 人氣

某次諮商過程,我曾在客戶談他的童年時,問了以下的問題:「如果你心裡那個小時候的自己現在就在眼前的話,你的感覺是?」答案大部分都是「可憐的孩子」,但下一句話總是「我怎麼會這麼說呢!」

但實際上,我心裡很高興聽到客戶自己說出「好可憐」這樣的話。我把這個現象視為是一種「自戀的覺醒」。

大部分會接受心理治療的人,都是因為不夠愛自己。

請試著回想那個總是一次又一次、重複抱怨同一件事的人。那個人的問題不在過於自怨自艾,而是自戀完全沒有被滿足。

自我憐憫的背後其實隱藏了巨大的憤怒,再往內探究會發現,憤怒的背後,真正潛藏的是更大的悲傷。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自我憐憫的背後其實隱藏了巨大的悲傷。(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本人若有了接受這份悲傷的勇氣,深刻覺察到自己過去受了多大的苦,把這份感受與內在的自己連結,那麼就不再有同樣的話重複那麼多次的必要了。

有時我會要客戶自己給自己擁抱,或練習溫柔地拍拍自己的肩膀。大部分的人對這種練習都有點抗拒。但當他們真的這麼做時,他們會感受到自己有多渴望這種充滿感情的肢體碰觸,有人甚至在過程中哭了出來,哭完了心情會好很多。而他也學了一樣能在往後人生中運用的實用方法。

練習擁抱自己、拍拍自己的肩膀,給自己一個最棒的肯定。

練習與自己和解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對自己很嚴苛,總是為自己設下高標準?(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所謂的「與自己和解」就是自覺對他人而言,自己是「有點麻煩的存在」,並完全接受那樣的自己。被人當成一個麻煩製造者,肯定不是件舒服的事。對總是為自己設下高標準,小心翼翼顧慮周遭感受的高敏感族而言更是如此。

高敏感族有時必須對他人提出請對方自我克制的要求,這種要求著實令人心痛。

「我不得不跟樓上的鄰居要求『可以請你把音量降低嗎?』開這個口真的讓我很痛苦。我堆起笑容,佯裝出很友善的樣子,但我相信任誰都應該看得出來我很火大。聽到這種噪音,我的心根本被捲入負面情緒的漩渦,藏都藏不住。還好我的鄰居相當體諒,也接受了我的請求。」—赫勒(57歲)

與自己和解是人生的必修課,不只對高敏感族來說是,對所有人亦是如此。

比方說,我們每個人在年輕的時候,都曾對自己想要過怎麼樣的人生充滿各種想像;但是等到長大才發現,人生複雜的事情何其多,每個人對自己的人生往往都深感無奈,也不得不面對現實,還可能必須放棄夢想。

但這也算是人生重要的和解之一吧。這時候把你天生內建的同理心用在自己身上很重要。例如,你可以跟自己這麼說:「要是能更順利的話就太好了!」也可以這麼說:「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是會有辦法的!」這些話的言外之意就是:「喜歡現在的自己,真好!」

別吝於對自己表現同理心,那是愛自己的表現。

作者簡介|伊麗絲.桑德(Ilse Sand)
 
心理治療師,丹麥奧胡斯大學神學碩士,碩士論文以卡爾.榮格與齊克果為主要研究。

身為高敏感族的一員,更了解高敏感族的心情與苦處。接受各類心理療法的專業訓練,現為丹麥心理治療學會會員,並在丹麥國家教會擔任教區牧師近十一年,現從事心理諮商督導、培訓講師、專業講者與心理諮商師。 

本文經授權選摘自三采文化《高敏感是種天賦:肯定自己的獨特,感受更多、想像更多、創造更多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