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巴雷特宣誓就職:一個極度右傾的聯邦最高法院,將如何影響美國政治

2020-10-27 17:01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與聯邦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與聯邦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美聯社)

當她在One First Street(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院址)坐上法官席,代表保守派增加共和黨大法官席次的努力,來到了四十年來的頂點。這些法官所組成的阻礙,讓美國未來幾十年難以成為一個更進步的國家。

10月26日,《紐約時報》社論

我們希望新的最高法院將努力恢復對於權力分立的正確理解,繼續捍衛憲法上的個人自由。這意味著控制住這個行政職能大幅擴張的國家,透過制定具體的法律來讓國會收回權力。同樣重要的是,保護美國人民不會受到改革派對於言論自由、宗教自由、持槍權等憲法權利的侵害。

10月26日,《華爾街日報》社論

作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精神領袖的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驟逝38天後、2020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的8天前,立場保守的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正式成為美國第115位大法官,川普趕在任命案通過當天讓她趕在晚間就職。巴雷特的宣誓也讓羅伯茲(John Roberts)法院更加右傾,作為自由派重鎮的《紐約時報》哀鳴「美國的進步將大受阻礙」,保守派的《華爾街日報》卻認為巴雷特極為優秀,能夠協助抵禦來自改革派對於憲法權利的攻擊。

聯邦最高法院向來是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的主戰場。巴雷特曾是原意主義(originalist,主張解釋憲法時要從制憲者的原意出發,反對自由派釋憲應「與時俱進」的理念)宗師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法官助理,金斯堡對於摯友的門徒能夠克紹箕裘,在天之靈應當也感到欣慰。問題是金斯堡與史卡利亞雖然私交甚篤,但兩人在憲法解釋與價值取向上卻是針鋒相對,金斯堡在最高法院的關鍵席位竟被巴雷特坐走,對自由派來說絕對是影響長達數十年的一場慘敗。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由於巴雷特的任命時間是在極度政治敏感的總統大選之前,川普甚至事先放話「大選將在最高法院分出勝負」,巴雷特在人事聽證會也拒絕承諾「迴避審理選舉爭議案件;巴雷特加入聯邦最高法院後,自由派更會落入三比六的絕對劣勢—其結果就是巴雷特沒有贏得任何一張民主黨人的選票,美國政治的分歧與對立也顯得更為強烈。《經濟學人》說,保守派大法官們將可收回過去幾十年輸給自由派的眾多城池,包括墮胎權、還有同性戀者、跨性別族群的權利,如今看來都搖搖欲墜。

最近幾十年來,參院的大法官提名人聽證會通常問不出什麼東西,因為被提名的法學碩彥們,往往不願對具體案件表態。巴雷特甚至比其他被提名者更為謹慎,包括是否會維持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墮胎合法化見解、恐嚇選民是否合法(雖然國會已經將其入罪化)、郵寄投票是不是今年選戰中的重要工具、是否願意承諾迴避審理大選爭議案件—她不是保持沈默,就是宣稱「這是我不能表達意見的政策問題」。不過在宣誓就職之後,巴雷特就無法繼續噤言,她所隱藏的法學立場也將陸續曝光。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