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夏令時間結束:「一口氣」調校溫莎城堡的400多座時鐘,王室鐘表師得花16個小時

2020-10-27 18: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英國夏令時和格林威治時間的交替,手機和電腦都會自動切換,一般家裏的鐘錶需要手動調整,費功夫。但是,英國王室的溫莎堡和白金漢宮裏有數百座鐘,都需要人工調整,工作量可以想見。

英國2020年夏令時在10月25日星期日結束,時針撥回一小時。這件事對尋常百姓來說根本不算個事,但要保證900年歷史的溫莎堡皇家收藏的那400多座時鐘都準時切換,想想都很不容易。

而且,在溫莎堡負責維修鐘錶的布洛克(Fjodor van den Broek)需要獨自一人完成這項任務。他今年第一次遇到時間的切換,前後花了16個小時。

Fjodor changes the time on a clock in a large and beautifully decorated state apartment
 
A close-up of Fjodor changing the time on a clock in a state apartment
 

布洛克說,他的一名同事負責調整白金漢宮的鐘錶時針。

有些地方的鐘需要人為撥快一點,比如溫莎堡和白金漢宮的廚房裏,所有的時鐘都快5分鐘,這是為了確保準時供餐。

他平時會每周用一整天時間給時鐘上發條,保證鐘擺正常擺動。他計算過,每天在城堡各處巡查、緊發條、校正時間,一般大約走1.6萬步。

溫莎堡的大部分時鐘一般都沒有問題,很準時,但有時也會莫名其妙地突然停了、快了、或者慢了。布洛克說,那是鐘錶有了自己的「生命」。

A close-up of Fjodor changing the time on a gold-decorated clock with a dial for moon changes
 

其他時間,他一般在工作坊中修復、維護那些二、三百年前製作的鐘錶。

Fjodor working on a gold clock in his workshop
 

鐘錶的零部件壞了或者太陳舊了需要更換。

A close-up of clock parts and hand tools on a work bench
 

鐘錶在古代屬於奢侈品,要想炫耀自己富有,通常會置辦最新款式的時鐘。

Fjodor points to a beautiful clock that features cherubs and panel paintings
 

溫莎堡國宴廳裏那座法國裝飾座鐘據說是維多利亞女王最心愛的,是1844年法國國王贈送的 。座鐘旁邊的牆上掛著維多利亞女王肖像。

A beautiful clock with a large portrait of Queen Victoria behind it
 

座鐘的三面分別是三幅畫,描繪了鐘錶製作工藝三個歷史階段。正面是1364年意大利帕度亞市政廳的第一座天文時鐘,左面是荷蘭物理學家惠更斯(Christiaan Huygens)在演示自己1656年發明的擺鐘,右面是羅馬元老院一位參議員拿著一架滴漏。

A composite image showing the two sides of a clock that have panel paintings
 

另一件跟維多利亞女王在位有關的物件在國王休憩室,一個水晶盒裏跟一冊聖經擺在一起的音樂時鐘。

Fjodor gestures to a large organ clock in a state apartment
 

這座管風琴音樂時鐘高1.8公尺,1740年由一位名叫克雷(Charles Clay)的鐘錶匠製成,放亨德爾(Handel)的樂曲,其中4首樂曲是專門為這座鐘創作的。

克雷和亨德爾經常合作,他們製作的音樂鐘有不少被歐洲各地的王室收納。

Fjodor points out the inner workings of a large organ clock
 

管風琴裝置放在時鐘底座裏。水晶盒是1664年一名德國匠人在奧古斯堡製作的。

A close up of the decoration of rock crystal and enamel on the casket of an organ clock
 
Fjodor looks at the casket of the an organ clock
 

布洛克自己最喜歡的時鐘之一是希臘神話中的時間之父柯洛諾斯雕塑座鐘,他肩上扛的鐮刀指著周轉的球體,刀尖所指就是當下時間。

A close-up of a clock that features two bronze statues of the mythological figures of Time and Study
 

這座雕塑時鐘是銅鑄的,大理石底座;時鐘重90公斤,搬動時需要三個人分工協作。

Fjodor points to a globe that shows the time on a large clock
 

這座鐘三個月前調校維修過一次,現在仍很準時,誤差不到一分鐘。

下面這尊阿波羅雕塑壁爐架時鐘也是以學習為主題。時鐘底座正面的兩個字意思是藝術天才。

A beautiful clock on a mantelpiece that features the Greek god Apollo
 

這座擺在壁爐架上的時鐘是喬治四世國王即位前命人打造的。

Fjodor changes the time on a clock in the Crimson Drawing Room
 

所有這些年代各異的時鐘都堪稱無價之寶,布洛克說,因為它們不只是計時工具,還凝聚了歷史、文化、藝術、傳統的結晶。

每隔10到15年需要全面保修一次,那意味著拆開清潔、上潤滑油、修復或更換零部件。

A clock case on a work bench surrounded by tools
 
Fjodor works on a clock case in his workshop
 

溫莎堡從1970年代後期開始設專人負責這些珍稀時鐘的維修保養,布洛克是第四個擔任這個職務的人。他的前任在那裏工作了20年,前任的前任工作了30年,可以算是終身職業了。

圖片攝影:Antonio Olmos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