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白崇禧與「二二八事件」的處置

2020-10-04 06:40

? 人氣

白先勇出席《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白先勇出席《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最近,白先勇先生與廖彥博先生共同輯整白崇禧將軍一生史料,完成著作《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時報出版,2020年9月)。 正巧在寫作《借殼上市》一書時,讀到一些國史館解密檔案,涉及白崇禧對國民黨政府處置「二二八事件」的影響,提出來供大家進一步研究。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初期,蔣介石因為忙於華北內戰,並沒有對事件十分重視,也沒有將它看作為共匪叛亂。即使到了三月五日,他在陳儀請求下首次決定派兵,也只是為了增強今後治安。直到三月八日,蔣介石在見了國民黨臺灣省黨部主委李翼中後,才改變看法,認為形勢「嚴重已極」,而陳儀「粉飾太平」,決定加派軍隊赴臺鎮壓。[1] 三月八日,國民政府國務會議決定對「二二八事件」處理三原則:一,政府應派大員前往臺省宣慰。二,臺灣行政長官公署應依照省政府組織法改組為臺灣省政府。三,改組時應儘量容納當地優秀人士。三月九日,蔣介石接見國防部長白崇禧,指派他赴臺灣宣慰,要他「查明實際情形,權宜處理」[2]。十日,白崇禧呈報李翼中所擬的事件處理辦法,獲蔣批准。該辦法要點有:一,臺灣省長官公署改為省政府。二,臺灣警備總司令不由省主席兼任。三,省政府委員及各廳,處,局長儘量任用本省人士。四,臺灣省各縣市長提前民選。五,民生工業之公營範圍,應儘量縮小。[3] 這些處理辦法相對開明,可惜白崇禧來臺後將它們改掉了。三月十六日晚,臺灣局勢初步安定後,蔣介石已經決定要陳儀辭職。[4]

三月十七日下午,白崇禧飛抵臺北後廣播宣示蔣介石的「告全省同胞書」,提出「臺省各縣市長提前民選,儘量選用本省人。」又宣佈「參與此次事變有關之人員,除共黨煽惑暴動者外,一律從寬免究。」[5]但是,白崇禧去各縣市宣慰後,開始改變看法,轉而認為「此次臺灣事變,內容並不單純。共黨暴徒操縱煽動蔓延既廣,被害復大。」[6]

三月二十四日,他自臺中給蔣發了一份詳細的電報,提出「查此次臺灣事變之遠因,乃由臺胞青年過去受日本五十餘年狹隘褊激教育影響,致國家觀念,民族意識薄弱。其近因,即抗戰勝利後,中共假言論自由之名,恣意詆毀本黨及政府軍隊。臺省一般不正確之報章輿論亦同出一轍。醞釀既久,臺人有政治野心者乘機操縱,伺機爆發。故最近以臺專賣局緝私事件籍題發揮,因少數共黨分子及日軍投降後自海南島遣回之臺籍退伍軍人與地方莠民勾結煽惑叛亂,臺省青年學生妄動盲從,省縣市各級民意機關參議員等多盲從,起而附和,致叛亂擴大,全面暴動。…其企圖不僅如在京所聞係出於不滿現狀。自有關文件中獲悉,彼輩所謂高度自治及所提無理要求,則直欲奪取政權,已無疑義。」白的結論是「臺灣事變係野心者有計畫的暴動,希圖奪取政權。非少數奸黨所能全面鼓惑,不過利用臺人排外心理,推波助瀾而已。」[7]白崇禧的這份電報,首次將整個「二二八事件」定性為「野心者有計畫的暴動」,比他離開南京前,蔣介石對事件的認知為「不幸事件」嚴重多了。

在這份電報中,白向蔣建議今後治理臺灣措施:1. 經常保留一個師兵力,並將二十一師充實,增編砲兵營。2.馬公基隆高雄三要塞增加編制。3. 經常派駐兩團憲兵部隊。4. 今後臺灣保安警察幹部,由內地轉業軍官遴派,除戶籍交通警察可用臺籍外,其餘員警以外籍充任,以防患未然。5. 臺省各級民意機關改選,將參加事變的人員淘汰。6. 縣市長民選,應利用戒嚴時期,再斟酌情形。7.臺灣省政府改組和經濟方案由陳儀另外報告。白崇禧不主張撤換陳儀,反而要陳儀主持臺灣省政府改組和經濟改革方案。白崇禧的這份電報,改變了已被蔣介石批準的李翼中所擬的事件處理辦法。這份電報極其重要,它奠定了國民黨政府此後四十年對二二八事件定性的基礎。全電完全沒有提及陳儀的責任,卻把事件起因和責任波及幾乎所有臺灣人,而不只是追究少數共黨份子。

白崇禧(左)與蔣介石。(圖/維基百科)
白崇禧(左)與蔣介石。(圖/維基百科)

白崇禧來臺後,大力肯定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與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認為他們平亂有功。三月二十六日,白崇禧又致電蔣介石,竭力推薦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他稱讚「此次事變鎮壓最為得力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獨斷應變,制敵機先,俘虜暴徒四百餘人。」[8] 蔣才開始對彭有了好印像。

三月二十七日,白崇禧在臺北再向全臺廣播,說「臺灣此次發生不幸事件,遠因雖由於臺胞深受日本統治教育之影響,而近因則由於在臺『共諜』乘機惑眾搗亂,企圖使用暴力推翻政府,奪取政權而然。」[9]白崇禧三月二十七日與三月十七日的廣播,對事件的定性已有很大不同。四月二日,結束宣慰工作的白崇禧返回南京市,提出人員獎懲名單。四月六日,白崇禧呈蔣介石《宣慰臺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對今後治理臺灣的行政,經濟,教育,軍事保安等各方面政策提出詳細建議,特別提出「臺胞祖國化」教育。[10]白崇禧說:「臺灣人民受日人五十年來之褊狹教育,養成對祖國文化隔絕、輕視之心理,但以平民教育及職業教育相當發達,尚有守法勤勞之習慣,其最大要求為社會之安定,與衣食之豐裕。至臺胞對國家之觀念,應使迅速增強,應請主管教育機關制定中心方案實施,以便養成忠孝、仁愛、信義、和平之精神,積極推進『臺胞祖國化』之教育。」[11]這份長篇報告強化了白崇禧三月二十四日電報的觀點,反對臺灣省各縣市長提前民選,也反對省府官員儘量任用本省人士。

受白崇禧的影響,蔣介石對二二八事件性質的判斷,在三月上旬和下旬之間發生了重大變化。事件初期,蔣介石並不認為共黨作亂是主因。在三月七日的日記中,蔣認為「此時共匪組織尚未深入,或易為力」。[12]三月十日,蔣公開講述「臺灣事件之經過及處理方針」時,雖然提到自南洋回臺人員中有一部份「共產黨員」,但對整個事件,他還是定性為「不幸事件」。[13]三月十三日,蔣介石還電令陳儀:「請兄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14]但是,白崇禧告訴蔣:「臺灣事變真相與在京所聞者頗有出入。」[15]在讀了白的連番報告之後,蔣愈來愈把事件看作是臺灣人與共匪聯手叛亂。到了三月三十一日,蔣在日記中說:「臺灣全省各都市為暴徒共匪脅制,叛亂情勢嚴重已極,竟能如計處理,次第平服。」[16]

一九四七年三月九日,蔣指派白崇禧赴臺宣慰,制定善後方針。受白崇禧來臺後期電報的影響,蔣介石在三月末把事件看作是臺灣人與共黨聯手叛國奪權暴動,以此來合理化全臺的白色恐怖。而白崇禧三月二十四日的電報和四月六日的《宣慰臺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對事件的定性起了關鍵作用,影響了國民黨政府此後四十年對二二八事件的處置。臺灣歷史學界對此報告書的研究不夠。

20200915-本書作者白先勇(左四)、廖彥博(左三)15日出席《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白先勇(左四)、廖彥博(左三)15日出席《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註釋:

[1]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26頁。

[2]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27頁。

[3]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30頁。

[4]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35頁。

[5]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35頁。

[6] 國史館,白崇禧電蔣中正此次臺灣事變不單純共黨暴徒操縱煽動蔓延既廣善後尚須審慎處理待宣慰工作完成報請鈞裁較為適當國內臺籍各團體人民代表提出要求請勿輕許諾,典藏號002-090300-00012-409,1947/03/23。

[7] 國史館,白崇禧電蔣中正臺灣事變遠因乃由臺人民族意識薄弱近因中共恣意詆毀野心者乘機操縱及今後治臺宜採經常保留一師兵力及各級民代應分別保留及改選等措施,典藏號002-090300-00012-410,1947/03/22 。

[8] 國史館,白崇禧電蔣中正此次事變各要塞鎮壓最為得力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制敵機先基隆史宏熹果敢沉著與馬公史文桂等均有功惟各地要塞編制一再縮小兵種不全難達任務等,典藏號002-090300-00016-321,1947/03/26 。

[9] 國史館:張繼于右任居正等聯名函呈蔣中正對政府改組暨慎選國民政府委員之有關意見,白崇禧對全國同胞及國外僑胞廣播台灣事件主由臺共惑眾搗亂圖謀政權幸經敉平中央正妥擬治臺方…,典藏號002-060100-00222-027,1947/03/27

[10] 國史館:白崇禧呈蔣中正宣慰臺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典藏號002-080200-00378-001,1947/04/06。

[11] 國史館:白崇禧呈蔣中正宣慰臺灣二二八事變報告書,典藏號002-080200-00378-001,1947/04/06。

[12]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25頁。

[13] 國史館,蔣中正主持中樞擴大紀念週宣示現陳儀已宣布定期改組省政府並允實施縣長民選暴亂暫平未料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要求取消臺灣警備司令部繳卸武器復又偷襲機關故已派軍隊赴…,典藏號002-060100-00222-010,1947/03/10 。

[14] 國史館,蔣中正電陳儀負責嚴禁軍政人員施行報復否則以抗令論罪,典藏號002-080200-00315-035,1947/03/13。

[15] 國史館,白崇禧電蔣中正近旬赴臺宣慰對事變真相了解較切其處理方針及軍事政治經濟等應改善方案等正與陳儀商擬請轉主管機關前擬意見請准修正並攜方案回京面呈,典藏號002-090300-00012-411,1947/03/26 。

[16] 國史館,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第八冊,644頁。

*作者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著作《冷戰中的兩面派》(有鹿,2014),《意外的國父》(八旗,2017),《借殼上市》(八旗,20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