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正山觀點:罷韓,一場道德之戰

2020-06-04 06:4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將於6日投票,罷韓團體把握僅剩時間全力衝刺,1日晚舉行「罷韓夜光超級黃絲帶遊行」。(黃信維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將於6日投票,罷韓團體把握僅剩時間全力衝刺,1日晚舉行「罷韓夜光超級黃絲帶遊行」。(黃信維攝)

近日,罷韓投票已寄達高雄人手中。這個被號稱為民主第一戰的台灣首次「直轄市長罷免案」的氣氛十分詭譎。你覺得高雄選民有沒有耐下性子把兩造的理由書的每一字句的看完(注意是兩造)呢?翻閱之後,理由書有沒有能讓你與人細細討論與辯論呢?無論你在不在高雄,答案可能都是「否」。也許你真的是太忙、可能你已論述得太累、或許自己心中早已有了底。在投票冷卻期的此刻,請用幾個問題考考自己:「公民審議的能力與環境,在民主的台灣,是否還在落實呢?」、「兩年來韓國瑜帶來的各式風潮中,包不包含你與他人道德立場的討論呢?」在你帶著握緊的拳頭出門投票、或是揪著心去逛賣場前,不妨來一起想想,這個由民主制度帶給公民權利的背後,還伴隨著什麼道德挑戰與陷阱?以及正在參與的這一場罷免案的民眾,心中有多豐富或多混亂的思緒?

目前為止,各式關於挺韓罷韓的評論已多,涵蓋面已相當廣。從人格、行事風格、政黨競爭、競逐的策略與陰謀……等,可謂琳瑯滿目。無論是民間的耳語、還是菁英的論述,我發現背後都有一致的出發點:道德立場。這兩年韓流的變化,正好是這些道德立場的轉變所帶來的現象。2018年韓國瑜橫空出世,以柔軟的身段,演繹了多種道德立場,如火山般點起了許多民眾心中對他的認同:談愛中華民國(忠)、談尊重同婚家庭價值(孝)、談照顧底層苦難者(仁愛)、談對同袍及市民的承諾(信義)、談兩岸互相尊重(和平)、談選人不選黨(中道),接著展現出的強人決斷不怕苦,甚至還能苦中作樂的幽默親民形象,可謂集道德光環於一身。心中道德立場被喚醒的許多民眾,成了後來被標籤化的「韓粉」。韓的竄紅,自然會被有心人眼紅,不惜把一部份「因道德原則旺燒而激化為『道德魔人』」的民眾,拿來推論為是這整個韓粉群體的屬性。這是2019年國民黨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前的之光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韓國瑜在台中造勢即便天氣寒冷、下大雨、場地泥濘,韓粉仍堅定挺韓。(盧逸峰攝)
韓國瑜現象吸引許多民眾支持其理念,這些群眾被統稱為韓粉。(資料照,盧逸峰攝)

用「道德原則」呼喚支持者的政治人物,所要面對的期待會更高,也因此可能跌得更深。2018年底高達八十萬高雄人,對於擁有一個近乎完美的政治人物感到期待。不過才幾個星期的光景,他們心中的道德原則與期望受到了巨大的衝擊。2019年四月韓赴美回台,連時差都還未調整好,就發表了五點聲明(被動接受國民黨提名,參選總統)。當天我幾乎看見了一顆核彈炸翻整個城市的畫面。當時,韓陣營及團隊、乃至於國民黨,似乎都不知此事對高雄人的意義,放著這個巨大的震波,在選民心中繼續擴散。幾個月後,韓帶著愛中華民國(忠孝)與庶民關懷(仁愛)參選總統;而曾經因為其他的道德原則而支持他的高雄人,卻被迫去面對這個信義(「落跑」)與和平(酸罷韓「遮羞布」)招牌落漆,甚至不再幽默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選舉總統的這段時間,高雄人的心情被動地進入政黨競爭模式,挺藍與挺綠的民眾開始歸隊。當初因為一些道德原則挺韓的民眾,「信」字破滅,由愛轉恨,心頭點上怒火;加上綠營競選語言的風力之後,幾可燎原。挺藍又挺韓的民眾則是沉醉在「出征」的正當性及救國的論述裡,有意無意忽略了韓的道德大旗已掉漆的事實。最「心勞」的莫過於高雄的中間選民。他們除了要面對自己在2018年「選人不選黨」選了韓,但是在2019年卻因「選人連帶選了黨」的尷尬,還得不停地鼓舞自己:「也許還能找到理由挺韓」,繼續盼望著韓國瑜或國民黨來填補心中這個巨大的彈坑。

政黨在總統大選爭位紅了眼、捉對廝殺,其實在台灣已是見怪不怪的事。我們不需要浪漫期待,主流政黨會走包容路線。始終等不到韓來填心中之坑的中間選民,開始受到平面媒體、電視媒體、網路媒體上各式政黨競選語言的影響。這群韓的支持者,猶如曾經滾熱的岩漿,被「韓在市政上扮演總機」、「韓權力慾薰心」、「韓面對民主反而自大」的加工論述、暗喻及影音所構成的大雨及海水澆灌後,冷卻凝為黑岩。這群曾造就陳菊百萬票紀錄、曾在2018年投給韓,寄望他好好留在高雄打拼的市民,再怎麼熱情也無法抵抗長達一年的「大雨」及親友的壓力,他們開始轉為沉默,轉而到在線上和線下同溫層中,尋找曾經熟悉的熱情。

「沒有那麼藍」的高雄市民,可能正在評估韓國瑜「再任性一次」的行為,但時間不多。五點聲明之後緊接上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香港民眾近乎浴血的新聞及直播畫面,對於當時亟於爭取民心的藍綠陣營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挑戰與機會。因香港議題及北京行事風格的火熱,民眾心中的道德原則排序開始轉變。此時「安全」的重要性以極快速度爬升,佔據原本「善政」與「明君」的位置。韓團隊不夠熱情的面對這個變化,令中間及年輕選民乍舌,綠營看到滿地槍卻沒人撿,當然不必客氣。韓競選團隊在此議題偏冷處理的結果,使韓的2018年「友中」形象終究被取出、加工,硬是把他給連上了「棄台」的道德論述。「黑韓」如暴雨襲來,當初投他的、還在觀望的藍營支持者,此時就差不多完全失去在道德上支持他的立場了。韓的強人的形象並未讓他或國民黨,在「安全」的道德議題上站穩或加分,結果就是他失去大批台灣意識沸騰的年輕人及首投族之選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