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觀天下:新冷戰無可避免?美國鴿派:我們應該承認中國的勢力範圍、核心利益,至於台灣……

2020-06-03 11:00

? 人氣

川普與習近平,決定世局走向的兩位領導者(AP)

川普與習近平,決定世局走向的兩位領導者(AP)

編按:從貿易戰、科技戰到疫情戰,在中美對峙越演越僵的同時,美國鴿派也似乎與台灣漸行漸遠。從強調交往合作、尊重核心利益、維持低盪關係到劃分勢力範圍,面對中國在東亞與世界強勢崛起,美國鴿派學者的主張不時飄散出姑息主義、孤立主義味道。

在可預見的未來,全球最重要的議題就是中美關係何去何從。今年適逢美國總統大選,最重要的議題也還是中美關係。面對美國近一八○萬人感染武漢肺炎、逾十萬人死亡的災難,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把中國牌當擋箭牌,共和黨化身反中橋頭堡,諉過卸責與轉移焦點一舉兩得。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則在選情壓力下拿香跟拜,與川普展開「反中比賽」,凸顯自己才是根紅苗正的「反中鷹派」。

川普、拜登爭當正港「反中鷹派」

換言之,鷹派看似已占據華府發言台,從貿易戰、科技戰到疫情戰,中美對峙越演越僵,共和與民主兩黨形成難得的共識:中國崛起來勢洶洶,美國遏制勢在必行,而且就像武漢肺炎的防疫教訓:下手要重、出手要早(go hard and go early)。

不過民主國家從來不會是一言堂,華府鷹派昂揚之際,鴿派的聲音也不可忽視。就如政治學家羅斯科夫(David Rothkopf)的「小提琴模式」(the violin model比喻:領導人「掌握政權靠左手,拉奏音樂靠右手」。眼前鴿派的聲音很難取代主旋律,重大選舉當前往往淪為票房毒藥,但是他們強調務實妥協的理念與做法,對於美國外交政策的全面觀照,仍然會產生深遠的影響。《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三、四月號以「美國,回家?」(Come Home, America?)為主題,基本上就是華府鴿派與鷹派的一場紙上辯論會。

有趣的是,一個去年才成立的智庫「昆西治國方略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已成為華府鴿派的重鎮、鷹派的眼中釘,副所長沃塞姆(Stephen Wertheim)主張美國必須放下外強中乾的霸主姿態,不再強求全世界屈從其意志。

20191114-美國海軍1艘隸屬第7艦隊的巡洋艦「昌斯洛維爾號」(CG-62)12日由北向南方向航經台灣海峽,美國海軍在官方臉書發布圖文,強調對印太區域與「自由航行權」的重視。(取自美國海軍官方臉書)
20191114-美國海軍巡洋艦「昌斯洛維爾號」(CG-62)由北向南航經台灣海峽。(取自美國海軍官方臉書)

美中在東亞都須「保持現狀」

對於中國,美國應該揚棄「強權競爭」戰略,秉持交往、合作的大原則,在因應氣候變遷、防止核武擴散、全球金融治理、打擊恐怖主義等領域追求裨益全人類的成果。美中一旦展開新冷戰(New Cold War),美方的圍堵政策只會激起中方的強硬反制,延續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開啟的「無止境戰爭」(endless war)泥淖,對美國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有百害而無一利。

沃塞姆甚至主張,為了避免觸怒中國,美國應該停止在南海爭議海域行使自由航行權(freedom of navigation),不介入聲索國的主權糾紛,撤離攻擊性武器系統。那麼要如何遏制中國對周邊國家的軍事擴張野心?沃塞姆樂觀(或者天真)地認為,對於包括台灣在內的區域友邦或盟邦,美國只需提供「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A2/AD)軍備,就足以讓中國安分守己。

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的林德(Jennifer Lind)與普瑞斯(Daryl G. Press)主張,來到這個「限制的年代」(Age of Constraints),美國一方面要維繫盟邦的支持,一方面要與地緣政治對手──中國、俄羅斯──妥協,亦即尊重對手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s)與核心關切(core concerns)。對於中美關係,這意味著兩國在東亞都必須「保持現狀」,美國不再締結新的盟邦與軍事合作關係,中國則讓台灣問題與其他領土爭議保持現狀。簡言之,新冷戰的圍堵政策風險太高,美國與中國應該維持「低盪」(détente)關係,共存共榮。

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論述廣為人知的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Graham Allison),強調「勢力範圍」(spheres of influence,指出美國執全球牛耳的單極(unipolar)形態一去不返,美國國力大不如前,中國卻蒸蒸日上。亞洲地區這種此消彼長的態勢尤其明顯。因此,十九世紀的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在今日仍然適用,南海之於中國,正如加勒比海之於美國。

美軍航空母艦雷根號在南海巡弋。(美國海軍官網)
美軍航空母艦雷根號在南海巡弋。(美國海軍官網)

重新計算盟邦相對於美國的「資產與風險」

不過美國一方面要承認中國的勢力範圍,一方面也要呼朋引伴。在經濟上,美國應重返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軍事上,美國必須精打細算,比較每一個盟邦為美國帶來的「資產」與「風險」,即進行「零基分析」(zero-based analysis),淘汰那些已經不合時宜的「國家利益」;美國對台灣也是如此。艾利森並沒有明白主張「棄台論」,但行文中已呼之欲出,甚至提及去年的一份報告:五角大廈最近18次針對美中在台灣海峽衝突的兵棋推演(war games),美國18戰皆墨。

從強調交往合作、尊重核心利益、維持低盪關係到劃分勢力範圍,面對中國在東亞與世界的強勢崛起,美國鴿派似乎與台灣漸行漸遠,不時飄散出姑息主義、孤立主義、棄台論的味道,吾人必須密切關注他們對華府政策的影響;關注台灣在美國的「資產與風險」算計之中,到底比較接近天平的哪一端。

新新聞1735期
新新聞1735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