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觀天下:大疫威權當道,新聞自由告急,正是記者魂燃燒時代!

2020-05-13 09:00

? 人氣

2020年5月1日,香港警方以胡椒噴劑威脅一位記者(左)(AP)

2020年5月1日,香港警方以胡椒噴劑威脅一位記者(左)(AP)

前言:今年世界新聞自由日,正值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打擊假新聞」成了多國政府侵害新聞自由的萬用瑞士刀。中國公民記者深入武漢調查卻下落不明、埃及新聞網站總編輯因質疑政府病例數字而被逮捕,無數新聞工作者如同第一線公衛人員,仍在不懈地奮戰!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期間,有一群人的狀況特別值得新聞工作者關注──世界各國的新聞工作者。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國際記者聯盟(IFJ)、國際新聞協會(IPI)與國際特赦組織(AI)先後發布多篇報告,提醒世人:被瘟疫大流行推上風口浪尖、處境備極艱難的人,除了無數第一線公衛人員,還有許多新聞工作者。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新聞業,巴拉圭一位記者抗議資方不當解僱(AP)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新聞業,巴拉圭一位記者抗議資方不當解僱(AP)

過半記者認為新聞自由每況愈下

IFJ的報告針對77個國家的1308位記者進行調查,其中四分之三表示在報導疫情新聞時遭遇限制、阻撓與恐嚇;從希臘到印尼、從查德到秘魯,過半數記者認為自己國家的新聞自由每況愈下;數十位記者遭到政府逮捕、起訴。經濟壓力也是一大問題,三分之二表示工作條件惡化,原因包括薪資打折、收入銳減,甚至工作不保,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最受衝擊。

IPI的報告記錄了2月中旬至今各國162樁侵害新聞自由的案例。利用疫情危機與緊急狀態來打壓獨立媒體、放大寒蟬效應,這是威權體制國家慣用技倆;但民主國家也會「使壞」,想方設法引導輿論風向、遂行柔性新聞檢查,而且相關做法有可能在疫情平息後常態化。

無論民主抑或威權國家,「打擊假新聞」都成了一把萬用瑞士刀。AI的報告揭露中東大國埃及政府的惡形惡狀,抬出2015年通過的《反恐法》,以「散播假新聞」、「濫用社群媒體」等罪名大舉迫害記者,連親政府的媒體都無法倖免。

今年3月,埃及新聞網站AlkararPress總編輯哈斯巴拉(Atef Hasballah)在臉書發文,質疑政府的武漢肺炎病例統計數字,下場是立刻遭到逮捕,罪名是「參加恐怖組織」。今年2月,中國3位公民記者李澤華、陳秋實與方斌深入虎穴──疫情原爆點武漢,結果:李澤華失蹤兩個月後現身,陳、方兩人至今下落不明。

政府新聞稿變多、真相報導卻變少

媒體規模龐大不代表能夠免於打壓。5月5日,菲律賓最大的電視網與廣播網ABS-CBN因為經營執照續約受阻而被迫停播。ABS-CBN經常批評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政策,老早就被馬尼拉當局視為眼中釘。這不是它第一次被迫噤聲,上一回是在一九七二年,動手的人正是近代亞洲最貪婪無恥的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危機時刻特別需要自由流通、公開透明的資訊。一位葡萄牙記者告訴IFJ:「情況很糟,政府新聞稿變多了,真正的報導卻變少了,記者會不給提問……我們花更多時間工作,手機從不關機,顧不了身體健康。但我們也深知局勢非比尋常,新聞記者必須挺身而出,我們更想做報導。這是醫生與公衛人員的時代,也是新聞工作者的時代。」旨哉斯言!

2020年5月,菲律賓政府關閉ABS-CBN電視台(AP)
2020年5月,菲律賓政府關閉ABS-CBN電視台(AP)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世界新聞自由日的次日,全球名聲最響亮的新聞獎項、美國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公布得主,雖然武漢肺炎在2019年尚未成為主題,但一如已往,這份名單洋溢著揭發不公、抗衡強權、關懷弱勢的「記者魂」:阿拉斯加鄉村地帶欠缺警察保護、紐約計程車司機飽受金融業者剝削、400年黑人被奴役史細說從頭、川普政府移民政策違背人道、肯塔基州卸任州長濫用特赦權、德州小城監獄虐殺囚犯……。

普立茲獎今年的「特別褒揚獎」(Special Citation)更加特別,穿越時空頒給已過世近90年的威爾斯(Ida B. Wells)。威爾斯出身黑奴,是一位勇往直前的調查報導記者與社會運動者,以如椽之筆揭露美國白人如何以私刑處決(lynch)等手段迫害黑人。2019年正逢美國奴隸制濫觴四百周年,普立茲獎表揚威爾斯可謂適得其所。

普立茲獎犯過的錯,歷史還來公道

當然,就像諾貝爾獎一樣,逾百年歷史的普立茲獎也做過錯誤的選擇。今年6月,一部新聞人必看的電影《普立茲記者》(Mr. Jones)將在台灣上映。1930年代初期,蘇聯加盟共和國烏克蘭爆發恐怖的大饑荒(Holodomor),英國記者仲斯(Gareth Jones)做了怵目驚心的現場報導,時任《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莫斯科分部主任杜蘭提(Walter Duranty)卻想方設法為蘇聯共產黨與史達林(Josef Stalin)擦脂抹粉。

1932年,當烏克蘭數百萬平民正活活餓死,杜蘭提憑著蘇聯五年計畫(Five Year Plan)系列報導榮獲普立茲獎。看似荒謬絕倫,然而歷史能夠帶來真正的公平,優秀的新聞工作者也是歷史的執筆者。時至今日,杜蘭提早已淪為美國新聞史的恥辱、汙點;不到30歲就在中國華北殉職(可能是遭蘇聯秘密警察殺害)的仲斯,卻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記者魂永垂不朽。

英國傳奇記者仲斯(Gareth Jones)(Wikipedia / CC BY-SA 3.0)
英國傳奇記者仲斯(Gareth Jones)(Wikipedia / CC BY-SA 3.0)
新新聞1732期
新新聞1732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