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罷韓:一旦過關,司法好戲才要開鑼

2020-06-03 18:00

? 人氣

韓營律師團超前部署,想從頭打掉中選會處分的合法性。(徐炳文攝)

韓營律師團超前部署,想從頭打掉中選會處分的合法性。(徐炳文攝)

面對罷韓投票,韓國瑜在鎂光燈前總是刻意保持低調,但透過法律訴訟對付罷韓的腳步從來不曾停歇。除了事先祭出行政訴訟對付中央選舉委員會,也開始沙盤推演投票過後的各種法律劇本。在韓營律師團的幕後操盤下,如果罷韓真的過關,一場精采的司法好戲就會正式開演。

狂打訴訟仍阻擋不了投票

今年四月七日,高雄市選舉委員會宣布查核結束罷韓第二階段連署門檻,準備將資料送交中央選舉委員會進行審議。高雄市選委會的這項動作意義深遠,因為中選會一旦審議認定罷免成案,就會進入令韓營最擔心的第三階段「投票」。因此這一天,成為韓營用司法救援政治的起始點。

韓營律師團要角、熟稔行政爭訟的律師林石猛當天趕赴高雄市選委會閱卷,沒想到不閱則已,一閱竟發現中選會在今年初的第一階段審核,居然出現兩大嚴重的法律瑕疵。

根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選罷法》)第七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就職未滿一年不得罷免。但韓營卻發現,「Wecare高雄」等罷韓團體,在韓國瑜就職僅七個月就開始進行宣傳罷免及連署等活動。此外,律師團逐一查核罷韓團體提出的法定連署人資料時,也揪出有死人連署及偽造文書等狀況。

韓營質疑,中選會無視這些選務重大瑕疵,卻逕自在一月二十日公告完成第一階段連署,還發函通知罷韓方領表進入下階段連署過程,這項行政處分有極大法律爭議。「一樓是違建,二樓也會是違建」。韓營律師認定連署自始不合法,導致中選會的行政處分也違法,因此兵分三路展開司法救濟。

因應新冠肺炎防疫所需,中央採口罩實名制販售,高雄市總共有663家社區健保藥局加入推行,高雄市長韓國瑜(中)與衛生局長林立人(左一)特地前往三民區開業逾30年的「人禾藥局」頒發感謝狀給湯藥師。(圖/徐炳文攝)
面對罷韓投票,韓國瑜雖然保持低調,但透過法律訴訟對付罷韓的腳步卻從未停歇。(徐炳文攝)

律師團北上到行政院進行訴願,也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聲請停止執行,隔天還到高雄地檢署告發連署過程偽造文書,卯足全力想攔阻罷韓投票。可惜韓營超級積極的法律戰術並未獲得法院認同,四月十七日,行政法院就以案件急迫性不足等理由駁回聲請,無巧不成書,同一天中選會也公告罷免案成立,並宣布六月六日投票。

罷韓過關的司法盤算

韓營在一天之內遭到司法及行政單位的兩記重拳,卻沒有放棄阻止投票,僅擔心法律動作太大激化對立,而選擇低調打官司。律師團頻頻向行政法院叩關卻猛踢鐵板,在投票前十天仍向最高行政法院提抗告,想在司法領域進行最後反撲,卻吞下四連敗。

用司法阻止投票的救援行動屢次碰壁,但韓營早已另起爐灶,未雨綢繆地推演起罷免投票後的司法劇本。

根據《舉罷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無論是否通過罷免案,選委會將在七天內公告結果。資深律師分析,如果罷免案遭否決,韓國瑜就能穩坐市長寶座直到任期屆滿,同時罷韓方在其任內也不准再發起罷免。他認為,這個狀況最有利於韓國瑜,罷韓方雖然可能提出訴訟反制,但除非選務出現嚴重瑕疵,否則很難對韓國瑜造成威脅。

若罷免案通過,在中選會公告後,韓國瑜就會立刻遭到解職。這時事情的發展變數極大,若韓國瑜未採取法律行動,按照《選罷法》規定,選委會將在三個月之內完成補選,行政院則將指派代理市長過渡補選空窗期。不過據了解,韓營若拚輸並不會乖乖就範,而會靠訴訟扭轉劣勢。

根據《選罷法》第一一八條規定,韓營若認定選舉委員會辦理罷免案有違法之處,而且足以影響罷免結果,可以在中選會公告日起的十五日內,向高雄地院提出「罷免無效」之訴。有意思的是,根據《選罷法》規定,韓一旦提出罷免無效訴訟,在打完官司之前無法補選市長。

20200601-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將於6日投票,罷韓團體把握僅剩時間全力衝刺,1日晚舉行「罷韓夜光超級黃絲帶遊行」。(黃信維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將於6月6日投票,罷韓團體把握僅剩時間全力衝刺,於6月1日晚舉行「罷韓夜光超級黃絲帶遊行」。(黃信維攝)

打訴訟且戰且走有利政治談判

除了這個變數以外,依據《地方制度法》規定,直轄市長若去職,且若剩下任期不到兩年也不能辦理補選。「補選的分水嶺是今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只要拖過這段時間就不必補選。韓的訴訟可以從地院打到高分院,以每個審級六個月審理限制時間來推估,韓如果故意一路慢慢打,即使敗訴定讞也會超過補選時間,屆時政院指派的代理市長將直接『代好代滿』到任期結束。這對有意保住高雄市執政權的國民黨不是件好事。」法界人士解釋。

他也點出,除了技術性問題,官司本身也隱含不少變數,如果韓拿到勝訴判決,等於是法院認證罷免無效,屆時依《選罷法》規定,選委會必須重新舉辦投票,而時間拖得越長對韓越有利;如果重新投票結果出現逆轉,韓就能回復市長職務。但他說,法院也可能判定「局部無效」,選委會若只局部重新投票,對韓相對危險。

但韓營的內部司法盤算恐怕不止於此,因為韓國瑜提出司法訴訟的目的不一定是想逆轉結果,也可能是拖延補選時間的招數。「韓國瑜可以在補選時間前隨時撤告,這種『且戰且走』的招數,不但有機會讓他欽點的人選遷籍高雄參與補選,也能成為他和國民黨談判時的政治籌碼,堪稱是一石二鳥的妙招。」一名資深律師提到。

韓營律師團南北法院分進合擊

不過,韓鎖定的司法戰場絕對不只罷免訴訟,他早已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埋下伏兵。據了解,韓營律師團一開始就預謀和中選會打行政訴訟,走這步險棋的目的,除了想攔阻投票之外,也想從頭打掉中選會處分的合法性,替罷免無效訴訟增添柴火。而韓營在南北法院分進合擊,也會為將來的訴訟結果投下變數。

不論韓國瑜是否會成為第一位遭到罷免的直轄市長,韓營早已事先為這場爾虞我詐的司法大戰埋妥引線。

韓營可能採取的法律途徑
韓營可能採取的法律途徑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