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監獄關得住人,却不能讓破碎的婚姻苟延殘喘

2020-06-04 06:00

? 人氣

2020年5月29日,大法官釋憲791號宣告通姦罪除罪化,司法院長許宗力(見圖)(資料照,截自YouTube)

2020年5月29日,大法官釋憲791號宣告通姦罪除罪化,司法院長許宗力(見圖)(資料照,截自YouTube)

在2020年的5月29日,我們又一同見證了法律史的一刻,大法官釋字791號宣布通姦罪違憲,從此之後,刑法第239條正式走入歷史。本文參照王皇玉教授對於通姦罪爭議的鑑定書,希望能將通姦罪的歷史沿革,還有在法律上的爭議,以較為直白易讀的方式,與大家介紹有關於通姦罪的爭議。

通姦罪的立法沿革

清末民初時,因為受到傳統禮教的影響,對於妨害風俗的觀念還是十分保守,刑法處罰的重點,主要聚焦在妻子對於婚姻的不忠誠行為,而男子的婚外情則不受規範。1912年頒布的暫行新刑律,其中規定「和姦有夫之婦,處四等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其相姦者亦同。」所謂「和姦有夫之婦」,即是今日刑法所稱的「通姦罪」。可以發現當時的通姦罪主要在保衛男子的夫權,通姦罪僅對於已婚的通姦婦女進行懲罰;反之,有婦之夫則不在處罰範圍內。

1928年所施行的舊刑法,關於通姦罪的規定,仍延襲之前暫行新刑律的規範。直到1934年,現行刑法的通姦罪才正式施行,也對於條文內容進行修改,將「和姦有夫之婦」一詞修改為「有配偶與人通姦者」,採取男女平等處罰的概念。

通姦罪的「保護法益」?

保護法益是一個法律用語,意思是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時,希望這個法律保護什麼樣的價值或利益。例如,傷害罪就是在保護個人的身體法益,保護身體不受到他人侵犯,而傷害別人要受到法律的懲罰。

從前面的立法沿革可以得知,通姦罪原先希望保護的價值是傳統禮教社會中,對於一家之主尊嚴的維護,即是保護男子的「夫權」。而修改的通姦罪,儘管改採男女平等的處罰概念,但是仍繼續帶有傳統社會中的父權陰影。

通姦罪修改後,維護夫權利益的目標則弱化,因此需要一個理由讓通姦罪繼續存在,如果一個法律沒有需要保護的法益,也就是這個法律沒有可以保護的價值和利益,那麼這個法律也不需要存在了。當時的法律學者為通姦罪找到的理由是:維護婚姻制度。

通姦罪真的可以「維護婚姻制度」嗎?

我們國家對於婚姻制度的定義是「一夫一妻制」,因此,通姦罪對於婚姻制度的保護法益,就是保障「一夫一妻制的健全秩序」,在2002年頒布的大法官釋字第554號,也直接將通姦的行為理解為破壞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先不論一夫一妻制已經受到釋字748號的挑戰,同性伴侶也可以有追求婚姻的權利,婚姻不限定由一夫和一妻所組成。所謂的通姦罪,真的可以維護婚姻制度嗎?

通姦罪的立法意義是為了保護「婚姻制度」,希望每一個婚姻關係都可以長久而穩定的維持,所以通姦是有罪的,利用刑法的強制力來嚇阻社會大眾不要通姦,而使婚姻可以長久維持。可是,實務上如果夫妻之一方提告通姦,夫妻在法院裡面爭執,甚至在法庭上對犯罪行為的舉證,赤裸裸的將竊聽、破門而入、性愛影片在訴訟程序中公開,不僅僅是一種對於成年人性愛隱私的侵犯,這種過程其實已經不是「正義的伸張」,而是受害者利用訴訟程序所進行的報復行為。

這樣子充滿仇恨、報復的婚姻還能繼續嗎?配偶之一方對另一方的通姦行為提出告訴,反而會造成婚姻、家庭的破裂。通姦罪變成一件很矛盾的事,明明通姦罪是為了維護婚姻的長久穩定,可是真正使用通姦罪對簿公堂,卻會破壞婚姻。綜合上面所說的,通姦罪對於婚姻維持的保護法益已經不存在了,那麼通姦罪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英國政府的一份2017年研究指出,超過3分之2的LGBT人口表示會避免與同性伴侶公開牽手,因為他們擔心其他人會有負面反應。(美聯社)
通姦罪的立法目的就是希望能夠維護婚姻制度,然其對於婚姻維持的保護法益已不存在,故無存在之必要。(資料照,美聯社)

通姦罪走入歷史

通姦罪除罪化的意義,並不是合理化通姦行為,而是國家的強制力不應該介入私人的隱私,此後,通姦行為歸於民法處理,通姦者對於另一方負民法上的損害賠償責任。

通姦罪一開始的立法目的是為維護傳統的父權價值,雖然後來改為男女皆罰,但還是衍生出了「罰娼不罰嫖」問題;此外,研究更認為,女性在婚姻裡面較為弱勢,比較容易原諒丈夫的婚外情;但是如果女生出軌,男生因為面子問題,通常都會告到底。所以實際上,發生婚外情的男生遠比女性多的多,但是真正對簿公堂的比例卻差不多,研究發現,通姦罪造成了性別上的不平等。

無論是通姦罪最初的立法目的,還是後來延伸出的問題,對於女性都是比較不利的,許宗力大法官一席話赤裸裸的點出了這個現象:

「同樣是參與婚外性行為,女性通姦者遭到社會斥為淫娃蕩婦,而男性通姦者都只是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女性永遠背負著貞節牌坊,要從一而終,通姦根本十惡不赦,沒浸豬籠就算了,還敢奢望得到原諒;而男性腳踏兩條船,不僅容易獲得原諒,甚至為世人所暗自欽羨。」

現有的刑法制度在性別上是不平等的,而且,在現今社會中,婚姻的價值已經改變,法律沒有必要動用刑法維護婚姻這個制度,那是個人的事。

在最後的最後,就用黃昭元大法官的話作為結尾吧。

「然如因各種因素致難以繼續同行,縱令動用刑法伺候,監獄關得住人,但還是關不住心。刑法第239條通姦罪規定,是該劃下句點了。」

如果婚姻走到了這個地步,就好好的劃下句點吧,監獄縱使關得住人,也無法使破碎的婚姻苟延殘喘。

*作者為大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