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恐被威權政治耽誤的言論自由

2020-06-04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NCC之所以是國家獨立機關,便是為了讓言論與新聞自由得到保障,政府應避免用NCC控制媒體的內容。圖為NCC主委陳耀祥。(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NCC之所以是國家獨立機關,便是為了讓言論與新聞自由得到保障,政府應避免用NCC控制媒體的內容。圖為NCC主委陳耀祥。(資料照,盧逸峰攝)

國家獨立機關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近日被形容政府伸手進入媒體,讓百姓對於言論與新聞自由產生諸多爭議。誠然,如果反覆思辯「誰的言論不是合理的自由」就可以明白,特定立場的管制作為都會造成言論自由的損害。訴求言論自由的民主制度,應該避免非理性的類希特勒政治;而政府也應該避免為了便宜行事穩定政局,讓政治力介入媒體,這樣對民主國家的健康發展,付出的代價必然甚高。

誰的言論不是合理的自由?

在訴求言論自由的年代,或許可以試著反覆思辯,誰的言論不是合理的自由?捏造的言論、造成危害國家安全,還是訴求的人數少就是不合理的言論自由?

一、如果是「捏造的言論」不合理,那誰來認定是否捏造?NCC或事實查核中心?如果這個單位是有特定的立場?誰來保護人民的言論自由權?

二、如果是「造成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不合理,是誰來認定什麼會造成危害國家安全?政府嗎?如果政府的立場或判斷有瑕疵,甚至政府的政策造成危害百姓安全,人民有沒有言論自由來提醒政府?

三、如果是「訴求的人數少」的言論不合理,民意基礎不夠,那誰來預防或改善因同溫層造成的集體盲思?

綜上分析,特定立場的管制作為都會造成言論自由的損害,國家人民合理的言論自由權,應該在不妨礙他人的自由下,尊重彼此的價值觀,才是國家發展中理性與健康的王道。

會將NCC改制為行政機關,與蘇揆的主張有關。(新新聞資料照)
NCC在監管媒體的同時,也應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新新聞資料照)

非理性是類希特勒的權威政治

然而,民主自由國家走入貧瘠的第一步,就是走入非理性的選邊站遊戲。選民只是感性的支持或反對某個人或訴求,追求自由但卻不懂尊重他人自由。淳樸的台灣也在選舉的激化操弄下越來越不理性,履見的潑漆事件便是一個警訊。

希特勒便是善用人的非理性來讓人民支持的一種權威政治,權威政治有個便宜行事的做法,就是極盡的妖魔化對手,或者塑造一個國家的共同敵人。這樣就算制度是民主自由,選民自然陷入仇恨中成為思想的衛兵。

西方一句廣傳的哲言「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嚴然變成台灣避免走入權威政治的解藥:讓激情的選舉走回理性的正軌,是中華民國刻不容緩需要努力的事。

希特勒青年團(取自維基百科)
作者認為希特勒政權是善用人的非理性來讓人民支持的一種權威政治,極盡的妖魔化對手、塑造一個國家的共同敵人。圖為希特勒青年團。(取自維基百科)

威權政治控制言論有其代價

媒體一直都有第四權的美譽,在國家的行政、立法、司法外,保有另一個制衡政府的力量。政府應該避免為了便宜行事穩定政局,讓政治力進入媒體,控制人民思想。如果美其名合理化其控制作為,對國家的民主自由將會有其負面的代價。

NCC之所以是國家獨立機關,便是為了讓言論與新聞自由得到保障。政府更應避免用NCC控制媒體的內容,甚至祭出開重罰來恐嚇媒體,政府急一時滅火可以理解但恐怕開民主的倒車,讓言論自由形同關在籠子的飛鳥。

一個理智的政府,在施政上不該只是對政權保衛上念念不忘,而是建立一個長治久安的制度與典範。言論自由是一個健康的民主國家重要的發展基石,因為選民可以發揮第四權的功能監督政府弊端;如果政府反其道伸手控制,豈不是自廢武功?

*作者阿寶JH Wei為網路作家,目前任職於國營事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