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意見不合的人共事:《走出一條不平凡的領導之路》選摘(3)

2020-06-04 05:10

? 人氣

帶領團隊時,難免有你討厭的人,或是討厭你的人,跟自己不對盤的人相處、共事,也考驗了領導人的情商。(示意圖,取自youtube)

帶領團隊時,難免有你討厭的人,或是討厭你的人,跟自己不對盤的人相處、共事,也考驗了領導人的情商。(示意圖,取自youtube)

帶領團隊時,難免有你討厭的人,或是討厭你的人,跟自己不對盤的人相處、共事,也考驗了領導人的情商。

曾經擔任星巴克執行長的霍華.舒茲,小時候生活在國民住宅,一棟樓裡擠了一百多個背景迥異的人,卻只有一台小電梯,眾多住戶彼此看不順眼,這樣的環境,也讓舒茲必須學習跟討厭自己的人相處。

星巴克前董事長舒爾茲傳出有意明年獨立參選美國總統(美聯社)
星巴克前執行長舒茲。(資料照,美聯社)

舒茲說,他從小就學會察言觀色,不讓自己因特立獨行或一時的情緒(憤怒、害怕、難過),而遭到他人的憎惡,相反地,他們對他產生寬容,有時甚至還能贏得友誼。

舒茲認為,領導人要裁掉一個跟自己想法、作法不同的人,當然很容易,然而,團隊中每個人的觀點都必須重視,在解決重大問題時,才能做出最面面俱到的判斷。

二次大戰時,美國為了研製原子彈,推動一項「曼哈頓計畫」,該計畫極為機密,當時的總統法蘭克林.羅斯福,以及國防部長亨利.史汀生當然知情,但連副總統哈里.杜魯門都被蒙在鼓裡。

危機中的美國領導人,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1941年(AP)
二戰期間的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資料照,AP)

有一天,杜魯門跟一位記者聊天,聽到「曼哈頓計畫」的風聲,但不知道是什麼?他還答應記者,幫忙打聽是怎麼一回事。後來,杜魯門在走廊上遇到國防部長史汀生,就主動問起此事。史汀生一聽到「曼哈頓計畫」幾個字,大為驚恐,立刻訓斥杜魯門,不可再談這件事,杜魯門平白無故挨了刮,也只能摸摸鼻子。

之後,羅斯福總統因病過世,由杜魯門接下總統一職。史汀生心想,他之前得罪過杜魯門,應該會被視為眼中釘,就悄悄遞上辭呈。

杜魯門接到辭呈,問清楚原委,就對史汀生說:「每個人的成長環境不一樣,因此,我們不可能喜歡每一個人。但是,至少讓我們做到尊重彼此。」他的氣度,讓史汀生十分佩服,就選擇留下來,繼續為杜魯門效力。

從這件事看得出來,杜魯門是個高EQ的領導人,他也有自己的偏好,但具有極大的包容力,不會因為個人好惡,影響了用人的判斷,難怪他後來曾經被選為美國歷史上最好的總統之一。

杜魯門總統簽署下令美軍加入韓戰的文件。(Wikipedia/Public Domain)
杜魯門(見圖)是個高EQ的領導人,他也有自己的偏好,但具有極大的包容力,不會因為個人好惡,影響了用人的判斷。(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作家龍應台有一次跟大兒子安德烈在一家高級餐廳用餐,服務生不知道什麼原因,頻頻出錯,先是讓他們久等,又是送錯菜,而且態度還很不好。龍應台終於忍不住了,就對服務員說:「您可以留意一點嗎?」

服務生聽了她的話,臉色當然也不怎麼好看。對方離開後,安德烈對母親說:「媽,你知道馬克.吐溫怎麼說的嗎?」

「他怎麼說?」龍應台問。

安德烈回答,「馬克.吐溫說,『我判斷一個人的品格,不看他如何對待比他地位高的人,而是他如何對待比他地位低的人。』」

當下,龍應台還以為是兒子編來唬她,回家一查,才發現馬克.吐溫真的說過這句話。

仔細想想,馬克.吐溫真是說出了人性的通病。對象身分、地位不同,展露出來的情商也有差別。如果對方地位高,就會和顏悅色,畢恭畢敬;如果對方地位低,可能就頤使氣指,甚至沒把他放在眼裡。我很佩服龍應台的包容力,我更佩服馬克.吐溫對人性的敏銳觀點。

馬克・吐溫(Mart Twain)(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馬克.吐溫(見圖)真是說出了人性的通病。對象身分、地位不同,展露出來的情商也有差別。(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善待「為你摺降落傘的人」

這又讓我想起了「小鷹號」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位美國海軍軍官,叫作卜朗姆少校,他曾經擔任「小鷹號」航空母艦上的戰鬥機飛行員。

卜朗姆少校在越戰期間出過七十五次戰鬥任務,就在執行最後一次任務時,遭地面的飛彈擊中,他跳傘求生,落地後被越共抓住,吃盡了苦頭,才獲得釋放,當時整個人已經瘦到皮包骨,憔悴不已。

回到美國後,有一天他帶著太太開車穿越中西部。天黑後,投宿在一個小鎮的旅館。完成登記後,他們到旁邊一家小餐廳吃飯,剛坐下不久,就有一位陌生人走過來搭訕:「你一定是卜朗姆少校吧?」

卜朗姆少校很訝異,心想,在這麼冷清的小鎮上,怎麼會有人認識他。對方自我介紹,原來他也在「小鷹號」上工作過,不過是個在艙底下摺降落傘的小兵。

降落傘、跳高。(圖/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對方臨走前,還特別拋下一句:「那天你的降落傘有發揮作用吧!」

當天晚上,卜朗姆少校在旅館裡,輾轉難眠。他回想自己在航空母艦上,穿著飛行衣,戴著墨鏡,走路有風,無比神氣,而這個小兵,則是在悶熱的艙底,反覆做著摺降落傘的工作,兩個人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然而,小兵在摺降落傘時,只要有一點疏忽,某根拉繩擺錯方向,或是某個按鈕沒按緊,導致降落傘打不開,他的生命可能早就畫下句點了。想到這位摺降落傘的小兵,可能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卜朗姆少校心裡十分震撼。

在我們的人生中,其實存在著很多這樣的「摺降落傘的人」,他們默默為你摺好可以救命的「降落傘」,即使你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存在。

在職場上,位高權重的老闆、總經理,如果對待坐櫃台的總機、大樓管理員,或是地位比較低的基層人員,跟對待地位比較高的貴賓或客戶,有著相同的尊重、客氣與耐心,一定會獲得更多的追隨和信任。因為他們就是摺你的降落傘的人。

菁英 商業 生意 職場(示意圖/ geralt@pixabay)
在職場上,位高權重的老闆、總經理,如果對待坐櫃台的總機、大樓管理員,或是地位比較低的基層人員,跟對待地位比較高的貴賓或客戶,有著相同的尊重、客氣與耐心,一定會獲得更多的追隨和信任。(示意圖/ geralt@pixabay)

用正向情緒面對工作

最後,我想再分享《EQ》中的另一個故事,與你分享情緒的影響力。

該書作者高爾曼當過《紐約時報》的記者。有一天,發生好幾起重大刑案,他忙著跑新聞,因此有點心浮氣躁。然而,當他搭上一輛巴士後,心情突然轉變了。

原因在於那位司機,他在開公車途中有說有笑,相當樂在其中。遇到中年婦女上車,他就說:「這位女士的衣服好漂亮,能告訴我是在哪裡買的嗎?我想帶我太太去買。」經過博物館時,他會告訴大家,這裡最近有什麼新的展覽,歡迎大家去參觀。經過一家餐廳,司機興致又來了:「我跟我太太就是在這裡慶祝結婚二十五週年。」有小姐下車了,司機也不忘加上一句:「美麗的小姐,祝妳有美好的一天。」

司機、計程車、開車。(圖/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高爾曼發現,下車時,不知不覺間,原本焦躁的心情一掃而空。不難想像,同車的其他乘客,聽著司機一路談笑風生,大家的嘴角一定也是不自覺地上揚。

巴士司機是一份辛苦的工作,有時候一開就是好幾個鐘頭,還可能面對糟糕的交通狀況。然而,這位司機以積極、愉快的心情來面對工作,不但工作變有趣,他的熱忱也感染了全車的乘客。

如果領導人能夠像這位司機一樣,用正向的情緒來面對工作中的各種處境,不但他自己受惠,整個團隊也會因此充滿了熱忱。屬於「將軍型」的領導人,特別要在這方面留意。

*作者為中文卡內基創辦人,本文選自作者新著《走出一條不平凡的領導之路:黑幼龍是如何做到的》(發光體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